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加拿大媒体采访华为任正非57个问答实录(附采访原文)

2019-05-09 09:40
来源: IT之家

日前,华为心声社区公布了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3月13日接受加拿大媒体CTV采访的对话,针对孟晚舟这个无法回避的问题,记者问任正非假如当时和孟晚舟一起被抓时会怎样?任正非回答说:“那我就好陪她,她就不会那么孤独了。”

在采访中,任正非向记者回答了不少生活琐碎的事情,也表达了对美国政府的一些看法,任正非表示,“(孟晚舟事件)帮助我们在30年的转折过程中提供了一个外部力量,帮助我们改变了这种现状。我们靠内力不能解决的问题,这么多文件号召都不能解决的问题,突然给我们施加外力,对我们产生了影响。对公司来说,美国这件事情对我们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只是孟晚舟个人要受一些痛苦。”任正非说:“美国的后院,太敏感了!”

以下为采访原文:

1、记者: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事情非常多。最开始我想聊一聊,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地方非常漂亮,祝贺您!华为把这里叫做客户接待中心,这是您的梦想成真吗?

任正非:其实门打开,后面都是展厅,展示我们的产品和技术,客户参观完以后,有个地方喝喝咖啡、聊聊天,再加强一些交流,就是这么一个意思。如果客户愿意在这个地方多坐一会儿,那我们就能够与客户多沟通一会儿,就达到我们的目的了。

2、记者:您肯定是学历史的。我今天在这个建筑里走了一圈,昨天也在东莞的松山湖欧洲小镇也转了一转,不禁就想起您在深圳所创造的全部历史,您想传递什么信息?

任正非:这其实是建筑师的功劳,不是我的功劳,因为建筑师构想要在东莞建立一个世界建筑的博物馆,因此他把世界所有建筑的要素浓缩以后,设计了一个东莞的村庄,这个村庄大概容纳2万多科技人员。

我们有三个这样的展厅。这个展厅是为运营商服务的,将来5G都是在这个展厅里提供演示;我们还有一个类似的展厅,是为企业网提供的;还有一个展厅是为终端提供的。我们每个产品线都有自己相应的展厅。

3、记者:所以您是通过带有历史韵味的建筑去展望5G的未来?

任正非:我们是通过这个固定的展厅让客户得到一个好的体验,而不是巴塞罗那展览会四天就要撤掉,这是永远不落幕的展览会,每半年或者每一年都会更新一次。客户在这个地方得到新技术的体验,他们看见这些新技术以后,就会增强对我们的信任。

4、记者:我来之前也读过您写的文章和故事,提到您成长时期的艰难,包括家里是如何困难和贫穷。我再看这周围,不知道您在这富丽堂皇的建筑里走的时候,想到您小时候缺衣少食的困难,想到您当时家里七个孩子面临的困难,您会有怎样的感慨?

任正非:因为我这个人有健忘症,从来都是不要历史的人。我认为,我们公司走过这条路以后,就不要再保留,我们要朝前看、朝未来看。所以,我对过去的历史不会斤斤计较,因为年轻时代的艰苦已经走过了,我们就不要再去计较年轻时的艰苦。

开放改革之前,中国的政治和历史是另外一个状况;但是邓小平开放改革以后,中国开放了一个新世界,我们就要勇敢地去迎接这个新世界。如果我们心里还有一种包袱,对过去耿耿于怀,那我们就不可能快速融入这个新世界。

我认为,中国的开放改革更多是向西方学习了哲学,学习了西方的历史、西方的发展。中国有自己的文化,这个文化有五千年,但是五千年文化是比较封闭的,这五千年中国并没有繁荣富强。所以,中国这三十年是走向一个开放的心态。中国开放以后,这三十年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认为开放和改革是为了这个国家未来的机会和希望,所以中国的政策会越变越好。对于西方来看,有些还不太完全理解中国的现状,但是对于我们身处这个时代的人,就感到每天都在改变。中国的法律、制度每天都在变,越来越好,越来越法制化,越来越市场化。所以,我们对未来发展还是充满了信心。

5、记者:我想更多地和您谈一谈您的历史。因为您的是一个典型的白手起家的故事。在今天,有没有哪个时刻让您回想起您父亲当年跟您说过什么话,让您感到非常惊讶,感慨自己竟然走过了这么长一段路。

任正非:我记得我父母亲其实都是很忙碌的,因为那时候经济条件很差,他们都要忙着工作,确实对我们照顾不够。我们是调皮小孩,到处捣乱,我们的个性得到了完整的生成,而不是在父母的约束下走成一种个性。由于个性得到发展,使我们有独立思考一件小事的能力,得到了一定的创造机会,长大后产生了能力。而现在的孩子被父母管得很严,这样孩子的思想受到一定约束,将来他们知识很丰富,但是创造动力可能会弱。我觉得,父母对我们最大的贡献就是不管我们,让我们一天到处调皮捣乱。

6、记者:这是好事,您是不是也是以同样的理念去教育您的孩子?

