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360募资惨淡,周鸿祎终究还是不如雷军?

从目前市值、公司体量对比来看,周鸿祎已快连雷军的背影都无法看到。不过,好斗始终是周鸿祎本性,他的内心,恐怕不甘于无情现实——他还有机会,追上雷军的背影吗?

作者 | 刘珊珊

2021年初,年满50岁“知天命”的周鸿祎,走在了命运十字路口。

1月5日,360发布公告,称以非公开发行方式,向17家对象发行3.81亿股,定价12.93元/股,共募集资金49.3亿元。其中,有国家队股东、国有资本参与。

这个看似利好的消息,因为募资金额只达原来一半,耗费两年之久才推出等诸多原因,被业界评价为“惨淡”。同时,还被质疑为“解禁割韭菜”。

“惨淡”原因和360在资本市场的表现有关。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外互联网科技巨头股价大多一飞冲天情况下,360以全年34.41%的下滑率,超过爱奇艺、携程等,成了2020年国内超百亿市值互联网企业股价下跌之王。

压力不仅如此,周鸿祎在3年前带领360从纽交所私有化,借壳江南嘉捷回归A股时所签下的对赌协议,已到最后期限——2017年至2020年,360需在四年内完成130.5亿元的扣非净利润。否则,面临股份及现金赔偿。

至2020年,还有28.64亿元需要完成。不过,2020前三季度,360只完成14.97亿元。这意味着,在第四季度,360必须要实现13.67亿元的扣非净利润。

“目前情况来看,360应很难完成了,进行股份及现金赔偿恐在所难免。”一位A股市场资深分析人士如此表示,在股价、营收、净利润等业绩持续下滑下,360想在一个大环境艰难的季度完成三个季度的工作量,基本不太可能。

种种压力下,活跃互联网20来年,喜欢怼天怼地的“红衣大炮”周鸿祎,最近两年变得格外沉寂——就连媒体,也似乎将他遗忘,没有人再给他写下一篇“人民怀念周鸿祎”。

而经常与周鸿祎进行对比,只比他大一岁的湖北老乡雷军,却带领小米一路高歌猛进,手机销量全球排名达到第三,市值也在屡创新高后跻身“千亿美金俱乐部”。“春风得意”的雷军,还亲自参与直播带货为小米11站台。

作为同出湖北的知名企业家,互联网圈响当当的风云人物,20多年来,外界总是津津乐道于周鸿祎和雷军的恩恩怨怨和直接交锋——曾有媒体就在2015年统计,周鸿祎与雷军之间至少有过5次互有胜负的商业对决。

因此,尽管从目前市值、公司体量对比来看,周鸿祎已快连雷军的背影都无法看到。不过,好斗始终是周鸿祎本性,他的内心,恐怕不甘于无情现实——他还有机会,追上雷军的背影吗?

01

周鸿祎之败开始于“最后荣光”

回头看去,周鸿祎彻底落后于雷军,竟是从2018年的“最后荣光”开始。

2018年2月底,在花费巨大代价后,360正式回归A股,此后市值一度超过4400亿元,成为当时A股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

如果这个市值能持续,那么48岁的周鸿祎,将在本命年以近千亿身价,登上胡润百富榜前列,直追马云、马化腾和雷军。

彼时,周鸿祎难以压抑激动心情,发了一条“红红火火”的置顶微博:“上市不是终点,是一个新的起点,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周鸿祎显然忘记了一句话: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他尚未来得及品味荣耀,资本市场就开始急剧变化,360股价一路下跌,2018年底已从最高点66.5元下跌到20.37元,直到现在都未能翻身。周鸿祎个人持股财富也缩水了900多亿元,首富之梦彻底破灭。

周鸿祎冲刺A股同时,终于带领小米渡过艰难时刻的雷军,也在当年2月年会上放出豪言:小米手机要用10个季度重回国内第一!

