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IPv9,国外的玩笑被国人当真了几年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人们的工作、生活等习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人们享受着互联网带来的便利性。

然而,在2014年8月12日下午4点钟开始,全世界的网络突然都变慢了一点点,对于普通人而言,网络速度慢了一点点似乎并不受影响,但对于金融、国防等重点行业来说,哪怕是慢了1毫秒,都会导致各类问题出现。

而引发网络变慢的原因,只是路由规则太多。而在这一过程中,IPv4也被人们再次提出,而原因无非一点——随着互联网进程,IPv4资源仅有40多亿,远远无法实现全球60亿+人口的平分。

同时,在物联网时代的今天,由于要分配IP地址给物联网设备,导致IPv4更是稀缺资源。为了解决这一问题,IPv6被再次提了出来,并众多学者及专家认定为是未来物联网世界的“IP救星”。

IPv6,物联网世界的“门牌号”

IPv6是英文“Internet Protocol Version 6”(互联网协议第6版)的缩写,是互联网工程任务组(IETF)设计的用于替代IPv4的下一代IP协议,其地址数量号称可以为全世界的每一粒沙子编上一个地址。

然而早在1990年,IETF(互联网工程任务小组,成立于1985年底,是全球互联网最具权威的技术标准化组织)就开始规划IPv4的下一代协议。他们还建立了临时的ad-hoc下一代IP(IPng)领域来专门解决下一代IP的问题。

为了更好的推动这一领域,该项目组拉了15名来自不同工作背景的工程师,并在1994年7月25日采纳了IPng模型,并形成数个IPng工作组,从而建立下一代通信协议。

在1996年,用于定义IPv6的RFC发表出来,最初的版本为RFC1883。

但随后发现略为尴尬的一幕——由于IPv4和IPv6地址格式等不相同,两者无法直接通信。但对于IETF而言,这并没有成为拦路虎——IETF通过设定中间网关或者使用其他过渡机制,实现了IPv4和IPv6的直接通信。

2003年1月22日,IETF发布了IPv6测试性网络,即6bone网络。它是IETF用于测试IPv6网络而进行的一项IPng工程项目,该工程目的是测试如何将IPv4网络向IPv6网络迁移。

作为IPv6问题测试的平台,6bone网络包括协议的实现、IPv4向IPv6迁移等功能。

随着十多年的发展,IPv6已经被很多通信网络和终端设备厂商支持,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2012年6月6日,国际互联网协会专门举行了“世界IPv6启动纪念日”。这一天,多家知名网站(如Google、Facebook和Yahoo等)正式开始永久性支持IPv6访问。

而据相关报道,IPv6支持的数量,相比IPv4得到大幅度提升,其可分配 34028236692093846346……个地址,也就是2的128次方个地址,而这个数量级,即使是给地球上每一颗沙子都分配一个IP,也足够使用。

可以说,IPv6的出现,将直接解决当前物联网承载数量问题。

但在IPv6处于大力推广和普及的时期,IPv9也被提了出来,与IPv4和IPv6不同的是,IPv9的出现是由于“中国我国每年要上交美国英特网大量租金”,为了避免这一问题,IPv9必须成为中国拥有最终管理权的互联网地域。

IPv9,源于愚人节玩笑

如果对IPv9进行深究,不难发现IPv9这一名词首次出现是在IETF于1994年4月1日发布的《使用IP版本9的历史观》(RFC 1606:A Historical Perspective On The Usage Of IP Version 9)一文,它作为一个RFC愚人节笑话。

但这一恶搞并非“违法”,而是被互联网国际标准机构作为一个传统流传下来。

据维基百科解释,恶搞RFC是互联网国际标准机构的RFC协议里的一批纯属搞笑的创作,通常都在愚人节发表。这个传统自1989年开始,而且每年的愚人节都会有至少一个搞笑的RFC推出。这些文档都依照1973年6月发表的RFC 527(代号ARPAWOCKY)标准制定。亦有其他搞笑的RFC文档在愚人节以外的时间发表。

而IPv9就在1994年出现在恶搞RFC文档中。

自主可控的IPv9,是否还是愚人节的笑谈?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在近几年,恶搞RFC文档除了2016年没有发布外,其他时间段中均有发布,

自主可控的IPv9,是否还是愚人节的笑谈?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由此可见,对于恶搞RFC,专家及学者并不引以为然,全当笑话一笑而过。而RFC 1606的作者Julian Onions向媒体证实,RFC 1606不过是一篇戏谑之作,是一个“愚人节玩笑”。

Julian Onions说,1994年写下这篇文章的动机是因为在当时有关IPv6的讨论中,某些提案比较短视,在规划中存在地址浪费的问题,所以与大家开了个“玩笑”。

如果对其内容进行翻译,不难发现在撰写这一内容时,作者已经对IPv9进行了判决——就如同把他人的棺材打开,进行回顾之后再把棺材板盖上的行为。

玩笑后的“探索”

但在2000年,别有居心的设计者以RFC 1606作为理论基础,经过精心包装并推出了“以IPv9和数字域名为组成部分的十进制网络”,简称“IPv9”。

据介绍,IPv9的核心是网址以一串绝对数字存在,用户可以输入简单的数字域名如“123456”,来取代类似“www.abc.com”这样的域名。而在其官网上如此写到“十进制网络系统主要由IPv9地址协议、IPv9报头协议、IPv9过渡期协议、数字域名规范等协议和标准构成。”

而在IPv9的推广宣传中,IPv9的推动者一直在强调三个特点:

1、IPv9采用十进制网络,是一项自主创新;

2、IPv9提出了全新的互联网理念、全新的机制、规则和协议,可以使我国摆脱根域名服务器受控于美国;

3、IPv9是由中国设计,不受国外互联网约束和管理,比以往的互联网更加安全可控。

在不断的宣传之下,IPv9也被冠之以“新一代安全可控信息网络”的称号。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另一种声音,就如同“水燃料”、“巴铁”等局面一样,IPV9被部分专家学者认定为有一场“骗局”——它不符合开放创新的互联网发展理念,企图把中国互联网与全球互联网隔离,这一做法,将失去其作为互联网存在的真正意义。

“骗局”还是未来?

直到目前,关于IPv9的相关专利也仅仅只有数条,而关于IPv9的相关内容,在国内网站也被标上了“忽悠”二字:据部分资料显示,IPv9的推动企业甚至还对IP地址以10亿个地址作为单个产品,一旦IPv9上线,个人将独享10亿个地址——如果采用IPv9作为地址,那么10亿IP仅仅是冰山上的一粒碎冰。

但就IPv9的设想来说,如果其能完成与IPv4、IPv6等地址的互联互通,那么其或许能成为未来新一代连接方式,但如果无法实现这一功能,那么IPv9只不过是一个庞大的“局域网”。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Advertisement”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