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后浪”联想:杀入物联网

2020-05-16 08:40
科技杂谈
关注

【1】

1984年,联想刚成立那阵子,还没有人说"后浪",大家只知道"下海"。

"下海"是中年人的词。柳传志在中科院计算所传达室创业的时候,已经40岁了,按照当下的标准,是绝对拿不到朱啸虎投资的。

那会儿的年轻人也没钱没网贷,得省下生活费进网吧,自然也没有人站出来,喊一声"给年轻人的第一台电脑"。

下海的人多了,才慢慢有了浪。

等联想做成全球PC老大,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两场大浪往沙滩上一拍,眼睛一睁一闭,就已经成了中年。

不过,不是只有年轻人"心里有火,眼里有光"。

褚时健76岁开始种树,85岁卖禇橙;苹果卖了41年电脑,2007年用智能手机颠覆世界。能不能做"后浪",首先看心态,其次看时势,跟年龄反倒没有绝对关系。

终于,现在又到了一个变革的时代。

5G、云、大数据、边缘计算、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物联网、区块链、机器人、量子……从硬件到软件,从网络到应用,几乎每一个科技领域的技术图谱,都在高速刷新,无论产业还是市场,都有足够多的变数来孕育新的"后浪"。

也包括联想。

【2】

2016年底,杨元庆提了一个"三波战略"。

第一波,保持核心PC业务全球领先地位和盈利能力;

第二波,把数据中心和移动业务,发展成为新的增长引擎和利润引擎;

第三波,从设备战略全面转移到基于人工智能的"设备+云"战略。

大公司都爱总结各种"一二三四五",数字多了,哪些是口号,哪些动真格,外界往往分不太清楚。但"三波战略"不同,从近到远,从易到难,三句话背后,其实就是联想在智能时代这一波"后浪"的转型方向。

用杨元庆的话来总结,联想要从以PC为核心的计算设备制造商,转变为一家智能产品、服务和解决方案的供应商。

这件事并不容易。

"三波战略是联想历史上最艰难的战略变革。"2017年中秋的一次内部员工交流中,杨元庆说,挑战主要来自于两方面:一,从单一业务向多元业务转型;二,从经营产品的公司向经营客户的公司转型。

有两个代表性的细节案例,来自联想集团副总裁、中国区商用大客户总经理刘征的讲述。

不久前,联想中国很多高管刚开了一个会,主题是:如果未来以服务和解决方案交付作为核心,公司业务需要做哪些调整,考核需要做哪些调整?

反复讨论后,他们得出结论:联想以前以产品为核心的PC管理交付模式,已经完全不可用,需要从要素管控、时间和资源比配、定价等各个方面进行重新梳理和设计,"几乎全公司所有的部门和架构都要变。"

与此同时,PC时代从总代到分销层层铺开的"线性分销"业务渠道结构,以及由代理商代表联想投标的业务模式,也都不再可行。

"未来不再是渠道为王,而是生态为王,"刘征说,联想需要在底层、数据层、平台层、应用层找到不同的合作伙伴,然后达成战略同盟,共同为客户去解决一揽子的问题。

【3】

纵观联想发展历程,每一次重大的变革,联想中国都是最关键的一块试验田。

而"三波战略"转型的正式落地,同样也可以把2017年,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提出的"智慧联想,服务中国"视为起点。

两年后,在联想2019新财年誓师大会上,杨元庆会正式明确联想智能化转型的三个核心方向:Smart IoT(智能物联网)、Smart Infrastructure(智能基础设施)和Smart Vertical(行业智能)。

但回到2017年,联想当时还没有彻底想清楚,这条路应该怎么走。换句话说,需要摸着石头过河。

第一块石头,是企业级的智能物联网。

这块蛋糕规模足够大,增长足够快,仅仅是到2022年,全球物联网支出将达到1.2万亿美元,其中,中国将以3000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市场。

最重要的是,作为一个新兴领域,它的市场格局还足够混沌,即使联想这样新加入的"后浪",依然有充分的成长机会。

而且,联想已经深耕企业级市场多年,建立了非常强大的商用服务体系,比如全国2300多家服务站,1万多名认证工程师,能确保7×24小时的400的电话支持,和全地市24小时内上门的服务能力。

而联想自身的IT技术、产品、制造能力、解决方案的积累,也让它能敏捷应对客户需求。

作为全球最大的计算设备供应商,联想在多年实践中沉淀出了一流的柔性离散制造能力,可以针对不同企业的多样化需求,按需定制。这种智能制造的DNA延续到物联网时代,足以支持"小批量、快速响应、灵活定制"的生产方式,实现设备跟智能物联网的"最后一公里"联接。

联想商用IoT解决方案资深产品经理黄宇宙说,曾经有一个大型的连锁餐饮企业客户,给联想提出了一个非常深度定制的需求,结果从定制主板、定制拓展板卡、DSP支持,外观设计,结构设计,整体测试到最后交付样机,仅仅用了一个月。

只不过,以往的企业级业务结构比较单一,基本上都是PC类设备。而现在,这些服务体系都可以加持到物联网业务上。

问题只在于,联想应该做什么,又该怎么做。

【4】

"一开始,我们尝试做平台,甚至终端+平台+应用,但是最后都遇到了一些问题。"刘征说。

最大的难点在于,物联网只是一个载体,它的本质是通过物与物的连接,将现实世界的数据进行数字映射,进行处理和反馈,从而降低成本、改善服务、提高良品率。

所以,它不像传统的IT和CT技术那样,有高度统一的标准化产品和服务,而是需要将每一个案例放到具体的应用场景中。这就导致物联网成为了一个极度多样化、碎片化、离散化的市场。

以工业为例 ,按照联合国的工业体系划分,中国有世界上最完整的工业体系,包含了41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和525个小类。全世界拥有以上所有工业类别的国家找不到第二个。

每一个行业,都适配着不同的应用场景和网络协议,整合着不同设备的类型,而且对于工业运行环境的性能、成本、安全性、可靠性等指标,要求都极端严苛。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物联网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