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飞书、企微与钉钉三国杀,谁能拿下To B第一张船票?

2021-08-04 18:06
光子星球
关注

撰文 | 张   进  编辑 | 王   潘

2021年7月1日,理想汽车六周年之际,在官方当天发表的一篇博文中有这样一段话:

“2020年第四季度,理想汽车开始讨论,到底要不要从钉钉切到飞书,切换成本其实很高。但是后来发现,飞书是一个优秀共创型组织每天使用的工具,学习共创型组织,必须使用与之匹配的工具。既然迟早会切换,长痛不如短痛,尽早切。”

据悉,在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与小米联合创始人王川的一次约饭中,王川称赞字节跳动旗下的飞书是一个不简单的组织工具,这个契机让理想汽车开始思考做出改变,最后花了两个月时间切换到飞书。

去年7月,小米集团创始人雷军在微头条平台公开为飞书点赞。“小米选用了飞书,目前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飞书在信息创建、分享,以及协同办公方面,非常简洁、高效,的确越来越顺手。”

一位小米集团内部人士告诉光子星球,因为市场上有很多协同办公软件,最早小米只是2019年底在小范围内尝试使用了飞书,但是使用下来发现对于工作效率提升明显,就进行了全员推广。

到了2021年上半年,不仅是理想汽车,三家造车新势力中另外两家企业蔚来和小鹏,也都将内部协作软件从企业微信切换成了飞书。

需要指出的是,腾讯是蔚来的重要股东,蔚来内部此前一直都用腾讯推出的企业微信,但在今年上半年全面切换到了飞书。

一位蔚来管理层人士告诉光子星球,蔚来创始人李斌对于内部管理一直是比较开放的心态,没有说必须要用什么软件沟通,去年初蔚来内部就有少数团队开始使用飞书,当时整个公司还都是用企业微信交流,但是到了后面越来越多的团队发现飞书效率更高,然后到后面整个公司都跟着做了迁移。

“李斌从感情上讲肯定更希望公司用企业微信,但是一个企业运作肯定还是需要考虑到效率,这方面飞书确实有优势。但是也不是腾讯系办公产品全都不用了,比如招聘面试时,我们就经常让面试者下载一个腾讯会议App,然后在这个产品上进行远程面试。”上述人士说。

而小鹏汽车的重要股东包括阿里巴巴,小鹏在放弃了企业微信之后也选择了飞书,并没有选择阿里巴巴推出的钉钉,后者是一款超过4亿用户的产品,相当于每3个中国人中就有1个人在用。

这些头部科技公司纷纷使用带来的示范效应,可比花钱投放广告的质量高多了。飞书开始吸引了越多人关注,一款产品竟有如此魅力惹得众多老板、创始人为之公开站台,更不乏一些为之疯狂的个人粉丝用户。

“我觉得飞书真的很厉害,很有可能替代微信、钉钉、百度网盘,甚至微软的office,只是时间问题。”任职于某科技公司的冯蓝对飞书的喜欢,一度让人以为他是飞书那边派来专门宣传产品的,他说飞书让他们公司的效率提升了一倍。

可以说,过去这一年间,飞书从一款不起眼的产品,开始走入舞台中央,正在抢夺钉钉和企业微信占领的市场。

然而这都只是表面现象,飞书好评如潮,遍地都是“自来水”,钉钉的评分只有可怜的1颗星。但在另一个维度,飞书用户数却远低于钉钉和企业微信,目前还谈不上对这二者构成实质意义上的威胁。反差之大,让人感到意外。

去年12月,腾讯对外宣布,企业微信真实企业与组织数达到了550万,活跃用户数已达到1.3亿,企业通过企业微信服务的微信用户数达4亿。

而在钉钉官网首页,阿里宣布有1700万组织和4亿用户都在使用钉钉。反观飞书,其在2021年上半年的用户数仅有数百万,与钉钉和企业微信不在一个量级。

飞书为什么能一炮而红搅起企业办公软件大战?它与钉钉和企业微信的差距在哪里?有哪些优势?又存在什么明显弱点?带着诸多疑问,光子星球深度采访了十几位业内资深人士,企图给出一个有说服力的答案。