任正非:我孩子的教育都是他们母亲的功劳,因为我基本没管过孩子。在很年轻的时候,我就去当兵了,离家几千里是不能回家的。那时候也不能随便打电话,因为没有电话,只能写信,写信我又不勤劳,因为我忙着工作,我希望能做出一点成绩来,否则就不会得到使用。第二,我一年能回家很短的时间,但是孩子白天要去上学,晚上要做作业,做完作业就睡觉了,所以我跟孩子这些年都没有很好的沟通,都是他们母亲管。母亲管孩子可能都是比较厉害的,那我当父亲就没有地位。我的小小孩,热爱芭蕾、体育,学习非常好,这是她妈妈二十年“浇花”的结果。

一般这个社会应该是严父慈母,但是我们这个家庭是严母慈父,父亲对孩子很宽容,你想捣乱就捣乱,想看小说就看小说,不愿意学习就不学习。不做作业,说“老师说爸爸妈妈签字,就可以不做作业”,我说“拿来,我给你签字”。所以我们给孩子一些宽容,孩子也有一些个性成长,但是可能跟我们那个时代有区别,父母对他们的约束多了一点。

7、记者:因为去年12月在温哥华发生的事情,现在整个加拿大都认识了您的女儿。请您把我们带回事发当天,您刚刚听说女儿在加拿大被扣押时的情形。

任正非:当时我和孟晚舟是要同时出席一个在阿根廷召开的会议,是我们公司代表处改革的会议,她是会议的主持人。她被扣押以后,我是晚两天出发的,但我不是从加拿大转机,是从其他地方转机去开会。我们会议取得了圆满成功,也告诉了她“你不在,会议也开好了”。

首先孟晚舟没有犯罪记录、没有犯罪;第二,在加拿大也没有犯罪。孟晚舟这个事件,我们中国和加拿大两个国家其实都是受害国家,一是两国人民的感情受到挫折,二是两国的关系受到挫折。孟晚舟现在提起了她的申诉,我认为是孟晚舟个人的事情,我支持她在这个问题上提起她的申诉,我相信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都是公开、透明的,最终都会有一个正确的结果。所以,不要因为这个事情影响了华为和加拿大之间的关系,不要影响了我们对加拿大的信心。我们在加拿大的投资是不会减弱的,因为美国越闭关自守,越有利于加拿大发展。比如,我们科学家拿不到美国的签证,我们就把国际会议移到加拿大开,这样才可能完成这种国际会议。当然,我说的科学家不是指中国的科学家,是全世界的科学家。

所以,我认为孟晚舟事件是一个独立事件,是她个人的事件,不应该影响华为和加拿大的关系,也不应该影响中国和加拿大之间的关系,我们在加拿大的投资不会改变。

8、记者:您自己的女儿被逮捕了,您并没有把这看成是针对个人的攻击?

任正非:至于这是不是因为她是我女儿的因素呢,我对西方其他媒体也阐述了,我也不知道是“有”与“没有”,这要等到加拿大和美国司法之间往来的邮件公开以后,才知道孟晚舟事件是针对我呢,还是针对孟晚舟,还是针对华为?我们才能搞清楚。因为我们相信加拿大的司法是公开透明的,最终是能够在法庭搞清楚的。

9、记者:您有没有想过,如果那天您和孟晚舟乘坐同一个航班在加拿大转机,有可能您也被抓了?

任正非:也许。那我就好陪她,她就不会那么孤独了。

10、记者:您跟女儿多久通一次电话?

任正非:有时。以前在正常情况下,我们可能一年都很难通一次电话,在节日都很少有问候,因为各忙自己的小家。现在我们每隔几天通一次电话,讲讲笑话,讲讲故事,讲讲网上的趣闻,也不会讲太多内容。由于加拿大事件,反而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密切一点了。

11、记者:我觉得这还是非常有趣的,您是说因为目前的情况,因为孟晚舟被逮捕的事情,您跟她的关系相比过去是在改善的?

