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物联网

智能计算

正文

中国经济转型关键时期:中小型制造业企业如何借力工业互联网,抵抗死亡潮

导读: 能否借力工业互联网实现转型,找到一条出路,这或许是接下来一年中小型制造业企业主们应该,也必须关心的问题。在走访了多家国内领先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和中小型制造业企业后,我们希望能够打消中小企业面临改造抉择时的犹豫和迟疑。

王权的工厂在广东番禺,生产飞机上所用的一次性耳机,以出口订单为主,他在接受亿欧采访时表示,今年在9月份以后出货的订单,所多被征收的10%关税就已经让企业的周转产生较大的困难,但也不得不完成;而如果政策上没有很大改变,明年工厂就将不再开工生产。

这样的故事不是个例,目前国内中小型制造业企业可能正面临着有史以来最为艰难的时刻。

而在另一边,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却正在如火如荼的推进。不但GE将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单独分拆子公司,BAT也纷纷做出架构调整,以迎合产业互联网以及产业智能的浪潮。近日,工信部公布了《2018年工业互联网试点示范项目》,其中包含了72个各行业工业互联网改造试点。

能否借力工业互联网实现转型,找到一条出路,这或许是接下来一年中小型制造业企业主们应该,也必须关心的问题。在走访了多家国内领先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和中小型制造业企业后,我们希望能够打消中小企业面临改造抉择时的犹豫和迟疑。

时刻面临死亡,内外交困的中小型制造业企业

国内制造业,中小企业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一直有“五六七八九”的说法来概述它们国民经济建设中的作用,即中小企业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

但它们中的大多数遇到了和王权一样的困境,无论从外界需求还是自身情况,都导致了中小型制造业企业今年过得尤其不舒心。

需求的下降既受国外市场制约,也有国内经济走势的影响。一方面是全球宏观经济下行以及中美贸易摩擦所造成的出口增幅放缓。受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国内主营出口的制造业中小企业压力骤增。这种压力不仅体现在特朗普政府对中国产品税收的增加上,还包括了原本就十分有限的制造业毛利率和日渐增加的人工成本。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1至10月,我国消费品工业出口交货值较去年同期回落2.1个百分点,增长幅度同比报4.5%,且增幅低于全部工业的4.1%。

另一方面,国内的需求也在放缓。近半年以来,制造业PMI指数的持续下降。在11月份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已经位于50.0%的临界点,环比回落0.2个百分点;从企业规模来看,大、中、小型企业PMI分别为50.6%、49.1%以及49.2%,小型企业PMI较上月下降0.6%。虽然大多数分析师并未对数据回落报以悲观态度,但处于经济结构转型的中国,中小型企业在大浪淘沙中处于绝对的弱势。

然而,宏观经济并不是导致中小制造业企业面临困境的主要原因,更多的问题出在自己身上。亿欧新制造频道过去走访了一些位于中小型制造业企业,发现这些企业本身在经营过程中就存在一定短板。

首先是缺乏优秀人才。中国制造业发展起来才不过三四十年,不管是在技术积累还是人才培养上,都与老牌工业国家相比有差距。《中国劳动力市场技能缺口研究》指出,制造业中日本工人队伍中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高达50%,而中国这一比例仅为5%,在制造业整体面临人才缺乏的现实中,中小企业更受影响,而这种影响直接导致了创新能力的缺位。

其次是对生产流程的把控的不严格。中国制造业企业多年来一直以粗放式增长的模式发展,在大规模生产和人口成本的红利尚未褪去之前,制造业企业的发展路径就是增加投资、扩大厂房、增加劳动投入,来增加产量和收入,再将收入投入到增产当中去。但近两年,头部企业的规模效应带来的技术和模式的壁垒愈发明显,而中小型企业在愈发严格的环保政策、不断提高的人力成本的影响下,生存状况堪忧。

内外交困,是大多数中小型制造业企业的真是写照。尽管很多专家站在宏观角度评论,这样的阵痛在中国经济转型过程中是必然的,但对于众多中小企业主而言,企业的命运确实已经到了一个被倒逼转型的时刻。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