同年7月,小米正式登陆港交所,雷军以绝对C位,迎来了属于他的敲钟时刻。尽管小米股价先抑后扬,甚至在2019年第三季度,从“年轻人的第一只翻倍股”变成了“年轻人的第一只腰斩股”。但小米基本盘仍然稳固,手机销量超过了1.2亿部,坐稳世界第四。在2018年全球亿万富翁个人财富增加最多排行榜中,雷军以86亿美元位列增长榜第二名,仅次于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

花费巨大代价回归私有化,却没能让360走上正轨,周鸿祎的内心滋味,从他在朋友圈的感叹,可见一斑:

“我的人生竟然如此失败,没有任何意义。”

几乎没有互联网大佬,说过这样对人生失去希望的话,何况还是“斗士”周鸿祎。尽管周鸿祎后来解释为挫败感源自平衡不好工作和家庭的无能,但大家都不信,以至于真实原因至今是个谜。

所有猜测中,或许最接近的是,当周鸿祎从借壳到排队IPO,又回到借壳,签下影响至今、中概股私有化最为昂贵的一份对赌协议不久,CDR试点意见就下达,意味着像阿里、百度、京东等概念股,只要满足市值不低于2000亿人民币的要求,都有望通过发行CDR直接回归A股。

尽管CDR很快不了了之,但随后港交所《上市规则》正式生效,加上科创板和注册制改革消息传出,业内普遍认为,概念股回归或二次上市再无障碍。后来的事实也证明,境外上市中概股,无论回归A股,还是直接登陆港交所,都没有360所付出的代价巨大。

相比周鸿祎的“生不逢时”,运气也帮了雷军一把——雷军原本希望带领小米在香港和内地一起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CDR企业。资本市场风云突变下,小米的CDR计划不得不突然搁浅,不过港交所却送来了及时雨,一路大开,小米得以闪电速度在港上市,成为港股市场首家执行“同股不同权”机制的上市公司。

而从结果来看,360堪称代价最大、最失败的一次中概股私有化。过去两年间,其市值从最高峰下滑到现在的1170亿,蒸发了3300亿。业绩上,营收、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均为同比下滑状态,2020年前三季度财报营收只有79.74亿元,同比下滑16.26%。甚至,就连2018年看起来不成问题的对赌,也困难重重。

作为曾经的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如此持续下滑的市值、股价、业绩数字,确实惨淡了些。不说市值先后突破6500亿美元的腾讯、阿里巴巴,就连美团、字节跳动、滴滴、快手这些后起之秀,也超过360太多,成为趋之若鹜的明星公司。

最让周鸿祎受伤的,或许是两家公司。第一家显然是小米,另一家或许是从360分拆、独立上市的奇安信,在曾和周鸿祎多年并肩作战、最终分道扬镳的齐向东带领下,奇安信已成为网络安全市场增长最快的企业之一,最新市值也超过了925亿元,几乎与360持平。

倘若当初360不那么急迫,而是排队IPO或去港交所,那么就不用背负巨额债务和高昂的对赌协议——360会不会迎来另一种命运?

可惜没有假设。毕竟,当初周鸿祎也是在A股暴风影音300倍的刺激诱惑下,不惜花费巨大代价也要加速回归。

02

移动互联网风口不敌小米是落后根源

从公司体量看,周鸿祎现在就快连雷军背影都看不到了。具体到业务,360还在一些细分业务上,与小米苦苦竞争多年。

那就是被周鸿祎看成360大安全战略中面向家庭安全解决方案的智能硬件。在最新财报里,360智能硬件业务收入为16.76亿元,仅次于互联网广告及服务排第二。

如果只是单纯看数据,似乎还不错,若和小米对比,显然也不是一个量级。2020年第三季度,小米在ALOT部分业务的营收同比增长16.1%达到181亿元,超过360的整整十倍。

与此同时,360智能硬件业务近两年的毛利率正在连续下滑,从2017年的20.74%,下降到2018年的17.77%,再到2019年的14.98%。而小米IoT的毛利率,则由2019年第三季度的12.8%升至2020年第三季度的14.2%。两者相当接近,考虑到小米IOT产品的出货量,其盈利相当可观。

IOT布局中,早在2013年,360就以儿童手表开始涉足智能硬件领域,随后又在2015年拓展出路由器、摄像机、记录仪、智能门锁、门铃摄像头、扫地机器人等IoT产品线,高调对标小米生态链,两者因此大打出手——雷军刚宣布小米智能硬件利润压缩至“1元钱”,周鸿祎就随即表示要“倒贴钱”。

私有化后,360的IoT业务回归理性,主要聚焦家庭安全场景定位寻求单点突破,以儿童手表、路由器、记录仪等为主,并未打造全品类的IoT生态规划。但这同样是小米生态链重点布局的领域,两者仍在暗中较劲。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