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物联网

其它

正文

币圈幕帐,孤独李笑来

导读: 争议的漩涡尚未散去,李笑来不知如何度过刚刚过去的生日。

争议的漩涡尚未散去,李笑来不知如何度过刚刚过去的生日。

一年前的7月12日,如他所言,没有蛋糕蜡烛,没有红酒香槟。他只是一个人坐在桌前,对着手机向他数千学员们宣讲《PressOne的设计理念》,那是一个他发起的区块链内容平台。

这是一堂“李笑来式”的概念课,讲述了两个投资道理和PressOne的四个设计哲学。整堂课娓娓道来,语调平和。在很多人眼里,他就是一个老师,即便私下里话语中夹杂着国骂,但不妨碍他的学员喜欢他,称他为“笑来”或“笑来老师”。

这些学生是李笑来的拥趸。那时候币圈还没有像今天这样充斥着他是“骗子”的言论,虽然有人质疑“比特币首富”有假,但绝没有象陈伟星所说——李笑来的价值认识是“毒瘤”、“癌细胞”那样凶狠的语言攻击。

和陈伟星站在一个队列的人还有很多,如易理华、玉红以及因为李笑来站台的空气币而亏损的投资者。币圈很多参与者和崇尚价值的投资者,想必都在录音事件中得知,自己被李笑来称为“傻逼”。

没人站出来,替他说一句话。

而李笑来似乎永远都是那样一副面孔,漫不经心,一副无辜又毫不在乎的模样。这让人更深信,李笑来之人必有猫腻。

探寻李笑来被揭出的一条条“罪状”——比特基金募资的合法性、ICO资金使用的透明度、站台空气币等等,却惊讶地发现,币圈无论是站在对岸骂他的,还是和他在同一阵营的,都没有站出来剖解李笑来说的一切。

因为,李笑来就是币圈的一块幕帐。

所有人都和李笑来在一条船上,都在区块链那片法外之地,袒露人性自私和贪婪的一面,有的人甚至已经陷入灰色地带,无法上岸。

而李笑来,一个桀骜不驯、反叛陈规的人,因其盛名,正担着币圈的全部恶。

币圈幕帐,孤独李笑来

“人设”崩塌

7月9日23点23分,由于陈伟星揭露雄岸基金利用政府站台圈钱,李笑来终于做了反应,宣布退出雄岸基金。

他的声明非常直白。“由于陈伟星的持续诬陷诽谤,甚至组织大量人‘匿名举报’,使得雄岸基金因为李笑来而受到了很多负面影响。为了让杭州市政府更加快速、更为顺利地推进区块链产业,带动中国实体经济,李笑来宣布,辞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职务。”

这份声明似乎也在透露某种吻合大众口味的潜台词——李笑来“人设”崩塌,咎由自取。

7月3日私人录音的泄漏让他卷入突如其来、狂风暴雨般的舆论漩涡之中,帅初、赵长鹏、孙宇晨等多个币圈名人躺枪——李笑来说,帅初的量子链是空气币,赵长鹏人品不好不懂技术,孙宇晨是骗子。

他的几句话被漫天传诵。“如果你随波逐流地认为价值投资是对的,那你注定是个傻逼平庸的人物。”“傻逼的共识也是共识”。“傻逼”因此成为“韭菜”之后币圈的热门自嘲词汇。

有人说,他撕了区块链行业的底裤,说了大实话;有人说,他就是一个彻底的骗子、投机分子,“人设”碎了一地。

他在自己的公众号回应了让币圈陷入集体尴尬的录音事件。“这两天很多人问我被录音的感受,我的回答都是一样的:自己傻逼呗。”

他说自己并无人设,也谈不上“人设”崩塌,“我被如此这般大量关注才几天啊?”

他把自己放得很低。实际上,在过去骂完别人“傻逼”之后,他也经常承认自己就是“傻逼”。

这和不久前的回应如出一辙。几个月前,他在微博说搞“区块链产业园”是“最近听到最搞笑的想法”,结果几个月后又参与杭州区块链产业园启动仪式,被网友群骂。他却淡淡回应:“这就是进步的痛苦…天天打自己的脸。啪啪啪!”

对录音事件的回应,配了一张意味深长的照片。

李笑来戴着边框眼镜,黑色衬衫挽在胳膊肘的位置,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似乎在向台下讲授着什么,而身后黑色背景上写着——“就是很孤独…”。

在这篇回应下面,有留言:退出得到(注:李笑来参与授课的APP)吧,不配为师。

李笑来回复说:好!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