飞书掀起战火

很多人称赞飞书时都会提到云文档,它是飞书这款产品所提倡的信息透明、高效协同办公理念体现的一个例子。

对比竞品,飞书的优势在于把文档、云盘、IM、视频会议非常流畅地整合在了一起。虽然这些功能在钉钉、企业微信都有,但大多基于第三方服务商供应,操作起来不方便,飞书则选择在这些基础功能上进行优化自研,重在方便用户日常办公。

工作效率提高是很多用户最直观的感受。上述蔚来管理人员表示,他的团队在使用了飞书之后,工作效率至少提升了两倍,从上到下都觉得好,因此他还建议很多上下游的合作伙伴都用,目前多家公司都开始用飞书与其对接。

理想汽车在2020年底决定,从钉钉切换到飞书,当时他们内部经过深刻的讨论衡量,到底要不要切换,因为切换成本挺高的。

飞书使用了一些西方办公软件的逻辑,以飞书的聊天界面为例,不同于国内习惯聊天记录分布在左右,而是全部学西方的设计,排列在一边。能在各个社交平台听到用户的吐槽,在飞书的用户互助问答社区,很多新用户都对飞书的这种西式、新颖的一些设计、功能提出疑问。

这些问题都让使用飞书的学习、时间成本高于现在主流的企业微信和钉钉。

但最后,他们还是下定决心全部切换到飞书。这种办公软件的变迁,都源自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对组织的理解和对自己想要创办一家什么样的公司的思考。

创立之初,理想经历了令整个团队都大受打击的SEV一役,也是在这次困难中,创始人李想实践了他对一家企业的组织文化的认知,“我们要打造一个端到端信息透明、充分信任和授权的组织文化,要对团队足够信任,并且相信团队的心力”。

这和飞书所宣传的理念有相似之处,通过工具实现内部协同,让信息流动、开放透明,提高工作效率,这都来自飞书背后的公司——字节跳动,它倡导“Context—not Control”文化,即“要协作不要管控”。

对于理想、小鹏、蔚来这样的新造车公司,创立之初,团队很大一部分成员来自汽车行业组成,而汽车行业比互联网更复杂。他们处于向谁学的探索过程中,可参考的有传统汽车工业和互联网科技巨头。

理想汽车战略部高级总监张辉表示,他们向互联网科技公司学习,在阿里的湖畔大学上课学习,试图寻找适合理想智能组织的一个工具。这时飞书刚好出现了,它所宣扬的组织文化理念和理想不谋而合。现在他们在飞书官方的OKR培训下,全员办公转移到飞书,还在为使用飞书OKR系统、绩效系统做前期的学习准备。

“OKR是组织战略落地的工具。” 在阐述理想之所选择飞书时,张辉这样说。

同钉钉、企业微信相比,飞书的用户体量较小。在个人用户的好评之外,飞书迫切需要“种子企业”的经验沉淀和宣传,目前有小米、理想汽车、蔚来、元气森林、新希望等企业开始切换到飞书,作为飞书OKR的实践先行者。

OKR的吸引力与不确定性

OKR是很多企业选择飞书的重要原因之一。

路然在一家数据开发公司做产品经理,本周一老板要求公司至上而下全部启用飞书办公,三天时间里除了把大家拉近群里,任何功能都还没用起来,周三下班前,突然收到通知将开启飞书OKR。

“说明公司就是为了OKR 才用的飞书。”

随着KPI走下神坛,OKR开始被各企业奉为“神话”。与KPI相比, OKR的主要目标是明确公司和团队的“目标”以及明确每个目标达成的“关键结果”,这个关键结果一定是可以通过数据量化来确定是否达成的。但多年来,OKR并未在国内企业内部真正流行起来。

