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美国人疯狂起来有多可怕?

美国人对自己有多狠,可以看看最近发生的事情: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发布会上暗示,也许可以通过注射消毒剂杀死新冠病毒。

在这一怂恿下,美国伊利诺伊州公共卫生部门负责人埃奇克(Ngozi Ezike)25日在发布会上表示:过去两天,该州有毒物质控制中心接到关于误服消毒剂的咨询电话大幅上升,例如,有人用洗涤剂溶液冲洗鼻腔,还有人混合漂白剂和漱口水用来漱口。

消毒剂对人体的危害有多重,很多人都知道,也不敢与消毒剂发生太多的直接接触,然而,老美做到了——除了对自己下狠手外,对其他人也不会例外。

为了物资,抛弃“脸面”

随着新冠肺炎在美国的爆发,特朗普从最开始的“准备好了”到“各州自行解决”,他不断给民众注射一支支“稳定剂”。

而美国新冠肺炎患者的数量也不断增加,据相关数据显示,截止到4月27日上午10时,美国现有确诊812,966例,累计确诊987,160例。

在如此庞大的数据背后,却是美国一次又一次的“坑蒙拐骗”:

3月19日,美军出动空军运输机强行从意大利运走50万份用于检测的采样拭子。其空军一将领在新闻发布会上称,"这是一个各国团结一致保障供应的绝佳例子" ;

2020年4月2日,有媒体报道美国提着现金在停机坪,在短短几分钟的装货时间内,以三倍的价格截胡了本来是法国采购的大批口罩和防护物资;

同时,川普政府向一家德国医疗公司提供了“巨额资金”,希望美国人可以独家使用他们制作出来的新冠疫苗;

……

在一个个案例下,足以看出美国为了医疗物资而不惜脸面的争夺。对于常人而言,在这一场“争夺赛”中,美国理应埋头解决新冠病毒,并回复正常次序后,再去谈其他问题,但他们并没有这么做——在如此危机的关头,美国在此拿起刀子,对准了中国!

不仅仅是华为!

如果说美国制裁中兴通讯是“开胃菜”,那么制裁华为就是他们的“主菜”,但这盘“主菜”他们并没有吞下去——制裁华为后导致的一系列反应,让美国连续5次主动延迟许可证。

而美国白宫拟调整“外国直接产品”规则,使用美国芯片制造设备的外国公司必须先获得美国许可证,然后才能向华为生产提供某些芯片。

在这一举动下,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4月2日的发布会中明确表示:“我们坚决反对美国动用国家力量,以莫须有的罪名无端地去打压特定的中国的企业。对于美方的这种科技霸凌主义,中国政府绝不会坐视不理。”

面对这一失败,美国依然没有放弃,转手把小刀捅向中国运营商——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向“中国政府拥有”的4家通信公司:中国电信美洲公司、中国联通美洲公司、太平洋网络及其子公司信通电话(由中信集团公司控股),发出“自证”命令,要求在30天内给出为什么FCC不应吊销它们在美运营执照的解释。

FCC在新闻稿中表示:“说明原因的命令使这些公司有机会证明,它们不受中国政府的影响和控制,它们继续有资格持有国内和国际第214条授权和国际信号点代码,公共便利和必要性由他们保留授权和转让。此外,为了证明中国电信美洲公司的理由,该命令指示该公司对行政部门建议撤销其国际214条授权的指控作出详细回应。这些实体有30天的时间作出回应。”

但据相关媒体报道,FCC此次行为,是由美国电信安全审查小组要求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撤销和终止中国运营商“向美国提供国际电信服务的授权”。

而在本次事件中,将牵扯到两个机构和一个条例问题:FCC、美国电信安全审查小组及214条授权。

1、FCC是谁?

FCC是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是一家独立的政府机构,直接对美国国会负责。它负责常规的州际、国际通信,如:电视机,电线、卫星、电缆方面的工作,涉及美国50多个州、哥伦比亚以及美国所属地区,为确保与生命财产有关的无线电和电线通信产品的安全性。

而该机构在2019年12月5日被华为起诉,华为请求法院认可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有关禁止华为参与联邦补贴资金项目的决定违反了美国宪法和《行政诉讼法》。

而原因是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在2019年11月单方面宣布华为构成了“国家(美国)安全威胁”,宣布购买华为生产的通讯设备的企业,将无法获得财政补贴。

2、美国电信安全审查小组

美国电信安全审查小组的职能主要是协助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审查在美的电信许可申请是否可能给国家带来风险。

美国电信安全审查小组与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最大的不同是,它是一个跨部门的工作小组,主要由美国联邦政府下辖国务院、司法部、国防部、国土安全部、财政部、商务部和贸易代表署和联邦调查局等部门的官员组成。

在2020年4月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令,正式成立“美国电信服务行业外国参与评估委员会”。随着总统行政令的生效,美国电信行业的监管政策将发生重大变化,美国电信监管的战略重点是对美国的外国基础电信给国家带来安全的审查和监管。

3、214授权

214授权也叫214牌照,是指根据美国通信法(1934年版及1996年修订版)第214条规定,取得FCC颁发的国际电信业务授权。其最核心资质是对连接美国的国际基础设施容量拥有所有权、不可废弃的使用权(IRU)或租赁权益。

据相关数据显示,中国电信美国公司于2001年6月13日向FCC申请214牌照,当年7月6日获得批准;

中国联通美国公司于2002年7月24日向FCC申请214牌照,当年9月27日获得批准;

中国移动美国公司于2011年9月1日向FCC申请214牌照,于2019年5月9日被否决,至今未获得批准。

源头:各自利益分配

如果对美国一系列的打击综合起来,不难发现一个问题,对于美国而言,它需要大量资金,而对于特朗普而言,他需要连任。

在这两个因素之下,中兴作为开胃菜被打趴,目前处于休养生息中,而华为的一系列反击让美国、特别是特朗普颇为恼火。

而随着新冠肺炎在美国爆发,美部分高层把这一问题怪罪于中国,从而把治理不利的责任丢给中国,企图让中国“背锅”。但其一边甩锅,一边又不断从中国进口医疗物资——甚至在短短数天内免去中国进口医疗物资的关税。

但为了确保自己的地位,必须转移民众的关注方向,美相关部门只能拉上中国运营商陪同“演戏”——通信方面是美国最佳的切入点。

而对中国运营商而言,如果这四家公司被吊销牌照,那么中美之间的互联网通信速度将会减慢,而在营业额方面,则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但如果中国通信运营商并未有任何违反“安全保证书”的行为,不知道美国会有如何反响?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