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共享单车结局早已做了铺垫?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如果失败了,就当做公益

2018-12-26 10:00
科技快评
关注

两年前,共享经济“忽如一夜春风来”,曾经的记者、刚毕业的大学生、失败的创业者……江湖上各路人马登场,他们一头扎进共享出行的大浪,风光过、痛苦过、被质疑过……因为个人秉性、人生际遇的不同,走出了不同的道路。

共享出行众生相:有人跪着活,有人拿钱离场,有人人设崩塌,有人还在折腾

“大不了做公益”的胡玮炜拿钱离场

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曾干过十年汽车记者。她被大众熟知是因为那句话,“如果失败了,就当做公益”。这句话当时引发一些争议,有人说这不是创业者该说的话,对投资人不负责。也有人觉得胡玮炜这个创业者不一般,充满理想色彩,与共享单车的初心一样美好。

共享出行众生相:有人跪着活,有人拿钱离场,有人人设崩塌,有人还在折腾

做公益成了胡玮炜显著的一个标签,有媒体曾评论她典型的双鱼座,感性,充满想象力。这种性格让她成为带点文青范儿的摩拜的代言人,资金和资源的拉拢有李斌,日常经营管理有王峰,胡玮炜尽情做好自己就行。

看起来最不爱钱的胡玮炜,却是最早拿钱离场的。去年被美团37亿美金收购时,A、B轮投资人及摩拜创始团队以7.5亿美元现金出局。以此预测,胡玮炜在摩拜占股9%左右,将套现6750万美元(约合4.2亿人民币)。

12月23日,胡玮炜在内部信中宣布,因个人原因辞去摩拜单车CEO职位,由公司总裁刘禹接任CEO一职。正式离开共享单车行业。

在被美团收购的时候,就有自媒体炮制出爆款焦虑文章《摩拜创始人套现15亿背后,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虽然数字不严谨,人为夸大胡玮炜的套现离场。但媒体关于“胡玮炜笑着套现离场,是近年创业圈里最好的结局”的评论却是正确无比。

“拒绝巨头”的戴威还要跪着活

三本院校毕业的胡玮炜活成了别人口中的80后,来自北大的天之骄子90后戴威就没那么幸运。

共享出行众生相:有人跪着活,有人拿钱离场,有人人设崩塌,有人还在折腾

2015年5月,戴威“用20串羊肉串的代价,请中文系的师弟搞出一篇气势磅礴的雄文《这2000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共享单车ofo正式出道。此后在金沙江朱啸虎的扶植下,快速扩张,从校园走进城市。

学生会主席的身份,让戴威很有感染力,有媒体评论“说服人要从对方的需求出发,找到打动人心的一点,他深谙此道。”风光的时候,戴威是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ofo估值超过20亿美金。经过媒体渲染,这位前北大学生会主席的创业故事被大众熟知,人们仿佛很了解这个毕业就光环加身的大学生。

到2017年,人们看是看到戴威倔强的一面。4月份,滴滴系派出三名高管进驻ofo,11月,三名滴滴派驻的高管“开始休假”,ofo与投资者滴滴的矛盾公开化。今年5月,戴威在内部会议上,强势表态,“如果你们不想战斗到底,现在就可以离开。但ofo未来依旧会保持独立运营。ofo的五位创始人将各自拥有该公司九人董事会中的一席。”

滴滴想将ofo纳入自己战略的一部分,但ofo却不想并入滴滴。与资方不可调和的矛盾使得ofo运营步履维艰。一个月前,戴威发布内部公开信,“冬天已经来临,风雪亦将随至。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

一周前,ofo用户退押金风波爆发,超过1000万用户排队退押金,让原本资金压力巨大的ofo透不过气。戴威再次内部发信“我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认同并坚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

从跪着活到为用户负责活,戴威和ofo的压力从资方变成了用户,5月份开始的至暗时刻短时间内似乎不会结束。

“屡败屡战者”杨磊还在折腾

ofo和摩拜争夺第一第二的时候,跟永安行合并的哈罗单车靠着“干爹”阿里巴巴,悄悄布局二三线市场,慢慢做大到公然宣称“我的对手已经不是摩拜和ofo”。

共享出行众生相:有人跪着活,有人拿钱离场,有人人设崩塌,有人还在折腾

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之前的声誉并不好,甚至声名狼藉。一篇《从坑蒙拐骗到“福布斯精英”,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13年造假史》的文章直指杨磊此前四次创业经历:笔记本修理、电脑配件销售、代驾、停车等等均有虚假、欺骗成分,并均以失败告终。

其中比较知名的是爱代驾,杨磊的第三个创业项目。2014年开始,爱代驾曾被多家媒体曝光,拖欠代驾司机押金、佣金,甚至有媒体将其称作新的庞氏骗局,数千名代驾司机在爱代驾上海总部讨要说法。“《从坑蒙拐骗到“福布斯精英”,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13年造假史》中是这样记录的:“杨磊骗得师傅押金之后,马上去买了一辆保时捷,同时还有投资人爆料,杨磊拿投资人的钱私人享受,使得公司出现严重的资金链短缺,造成司机辞职潮涌。”

今年7月,爱代驾再次被曝光拖欠司机押金,南京、无锡、宜兴等多地司机反馈爱代驾账户上的数千元款项无法提现……

杨磊似乎不在乎这些,在公开场合,他是有“戒不掉的创业瘾”的人,很少谈爱代驾的事儿,更多是谈哈罗单车,屡次通过碰瓷摩拜、ofo上热搜。

美团收购摩拜的时候,杨磊发朋友圈调侃“一个月亏4.5亿,我真做不到”,在摩拜宣布百城免押金政策后,他又在朋友圈吐槽“实测没免”。最近ofo深陷退押金风波,12月20日,杨磊又带着哈罗单车召开发布会,对着媒体宣称,截至2018年12月,哈罗单车已累计辐射1.61亿用户,免除押金超320亿。

没将摩拜和ofo放在眼里的哈罗单车已经改名为哈罗出行,宣称要联合首汽约车、嘀嗒出行、高德地图等构筑开放、多元、融合的智慧出行平台。事实上,今年4月,就已经陆续申请哈啰出行、哈啰助力车、哈啰汽车、哈啰生活、哈啰共享单车等商标,类别覆盖“旅游、物流服务”,“保险、金融、不动产”等。

哈罗单车这波折腾是不是瞎折腾还有待市场和时间检验,但杨磊此前的创业史以及拖欠代驾司机钱的事儿应该很容易真相大白,不知道他在繁忙的创业中能否有空出来解答下。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