任正非:是,因为在加拿大事件之前一个月,她本来准备辞职到别的公司去工作,别人告诉了我她这个决定,让我劝劝她。那时她对我们公司是有很多不高兴的,结果被抓以后,反而她和我们的关系有很大改善。她体会到我们的艰难,知道世道是很艰难的,她过去的发展可能比较顺利了一点,受点委屈就可能有些受不了。这次受了委屈以后,才知道我们是多么的艰难才走到了今天。

12、记者:您是说,经过这件事情,让她变得更坚强了?孟晚舟看起来是一个非常强而且非常聪明的商业女性,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现在针对她的指控,说她协助华为避开美国针对伊朗的制裁,对此您怎么看?

任正非:我认为,这些东西将来都要公开证据,由法庭来做出判决,我今天也不去说这个事情,因为已经进入了司法程序,我们还是按照司法程序来处理。

13、记者:特鲁多总理之前表态说,在整个事件中,他并没有发挥任何作用。在加拿大基于与美国的引渡条约扣留了孟晚舟这件事情上,特鲁多的表态,您怎么看?

任正非:因为现在进入到了司法程序,一切都按法律来解决。表态也没有用,必须通过法律来解决这个问题。

14、记者:您刚才也提到,加拿大事件不会影响到华为与加拿大之间的商业关系,怎么可能不影响呢?一方面是您女儿的遭遇,一方面是华为与加拿大的业务发展,两者之间能分得那么开吗?

任正非:现在对我们来说,我们不能以个人的感情来代替一个公司的重大决策。第二,加拿大限制我们,只是市场在限制我们,别的投资并没有限制。没有限制,我们还是要投资发展的,直到政府明确在这个地方限制,我们才把合理的东西搬走;你没有限制,我们还是要继续投资的。5G也许我们不会去做了,美国的后院,太敏感了。

15、记者:但中国政府似乎有不同的反应;中国政府说,“针对加拿大对孟晚舟的扣押事件,中国政府将进行报复”。我们现在也看到有多名加拿大人在中国被扣押。所以,想听听您的看法,因为中国政府在应对这个事情上比华为更加激进,是不是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华为自己的观点?

任正非:中国政府怎么处理是中国政府的事情,我们不知道。保护中国公民的领事权利,也是作为政府应该承担的责任。但是我们公司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还是通过法律途径,用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来维护我们的利益。

16、记者:在孟晚舟逮捕之后,中国驻加拿大大使指责加拿大“白人至上”,这在加拿大是热门头条新闻。我想知道,您对于这种煽动性的评论有什么反应?

任正非:我觉得这是他个人意见。每个人都可以发表个人的意见,所以我能理解他的发言。

17、记者:特鲁多总理对这件事情的应对上,您怎么评价?我相信您对此也是在紧密关注的。

任正非:因为我对特鲁多总理没有接触过,不了解他。他年纪比较轻,和我们这些年纪大一点的人,可能还有一定的区别,因此我也能充分理解他的一些决定。但是我们现在还是用司法权利来维护我们的利益,包括孟晚舟个人的利益,她通过起诉的方式来获得她自己应有的权利。

18、记者:针对孟晚舟被捕事件,中国政府表示,这是对人权的滥用。而加拿大政府则表示,这是开放、透明、公平、公正的法律程序。您认为两方的表态哪一方是真实的?

任正非:还是要等法庭最后审判、所有证据都公开透明以后,以往来的邮件,才能说明问题。

19、记者: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扣押后可以起诉加拿大政府。我们也知道,在您的女儿被扣押后,多名加拿大人在中国也被扣押,这些人能够被给予同样的权利吗?他们能够去起诉中国政府吗?如果不能的话,这里是否存在双重标准问题?现在加拿大有很多人对此提出质疑。

任正非:这是两国政府之间的关系问题。我毕竟不是政府,我也不代表政府,所以我不清楚这个事情。孟晚舟没有罪,我们当然要起诉。

20、记者:所以您是置身政治之外的,从您的角度来看,政治是不是把整个事情搅浑了?

