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ofo到途歌,共享单车到共享汽车 戴威你的押金余额已不足

2018-12-21 09:59
AutoMan
关注

Man哥语】

从ofo到途歌,从慈云寺桥到中关村,从共享单车到共享汽车。“轰”的一声,全部倒下。

办公室里几位同事在讨论ofo退押金的事情:

“之前在线申请过退款了怎么又让重排,排队人数都一千万了。”

“我们家老太太打算去中关村排队呢!家里五个人的押金,能退近500元。”

“辛亏我8月份时候把押金退了!”

“你们那算啥,我途歌账户里还有1500呢,估计也打水漂了。”

12月20日,有用户向AutoMan记者展示,其当天申请的ofo押金退款已经排至1100万位之后

谁也没料到,共享出行资金链断得这么快。

12月17日一早,众多用户来到位于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的ofo总部排起长队。在排队三四个小时后,用户登记了注册ofo的手机号码和支付宝账号,得到“0-3个工作日内将押金退至支付宝账号”的承诺。

不只是ofo。12月17日,位于北京慈云寺桥嘉泰国际大厦B座14层的途歌公司也挤满了前来要求退押金的用户。400多人一直挤到了楼道里,从早上直到第二天凌晨一两点钟人群才散去。

“押金难退”引起了“恐慌情绪”,原本没有打算退押金的用户也纷纷开始申请退款。一时间,退款人数几何式上涨,这也为本就资金紧张的共享出行企业带来“毁灭性”的打击。19日下午,ofo应用中退押金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了1100万人,按照ofo收取的最低押金99元标准计算,需要的现金量已经接近11亿元。

而途歌登记的退押金日期也已经到了春节后。此外,如果按照去年5月媒体报道途歌注册用户接近200万人计算,其仅靠收取押金建立起的资金池就达到30亿元规模上下,如果每天只给15人退押金,途歌完成全部押金退款需要约365年。

尽管ofo小黄车创始人戴威发布全员信称要“负责”,但却并未回应是否有钱退给用户的质疑。而途歌也同样无法给出用户一定能够拿到退款的承诺。

共享出行的冬天,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来了。

寒冬难捱

途歌并不是第一个倒下的共享汽车企业。在此之前,EZZY、SHAREN GO、友友用车等陆续均以破产倒闭告终。

2017年3月,作为国内最早一批进入共享汽车领域的友友用车宣告停止运营。此后2017年8月,GoFun出现不给西安用户退押金的情况。10月,EZZY宣告解散。2018年5月,麻瓜出行停止服务。6月,中冠共享汽车人去楼空。9月,巴歌出行被爆押金难退。

“由于从去年底到今年初没能够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退还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的欠款、维持公司的运营,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12月19日,深陷危机的ofo小黄车创始人戴威发布全员信称。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