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美团因垄断被罚34.42亿元:如何重拾数百万商家信任?

极点商业

解决现金流脆弱问题、如何重拾数百万商家信任,以及其他业务的监管风险,是反垄断靴子落地后,王兴和“无边界”美团面临的多重考验。

作者 | 杨铭

编辑 |刘珊珊

被立案调查165天后,美团反垄断调查的靴子终于落地。但美团创始人王兴心中的大石,却不一定落地,他需要担心的问题,仍然有很多。

10月8日下午,市监总局在其官网公布行政处罚,称美团滥用其在餐饮外卖平台服务市场的支配地位,采取多种手段实施“二选一”行为,违法了《反垄断法》。

对此市监总局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美团停止“二选一”违法行为,全额退还独家合作保证金12.89亿元,并处以其2020年中国境内销售额1147.48亿元3%的罚款,计34.42 亿元。

在公告中,美团用“诚恳接受,坚决落实”表态——对今年4月底就深陷反垄断漩涡的美团而言,这张罚单早已“心中有数”,只不过是时间早晚问题和罚金多少问题。

截至发稿,美团股价报256港元/股,总市值1.57万亿港元。在“二选一”被罚阴霾之下,美团股价自4月底开始持续走低,目前股价距离今年2月最高点460港元跌去近半。

那么,随着监管总局的一锤定音,外卖行业的“二选一”等乱象是否会彻底得到根治?天价罚单,又是否能有效约束资本巨头,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这些问题,看上去仍充满悬念。对王兴和他的美团而言,至少还要面临多重考验。

01

美团现金流大考验

34.42亿元一次性反垄断罚款影响,对美团来说最直接的影响将是加剧现金流紧张问题。

“哪怕不至于让美团伤筋动骨,但对持续亏损的美团而言,绝对堪称大放血。”多位业内人士就此表示:罚款34.42亿元,加上退还的独家合作保证金12.89亿元,从现金流角度看,合计47.31亿元,已相当于2020年美团的利润。

从美团过去多年财务表现来看,亏损是其常态。2015年-2018年,美团净利润分别为-105.19亿元、-57.95亿元、-189.88亿元、-1154.93亿元。经调整后,净利润分别为-59.14亿元、-53.53亿元、-28.53亿元、-85.17亿元。

2019年-2020年,得益于“二选一”等措施带来的外卖规模、商家佣金的上涨,以及骑手成本和费用的严格控制、投资收益等,美团终于迎来了盈利:2019年未调整的净利润为22.39亿元。2020年收获归母净利润47.08亿元,虽然不到104亿元成本的一半,但相比2019年同比暴涨110.5%。

可惜好景不长。进入2021年,在佣金收入同比大涨情况下,美团又陷入持续亏损状态。根据美团2021年财报,2021上半年归属母公司净亏损82.05亿元。而被王兴寄予厚望的共享骑行、买菜、打车、闪购,以及以美团优选为主的社区团购业务等新业务,在过去9个月时间里,已经累计亏损超232亿元,2021年内扭亏为盈几乎无望。

同时,可以预计的是,美团倘若在第三季度缴纳罚单,那么其亏损将会进一步扩大,甚至遭遇现金流问题。可以对应的是,今年4月,阿里被处罚182亿元后,就导致了上市以来首次季度亏损。

相比阿里有充沛的现金流,美团现金流一直是个大问题——美团现金流波动幅度一直比较大,尽管截至今年6月30日,美团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达713.8亿,但这要归功于Q2期间一笔721.5亿元的募资,这笔钱是今年4月20日以增发股票、出售可转债和借款的方式募集得来。

彼时,美团股价尚未持续大跌,而真正可以看出企业是否在长期健康发展的经营活动所得现金流入净额,美团今年第二季度却只有29亿元,相比去年同期56亿元减少21亿元。

也正是由于对美团现金流的担心,全球三大国际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此前将美团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为“负面”,并确认其长期发行人违约评级为“BBB”。“如果美团不能获得非债务融资,可能导致美团财务状况持续恶化,包括其现金流。”惠誉就认为,美团现金流问题将比此前预期的范围更广,持续时间更长。

美团现金流通过股市募资和日常经营两个渠道获取。其中,日常经营又是支撑股价的基础——对美团而言,外卖业务仍是产生现金流的主要核心业务,在对高佣金、二选一加强监管后,美团外卖业务能否保持以往增速,又能否像以往一样为高速扩张中的美团其他业务提供稳定的现金流,是个疑问。

同时,美团一旦遭到现金流问题,那么在新业务的投入,以及一些必要的技术研发、人员扩充上,就会受到极大限制。“投入巨大、亏损严重的新业务市场,美团是否会放缓扩张步伐,值得关注。”有观察人士就表示。

尽管社区团购等新兴业务一直在不断吞噬美团的现金流,但王兴显然是期望用下沉市场去补足美团的造血能力。“美团可以在低线城市甚至县乡市场获取3-4亿新用户。”王兴此前就如此表示。

不过,社区团购外部竞争环境并不乐观,其投入是一个长期“无底洞”,美团如今又要一次性缴纳34亿元的罚单,是否有足够的现金流,去贯彻和支持战略继续发展,王兴压力看上去不会小。

02

如何重拾数百万商家信任?

现金流问题外,王兴还有一个艰巨考验:163万商家被逼“二选一”后,如何重拾商家信任。

从市监总局调查结果来看,“实锤 ”了美团具备可以左右平台商家、流量、价格等方面的能力。同时,美团还通过对搜索降权、取消优惠活动、置休(暂停营业)、下线(关店)、调整配送范围、提高起送价格、下架菜品等方式,滥用了自身在餐饮外卖平台服务市场的支配地位,系统、全面实施了“二选一 ”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对美团反垄断的调查结果,透露了一个惊人细节:2018—2020年,美团累计向163万商家收取过独家保证金,累计达12.89亿元。

“保证金是美团‘二选一’的一个重要手段。简单理解,就是163万外卖商家曾被逼‘二选一’。”外卖资深从业人员张澜(化名)表示,美团“二选一”大多发生在中小商家之间,一般商家会向美团缴纳1000-2000元的独家保证金。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外卖商家需要向美团提供3个截图,包括竞对平台关店页面、竞对平台菜品删除页面、并在美团外卖商家后台充值1000元作为履约保证金,三个月期间不在竞对平台开店才自动退回。“若是不答应美团独家要求,那么这笔保证金将会白白送给美团。”

163万商家曾被“二选一”,其影响面有多大?

根据美团财报,截至2020年底,美团平台活跃商家的数量为680万。“差不多每4位商家,就有1位曾受到美团‘二选一’影响。”张澜表示,由此可见影响商家之众,面积之广,也难怪去年以来,美团“上涨佣金”、二选一问题受到各地餐饮协会、商家猛烈抨击。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物联网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