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失去华为后,中芯国际腿“瘸”了?

对于中芯国际来说,第四季度的业绩似乎并不值得高兴:主要客户华为由于受到美国限制,导致其间接受到影响——在手机和智能家居方面的芯片占比下跌,从而影响了第四季度的整体销售额。

在2月4日晚,中芯国际发布了《中芯国际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三个月未经审核业绩公布》。据财报显示,中芯国际2020年第四季的销售额为9.81亿美元,毛利为1.76亿,毛利润为18%。

(图片来源于中芯国际公告)

其中,智能手机方面,中芯国际从去年同期的43.1%、第三季度的46.1%,减少到36.7%;智能家居从去年同期的16.7%、第三季度的20.5%减少到15.8%;而从技术节点来看,12/28纳米和40/45纳米有一定减少,12/28纳米减少最多,从第三季度的14.6%降低到5%。

起源于“909”工程的中芯国际

提到中芯国际,不得不说“909”工程,正是因为“909”工程的开始,中芯国际才得以在上海落地。

1995年12月,中国电子工业有史以来投资规模最大的国家项目——“909”工程确定,其内容是建设一条8英寸、0.5微米技术起步、月加工2万片的超大规模集成电路生产线。“909”工程是20世纪90年代第九个五年计划之中,国家发展微电子产业重点工程的简称,其主体为上海华虹集团。

而在此时,中芯国际尚未成立——张汝京还在德州仪器任职,在接受到时任电子工业部总工程师俞忠钰的邀请下,张汝京答应会在大陆建厂。但随后,德州仪器裁掉DRAM部门,张汝京离职。

次年2月,张汝京接任台湾世大总经理,并实现三年盈利。但在2000年,世大股东在张汝京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世大卖给了台积电。张汝京一气之下带着300余名下属离职,并去了香港、北京等地考虑建厂,但由于各类问题,张汝京并未实现建厂。

当他到达上海时,时任上海市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的江上舟立刻向市长徐匡迪引荐了张汝京,徐匡迪亲自为张汝京选择了厂址。

2000年4月,中芯国际成立,8月1日在上海张江破土动工,距离华虹只有4公里。

而中芯国际的成立,被称为中国半导体历史上最绚烂的一次爆发——2001年9月25日,中芯国际一厂投产,4个月后量产,投产和量产速度均创造了世界之最。

虽然中芯国际在大陆半导体行业发展一路顺畅,但对于半导体巨头台积电而言,中芯国际犹如刚出生的婴儿,可以随意蹂躏。

在中芯国际成立9个月时,台积电就以离职员工涉嫌将公司重要资料外泄为由提出诉讼,在长达三年的诉讼后,中芯国际向台积电支付1.75亿美元。同时台积电要求中芯国际必须把所有技术放在“第三方托管账户”中,以供台积电“自由检查”。

2006年,台积电更是以中芯国际未经授权擅自使用台积电90nm技术为由,再次对中芯国际发起诉讼,中芯国际向台积电支付2亿美元外,还必须“无偿”给予台积电17.89亿股,同时还有可认购6.96亿股。

在中芯国际上市后,台积电手中的股份约占中芯国际的10%,成为该公司的第三大股东,这让张汝京辞去了中芯国际首席执行官的职务。

此后中芯国际管理层人事动荡,直到2011年邱慈云上任,中芯国际才进入了稳定增长期,并在2018年,中芯国际成为世界第四大晶圆代工厂。

14nm,中芯国际的“拿手菜”

随着半导体业务的发展,半导体进入新一轮的发展,而14nm以下的制作工艺成为主流,据台积电公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其16nm及以下更先进制程工艺的收入占比最高,占晶圆总收入的56%。

而中芯国际也不例外,在台积电的“监督”下,中芯国际在2020年5月宣布14nm正式实现量产,而华为也在此时把麒麟710A交由中芯国际代工——对于“缺芯”的华为来说,中芯国际作为全国最高水准的芯片制造商,其代工麒麟710A是最佳的选择。

然而同一月份,华为便再次受到来自美国的制裁——在9月份,将全面禁止含有美国技术的设备,为华为提供芯片。

这一次,美国卡住了华为的命门,同时也切断了中芯国际与华为的“关系”——在芯片产业链中,大量核心技术由美国企业提供。

为此,中芯国际在招股说明书中写到“来自美国进口的半导体机械设备与工艺,在得到美国商务部行政审批以前,不能用于为一些企业客户的企业产品完成生产加工制造”。

而按美国的要求,中芯国际在9月份后,将无法为华为继续生产手机芯片——这也是中芯国际业务下降的核心问题之一。

此外,由于目前28nm芯片大部分由海思设计,中芯国际28nm制程芯片也受到一定的影响。

芯片危机显现

美国打压华为,看似受害者只有华为一家,实际已经产生较大的影响——海思作为全球排名的芯片设计企业,其所生产的芯片已经应用在各个领域之中,特别是在中国安防产业,其编解码芯片早已成为众多安防企业的首选。

但由于海思芯片在无法被生产,目前我国安防芯片已经处于“缺芯”状态,部分媒体报道称:芯片是“一天一个价”,海思芯片销售价格已经翻倍。

而OFweek维科网编辑在咨询数家安防设备提供商发现,他们并没有因为芯片而导致生产问题。

但对于华为来说,芯片的缺失导致的问题最为显著——华为手机基本没有开放生产,而是计划性生产。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