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运营商:向“杂货铺”转型,看能不能自救

大家对杂货铺的直观印象就是各种针头线脑、杂七杂八和品项繁杂。无论是大而全的超市,还是小而精的小卖部,通过扩大客源来增加营业规模已经是行业内的公示。当前持续的提速降费监管要求、互联网行业的异业渗透,以及新型业务的创新乏力,都让运营商的管道持续贬值。在上有监管层增收增效压力,下有员工涨薪呼声和需求的情况下,通过扩大业务收入来源的方式,向杂货铺转型能够拯救运营商吗?

一、成立各种专业机构,向产业链上下游扩展

当前以及未来相当一段时间,互联网金融、物联网、5G、人工智能(AI)、超高清视频、增强/虚拟现实(AR/VR),以及各种“智慧+”概念,将成为牵引下一轮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如何参与并有效承接这些新概念,特别是利用这些新兴技术和行业增强自身的经济技术实力,不但值得运营商思考,而且也越来越让运营商焦虑。无论出发方式和选择时点是否精准,对运营商来说迈出第一步才能迈出第二步。现在三大运营商都在积极成立各种专业机构,分别专注不同的行业和领域。无论是中移在线、中移金融、中移智行、中移物联、中移资本,以及其他“中移+”,仅仅从这些名头上看,大家就能推测出这些机构发端于中国移动。类似各种以天翼支付为代表的“天翼+”,以及以沃支付为代表的“沃+”为名头和内容的公司,基本都是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设立的分子公司。

背靠通信管道,以规模庞大的用户为基础,以“通信+”为起点,积极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无论是专业化还是集中化,这些正是三大运营商目前积极探索的方向。相对于互联网公司的灵活多变,运营商固有的基因能否支持其实现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的初衷或许值得关注。比如,现在三大运营商都在努力争抢移动支付市场份额。然而,在支付宝和腾讯支付已经占据近92%的市场份额的情况下,即便有合计超过15.6亿的用户,三大运营商还得首先和N多小厂商一起首先抢占8%左右的份额,之后才能逐步向支付宝和腾讯支付看齐。这个过程中,以各种名义发放红包撒钱营销或许是不可避免的。其他行业,只要涉及与互联网公司竞争的,类似的烧钱玩法,运营商能够承受得起来自监管层的要求,这都无法准确预测。在互联网时代,好产品也需要好推销,而这正是运营商缺乏的。

二、监管层发文支持向杂货铺转型

现在这种积极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的探索也越来越获得来自监管层的支持。日前,国资委选定航天科技、中国石油、国家电网、三峡集团、国家能源集团、中国移动、中国国航、中国建筑、中国中车、中广核等10家单位,作为创建世界一流示范企业。既然是创建世界一流示范企业,自然也就给了非常大的权利自由,特别自主经营权和决策权。其中亮点特别引人关注:第一国资委将进一步放权授权,示范企业可自主决定发展规划和年度投资计划,围绕主业开展的产业链延伸业务和商业模式创新业务,视同主业投资;在主业范围进行股权投资按年度向国资委进行事后备案。第二自主审核非上市公司产权无偿划转、非公开协议转让、产权置换等事项。自主决策下属企业混改、职工持股事项,向国资委事中备案,以及自主审批子公司股权激励方案。

将这些放权内容概况起来就是说,包括中国移动在内的十家创建世界一流示范企业,可以在与主业相关的产业链上下游更大范围内扩大跨界经营和对外投资,当然也就可以为提升竞争力而自主进行内部股权管理和重组。我们必须承认放权政策来得很及时,然而这些对未来做大做强有着莫大支持的好政策,最终能否在十大行业内开花结果呢?这里我们仅以中国移动所处的通信行业为例进行分析。中国移动的上下游分别是设备商和互联网公司。需要大量核心技术和专利、投资巨大而变现困难,并且境况同样苦逼的设备商,或许不会成为运营商重点进攻的方向,最多也就是联合的目标。所以向下游延伸或已成为最容易和最明智的选择。然而,与互联网公司争抢饭碗,在腾讯、阿里和京东等互联网大佬早已在各自深耕领域筑牢护城河的情况下,通信行业的延伸突破,还需要模式新颖、身段更低、方法更多。

三、同质化或已成为运营商向杂货铺转型的障碍

三大运营商都设置了专营投资的机构,比如都成立了以移动支付为基础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在智慧家居等其他专业领域也都是复制相互跟随。内部近身肉搏相互厮杀已经成为通信行业最大的病症。在向杂货铺转型的过程中,如无意外,各种同质化专业机构也将是必然趋势。你有之后,我也要有,甚至不会考虑这种你争我抢过程中“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模式于人于己是否有力可图。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任何试图冲破现有市场格局的努力都必然遭到对方强有力的打击和压制。对运营商来说,除了铁塔资源的被迫共享之外,背后的利益纠葛已经让大家合伙干好一件事越来越困难。即便有铁塔共享,运营商也都是各自保留了大量核心位置基站资源。业务模式完全一致之后的全面对垒,已经损耗了运营商有限的创新力。

向杂货铺转型能否成功,很大程度需要运营商摆脱行业内部的同质化竞争。当然这个过程中,很少有人愿意主动退出,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在同质化的竞争中因败下阵来而被迫退出。在竞争中能够存活下来,既说明了自身的强大,也意味着互不相让竞争过程中的各种残酷。通信行业还能禁得住多大的折腾,我们虽然尚不确定,但是当前的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模式必然是不可取的,而且也是难以为继的。三大运营商分别集中精力和资源实现专注领域的突破或许已经成为最明智的选择。各种毫无新意的复制式广铺摊子,既消耗了己方有限的资源,也限制了友商的扩展空间。在向杂货铺转型的过程中,需要曾是手足的运营商即便不是更加团结,也需要更加理智、更加理性地谨慎而为。

随着5G和万物互联时代的加速到来,在通信市场以及与此相关联的上下游市场规模扩大之前,运营商试图通过向杂货铺转型挤占其他行业市场份额的尝试和努力,既值得通信行业人士的关注,也必然会引起上下游人士的警惕。这种转型能够成功,或许也并非如运营商预期的那样轻松。当然,不论最终的结果如何,现在的这种向杂货铺转型尝试已经是必然趋势和被迫选择。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