一位拥有多年传统行业管理经验的人士告诉光子星球,“以前公司每周一早会公布了各自的OKR,通过会议记录下来,但常常坚持不了多久,OKR更新只能通过定期开会。现在有了飞书这样一个工具支持,方能让员工按时坚持对其各自OKR”。

当企业微信、钉钉在企业级服务市场中率先出发,取得一定成绩后,飞书选择一步步探索,今天才开始慢慢亮出优势,锋芒渐露。它另辟蹊径,在基础办公上不断优化吸引用户,用OKR吸引老板。

对比市面上OKR工具,包括Worktile、Tita、日事清等,其中飞书OKR在新手教程上非常详细,同时飞书还会给入驻的大公司培训OKR的用法。

“飞书派了专门的OKR团队,帮助我们公司培训OKR的理念以及如何通过飞书OKR来实践。”多位使用飞书的企业员工都这样讲,他们经过培训的员工,很多都拿到了飞书官方颁发的OKR推广大使。

从公司内部走向外部市场,飞书的商业化已经进行了一年多,它的客户有如小米这样的科技公司,也开始被一部分渴望转型的传统型企业所吸引,如新希望、物美、华润、元气森林。

新希望集团也从今年3月起开始入驻了飞书。一位新希望管理人士告诉光子星球,飞书方派遣了专业的OKR团队帮助他们从总部到下面的分公司,培训如何使用飞书OKR。

“对于像我们这样的传统型企业来讲,OKR还是蛮新的概念,前期我们主要是接受飞书方面关于OKR知识理念的一个培训,后面如何发展还在和飞书一起摸索中。”上述人士称,他们团队目前在各地分公司出差,进行飞书OKR使用的培训指导。

当飞书找到他们公司时,新希望集团正困于钉钉,最后让领导决定使用飞书的正是他们宣传的OKR和内部协同,具体到其中三个点有,会议集成在飞书之内,飞书妙计还可以自动转文字;云文档、知识库可给企业做知识沉淀;统一门户后,各部门如人力、财务、生产等可统一管理,统一入口。至于OKR目前只有飞书官方的一个宣传。

对于如新希望这样人口密集的集团企业,组织冗杂,信息流通难,管理难度大,都希望能有一个工具能帮助解决工作效率、管理等问题,“钉钉不太适合我们,不能实现协同办公”,在企业微信之外,他们一直在寻找一个好的内部协作工具,以此希望能提高办公效率。

如今新希望已经使用飞书一段时间,但这位新希望负责人向光子星球表示,飞书还并未给他们公司带来实际的效果,未来会怎样充满了不确定性。

飞书开了专门的播客平台专门针对OKR知识进行公开培训,还拉了理想汽车战略部高级总监张辉“站台”,OKR的风开始吹起来了。就好像有人拉你炒股,先给你讲述了一番巴菲特在股票市场取得的卓越成就。

但并不是所有企业老板都懂OKR并且相信它。“To B业务主要看销售,老板懂不懂、好不好用还真是其次”,路然这样看待让众老板蜂拥而上的OKR,“当一些老板对于飞书的认知仅限于互联网、OKR、今日头条、抖音时,这几个关键词就足以去说服他们使用飞书了。反观钉钉,它身上有什么关键热词?钉钉老矣”。

在微博的飞书话题区,没有专人维护,吐槽便多了起来。某文化传媒公司创始人发文称,很多老板并不真正了解OKR,OKR的真正使用场景和公司规模、业务是否匹配都不考虑,只是为了用而用,就要从已经习惯的钉钉转换为飞书。

某科技公司员工也在知乎吐槽,老板天天逼着写OKR,但其实他们每天做的工作都一样,完全没必要。

在互联网公司一直是资本市场宠儿的时代,传统型企业发展停滞不前,他们借此想要实现数字化转型。第一步便是靠拢互联网,使用互联网公司的办公软件便成为一众传统型企业接下来实现突破而紧紧抓住的希望。

以此,飞书便依靠OKR站在了风口。然而大家是真需要,还是害怕落后选择跟风?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物联网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