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华为公布任正非对话外媒实录

2019-01-22 09:15
来源: IT之家

日前,本月15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华为深圳总部罕见的接受了华尔街日报、CNBC等国际媒体的采访,这是他在公开报道里第三次接受外媒的采访,回应了外界关切。华为心声社区今天公布了此次采访的实录,IT之家整理了此次采访的核心内容。

1、外媒:我们知道过去两周或者最近一两个月以来您面临了很大的压力,所以今天很感谢您和我们交流。我的问题和安全相关,最近我们看到很多国家政府,包括美国、澳大利亚政府提出的安全的担忧,其实他们并不怀疑华为技术的可靠性,而是看起来担心华为,甚至是担心所有中国公司。所以我想知道对于华为的外国客户,您能给他们怎样的保证,华为能够保护他们的网络安全,保护他们信息的机密性?另外考虑到中国法律的环境,您的担保有怎样的限制?

任正非:首先,过去30年来,华为公司在170多个国家,为30多亿人提供服务,保持了良好的安全记录。其次,华为是一个独立的商业公司,我们在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上是坚决站在客户这边的。我们决不会去危害任何国家,伤害任何人。第三,中国外交部也做过澄清,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要求企业安装后门。华为公司和我个人也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这样的要求。

2、外媒:华为对外宣传完全是员工持股的公司,但是对外股权和结构上却是一个秘密,这方面的信息公开或者上市,是可以很大程度上缓解这种担忧的。华为的持股结构,为什么如此神秘?

任正非:大家都看到,资本至上的公司成功的故事非常少,资本是比较贪婪的,如果它有利益就赶快拿走,就失去对理想的追求。正因为我们是一个私营企业,所以我们才会对理想有孜孜不倦的追求。我们从几百人开始就对准一个“城墙口”冲锋,几千人、几万人、十几万人还是对准同一个“城墙口”冲锋。对着这个“城墙口”,我们每年研发经费的投入已经达到150-200亿美元,未来五年总研发经费会超过1000亿美元。资本公司是看好一个漂亮的财务报表,我们看好的是未来的产业结构,因此我们的决策体系是不一样的,我们很简单的,为人类进入信息社会而奋斗。

同时也告诉你们一个信息:我们公司有96768名持股员工,前几天也就是1月12日,在170个国家、416个投票点完成了新一届持股员工代表的选举,这个选举过程历时一年,先是对治理章程的宣传,让员工明白公司的治理架构是什么;然后分层分级地推选候选人,每层候选人都要自我宣讲,争取持股员工认同他,他不是被选上,只是被提名。这些提名再被汇总到更上一层组织,再更广泛争取民意,完成一定的收敛。这个收敛以后的名单再会由各级高层组织审议和协商,听取民意和调查,然后再次收敛,最后向选举委员会汇报,汇报之后再返回去,收敛到两百多人,然后放到信息平台上,公开征求意见,再进行投票。确定候选人名单。

1月12日,我们完成了全球的投票,这几天信使们正背着这些选票往回飞,持股员工代表大会就是公司的最高权力机构。公司所有权的归属是96768名持股员工,这些人要么是华为在职员工,要么是曾经在华为工作多年后的退休员工,没有一个非华为员工持有一美分股票,没有一个外部机构持有一美分股票,政府任何部门没有一美分股票。公司专门有一个保存股权数据的库房,欢迎记者们去参观、抽查。

我创业的时候并没有钱。我从军队转业,我们夫妻二人一共拿到3000元左右人民币的复员费。当时深圳要求公司注册资本最低是两万元人民币,我通过集资的方式获得21000元的资金,注册了这家公司。今天,我个人在华为持有股票占总股数为1.14%,我知道乔布斯的持股比例是0.58%,说明我的股权数量继续下降应该是合理的,向乔布斯学习。

3、外媒:去年非盟中心的通信被攻破了,华为为非盟大楼提供了相关设备,请问华为对此如何回应?如果有任何中国人或者外国人在中国违法犯罪,在华为手机里留下了一些线索,请问华为是否会配合中国司法机关来解决这个问题?再例如,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在海外犯法了,华为应该怎么做?

任正非:无论是华为的中国籍员工或非中国籍员工,只要违反当地法律,我们都会配合司法机构调查。我们坚决反对员工任何违反法律的行为。公司内部有非常庞大的内外合规管理系统,用来预防这些事件,违反后,有纪律部门来处置。华为公司未来的规模可能还会更大,云时代的网络社会更复杂,如果我们不用纪律来约束自己的行为,可能我们会不堪重负。

至于非盟的网络被攻破,和华为没有关系。

4、外媒:回到华为公司业务层面,我想知道最近某些国家考虑到网络安全而停用华为的设备,对华为本身的业务有哪些影响?华为未来会有哪些动作,或者您自己觉得华为应该怎样做,在未来的欧洲及美国等一些发达国家、五眼国家(IT之家注:五眼国家指的是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的情报机构)这些地方更好地进行正常业务?

任正非:首先,客户有接受我们的,也有不接受我们的,不是现在才存在这个问题,过去也有这个问题。如果不接受我们,只是少数议员和官员的意见,他们不代表政府规定,我们要积极去沟通。如果上升到政府规定,那我们就不在这个国家进行销售。

围绕现在的争论点是5G,4G以下大家还没有争论。没有争论的地区的产品,我们还要继续销售。有少数国家决定不再购买我们的产品,我们就把愿意购买我们设备的国家做好,用优秀的网络说明我们是值得信任的,这也是一个技术上的和平竞赛,我认为这是公平的。

5、外媒:您之前提到,如果中国政府要求您提供网络里面的数据,或者在设备里面安装后门,您会明确的拒绝,不会去服从这样的要求。你怎么才能够拒绝政府对您提出的要求,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跟这样的要求进行斗争?面向您的客户,你通过什么样的保证让他们放心,说“出现这样的事情,我不会去服从”?

任正非:我们公司是一家商业公司,商业公司的价值观是以客户为中心,所以我必须遵守商业规则。至于我个人的政治信仰,和我们商业行为不一定有密切关系。所以我刚才讲的已经非常清晰,就是坚决不会做这个事。今天的采访通过报纸登出去以后,未来20-30年,也许我还活着的时候,大家会记得用这句话来验证我的行为。

外媒:接着问一个问题,之前我们提到苹果的例子,他们不服从政府的要求,甚至把政府告到法庭。中国有没有这样的法律制度给华为这样一种可能?

任正非:我不执行政府的要求,应该是政府来告我,而不是我去告政府。政府告不告我,我就不知道了。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