任正非:我认为,我们在中国要遵守中国的法律和规定,我们到世界各国要遵守世界各国的法律和规定,同时还要遵守联合国的决议,尽可能减少自己在国际上出现差错的机会,所以我们在内、外合规管理上总体还是比较严格的。这个问题发生,最后的结论还是等到事实的真相全部公开以后,我们再来评价。我们有耐心,等待西方很漫长的法律程序。

21、记者:如果孟晚舟真的被引渡到美国,并且被定罪的话,有可能面临30年监禁,想到这一点就令人感到不安。特朗普总统表示,有可能会介入孟晚舟的案子。他已经这么说了两次了,您相信他说的话吗?

任正非:首先,孟晚舟会不会被引渡,还是要通过司法程序的公正性来最后作出判决。即使被引渡,美、加两国的法律也是要公开透明的,必须要有证据。没有证据判刑,我相信美国不会这么做,我相信加拿大也不会这么做,因为你们是一个世界文明的国家,你们是一个法治国家,你们把法律放在至高无上。所以必须按照法律、按照事实、按照证据、按照公开透明的所有程序来处置问题,那时候需要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22、记者:对于特朗普的表态,您相信他说的话吗?

任正非:因为我与特朗普本人没有什么接触;第二,我对他本人也不是很了解。他的表态只是他的个人意见,因此我不对他的表态作置评。

23、记者:但是他的表态是围绕您的公司的,我们听说美国副总统彭斯以及美国国务卿都在全世界地去跑,游说西方盟友不要跟华为做生意。特朗普政府这些高官给您的公司造成威胁,您对此的反应是什么?

任正非: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给他们付点广告费,因为华为公司从来没有这么出名过,这么权威的美国人士在全世界给我们做宣传,让我们被全世界人民知晓了。在知晓的过程中,他们说“华为有可能是坏公司,华为有可能是好公司”,但是他知晓了华为,这是热点,最后他打开网页一看,打开事实一看,华为原来是好公司。所以,一、二月份我们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是35.8%,比预想增长很多,运营商和消费者通过他们的宣传更加了解华为了,所以要谢谢他们的宣传。

24、记者:但是现在有一些国家,包括加拿大,在议会,以及办公室私下进行辩论,是不是要接受美国的建议,学习美国把华为拒之门外。

任正非:华为在美国本来就没有网络,如果没有华为,网络就安全了,那为了世界的网络安全牺牲一个华为,我认为是值得的。但是没有华为的美国网络安全了吗?信息安全了吗?没有。所以,没有华为的美国也并没有安全,没有华为的加拿大,难道就安全了吗?因此美国没有实例来证明,这个世界只有华为有安全问题,难道别的公司就没有安全问题?技术发展这么快,在技术发展过程中,总会出现问题的。人类社会的发展是问题驱动的,世界发生了一个问题,就要赶紧研究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几千年来才进入到今天这种文明。因此我认为,就是因为没有说服力,所以彭斯和彭佩奥他们在国际上的宣传起到了负面的作用,不是正面的作用。

我也承认彭斯和彭佩奥是伟大的政治家。彭斯个人存款只有1.5万美金,两个孩子的教育费用存款也只有1.5万美金,作为一个副总统只有这么点财产,他真的是致力于政治的一个伟大政治家,他主要是为美国政治服务而已。我们不是讽刺挖苦他们,我们也很尊敬他们,他们用他们的威望,给全世界宣传了华为的重要性。其实华为本来没那么重要,5G也没有多了不起,不就是一个设备吗?一个普通5G,被他们夸大了重要性,反而引起了人们的重视。现在普通老百姓也知道5G,以前知道什么G呢?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不担心他们在全世界的宣传、游说,每个国家都会自己拿定自己的主意。运营商跟我们相处二十多年了,有30亿客户相信我们二、三十年了,他们自己会有判断,他们有判断的权利和选择的权利,我们不担忧。

25、记者:加拿大政府现在正在考虑如何决策,您想给他们传递什么样的信息?您想让他们了解您的哪些商业做法?关于这些指控,您想对他们说什么?

任正非:因为加拿大自然资源、自然环境、国土条件都非常好,在北美中,它和美国的文化也比较相近。当美国正在走向封闭和排斥外资的时候,加拿大这时候应该要开放,更多地吸纳外资,从而让加拿大的经济崛起。我认为,应该是走这条更加开放的道路,而不能跟着美国去封闭,封闭以后会更落后。

美国二百年前是一个很小的国家,二百年来因为开放使美国变得很强大,才吸引了世界的人才,大家都来美国创造发明,美国保护这些人的创造发明的财产权利,才形成了美国今天那么强大。加拿大在这个时候应该继承这种开放的权利,变成一个世界强大的国家才是正确的。包括中国也应该开放,也要改革。

26、记者:您刚才提到5G并没有那么重要,只是每个人把它讲得那么重要。但是这关系到华为的未来,是您的公司创造了5G。您是不是担心现在发生的事情会让您的商业帝国面临风险?

任正非:不会,我们只会发展更好,不会发展更差。因为他们已经给我们做了很大的宣传,我们本来就是一个没什么了不起的小公司,然而对手很强大,就像把我们小公司变得很强大了一样。因此,客户购买我们产品的热情其实更高涨了。

27、记者:为什么5G成了氪石?超人才有氪石。您怎么看?现在围绕5G似乎在进行新的冷战,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任正非:我不知道。我觉得5G就是一个普通技术,就像信息的“水龙头”一样,它这个“水龙头”就是大一点,放的“水”多一点,怎么把这个“水龙头”当成核弹了呢?不知道是谁发明的。

28、记者:我相信华为这边肯定是做了很深入地分析,为什么现在整个世界特别是美国,看起来都那么害怕华为呢?

任正非:哈哈,我也不了解,为什么这么大一个国家会害怕一家小公司?第二,美国是世界上科技创新最厉害的地方,而且美国是科技力量和人才聚集的国家,怎么会害怕一个华为呢?可能他们自己假设得太厉害了,我们实际上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伟大。

29、记者:现在有些人有假设,华为和中国政府或多或少有一些联系。他们也就此公开表示华为是安全风险,对此您怎么看?

任正非:第一,华为公司跟中国政府的关系,就是遵守中国的法律,向中国政府缴纳税收,其他关系是没有的;我们跟军队就更没啥关系。美国不要过分重视我曾经当兵的经历,我就是一个很低级别的下级军官,根本就没有地位的下级军官,过分夸大了我这段经历对我人生的影响,这点美国政府可能是有点太天方夜谭了。因此,我认为不要想象那么多。

第二,大家担心中国政府让我们安装后门,中国很高级的中央领导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已经表态“绝不会让中国公司安装后门”。我们公司也承诺,可以给全世界的运营商签订“无后门协议”,我们也征得中国政府同意,同意我们给所有运营商签“无间谍协议”。也许还可以邀请中国政府出面监签协议,表明中国政府是认同我们的。因为中央领导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已经表态,如果外国政府要求与中国政府签“不装后门”,中国政府也许是愿意签订。我认为,现在很多担心其实都是多余的,中国政府没有必要去侵犯别的国家利益。所以,第一,我现在表态,我们是不会有这个问题的;第二,我知晓中国政府现在的思维方式,也不会要企业去做这个行为。

30、记者:有些国家认为华为与中国政府有关系,从而不信任华为。您是想用怎样的妥协来打消这些国家的疑虑吗?

任正非:我们公司过去决不会去做这个事情,因为我们在全世界销售收入是数千亿美元。如果我们真有后门,在一个国家被发现以后,就面临着170多个国家不购买我们的设备,我们公司就会垮下来,我们的员工都辞职跑了,到外面去创业。那我个人需要偿还银行贷款,我怎么还得起呢?因为我没有那么多股份,我还不起银行的贷款,所以我们不会冒险去做这个事情,这是主观动机。第二,国家已经明确表态不做这个事情,我们相信国家说话是算数的。

31、记者:我觉得这个问题归根到底其实就是信任问题,我是故意用信任这个词。因为很多人在想,华为能不能对中国政府说不?如果真的说不,后果会是什么?

任正非:如果有这种现象,我们一定说“不”。我们觉得没有后果,因为中国政府的领导已经在国际会议上明确表态,我们是遵循他的指示来做、说“不”的,怎么会有多大影响呢?

32、记者:现在华为也采取了攻势,对美国政府提起了诉讼,您有没有担心,华为起诉美国政府可能对孟晚舟的案子产生负面影响?

任正非:有可能,但是我们认为孟晚舟案件和华为案件本身就是两回事,孟晚舟是她个人的事情,她应该起诉,这两者之间本身就没有任何关联。因此,我们各行各的权利。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