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凹凸租车:共享租车“大逃杀”

共享经济的潮水正逐渐退去。

陷入盈利困局的共享单车从扩张走向沉寂;共享租车领域也从昔日的多家争鸣走到了一线品牌对峙的时期。

在2014年,PP租车、凹凸租车、宝驾租车、Cocar等先后获得融资,市场一时火爆。而现今,Cocar等已经倒闭,宝驾租车向分时租赁转型。

对于新兴的共享租车平台而言,一开始砸钱圈地的模式已经失效,神州租车、一嗨租车等传统模式的租车平台凭借着深厚的积累和客户存量仍然是它们的主要对手。共享租车行业已经进入了竞争态势更加复杂的深水区。

而在凹凸租车的创始人、CEO陈韦予看来,共享租车仍然是国内租车市场中一个极为重要的变量:租车市场正在面临一个高速爆发但整合度相对比较低的时间点,而共享租车模式将给供给端带来颠覆性的改变。

在共享租车行业里,成立4年的凹凸租车算是个“逆袭者”。在这个迎着风口,有着惨痛教训的行业,凹凸租车入局并不是最早的,但不仅从共享汽车的混战中活下来,没有成为先烈;还在这场战争中取得了现今的战绩:上线四年以来,凹凸租车平台有50万的私家车主加入,同时有1000万用户加入使用共享租车的行列,市场份额已超过80%。

这个用共享租车模式将车主和用户连接起来的共享租车平台,已经不满足于做“Airbnb的汽车版”。在共享汽车领域,陈韦予开始求变:入局分时租赁,向共享汽车服务平台进行新的布局,致力于成为不拥有一辆汽车的全球最大虚拟汽车服务商。

1、共享汽车入局

在正式选择共享汽车这个赛道之前,陈韦予正经历二次创业的迷茫阶段。在结束了第一次创业之后,陈韦予一时间找不到新的方向,擅长市场和品牌的她,和自己以技术见长的多年好友张文剑一起,开始寻找新项目的机会。

2013年,陈韦予去美国考察。美国之行结束后,原来曾有的想法全都被他们否定,但是美国在Airbnb上订房的体验却让她感觉独特。陈韦予决定,索性深入研究一番。

然而新的想法再次落空。研究之后她发现,小猪、蚂蚁短租等多个创业公司早已入局,这个行业留给自己的机会并不多。而且在她看来,因为隐私程度相对较高,房屋共享的门槛并不低。陈韦予思考之后认为,房屋是家庭第一大资产,那么,从家庭的第二大资产——私家车上切入,是否也能够让这个故事成立呢?

经过调研后,一组矛盾的数据印证了她的想法。2013年,中国驾照持有人数在2.8亿左右,私家车的保有量却只有8000多万,这意味着有2亿的驾照持有人有自驾需求却没有车开。这个矛盾不仅一直存在,相差的数据还在大幅增加。据公安部交管局统计,截至2018年6月,全国私家车1.8亿辆,机动车驾驶人3.96亿人。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预测,未来10年,中国的驾照持有人数将达10亿人,而道路和相关基础设施只能容纳3亿辆机动车,有本无车一族将达到7亿,人与车的矛盾非常突出。

如何帮助解决2亿人的出行,成为陈韦予眼中新的创业机会。但是摆在她面前的是,如何找到颠覆式的方法,而不是通过重资产的B2C模式去解决。她和联合创始人张文剑做了一个模式推演:8000万车主,如果其中1%的私家车主愿意在闲置时间把车拿出来共享,那么他们将有近100万辆的车源供给。最后他们得出结论,未来能够真正解决人们出行矛盾的有效方式,一定是通过私家车的共享,连接车主和用户。

2014年5月,凹凸租车正式上线。为了激活早期的种子用户,陈韦予动员家人、朋友以及公司所有的员工把自己的车放到平台上,作为运营车源。上线三个月后,凹凸平台注册车辆突破6000辆。

2、共享租车寒冬

但迎接凹凸租车的是残酷的竞争。与共享经济风口上其他故事一样,2014年,共享租车进入了空前的火爆期。

在资本的助推下,整个行业进入了快车道。前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包括凹凸租车在内,PP租车、宝驾租车、友友租车等数十个玩家相继入场。2014年3月,PP租车宣布获得红杉资本领投的1000万美元A轮融资;11月,又获得IDG、晨兴资本领投的6000万美元B轮融资。同年9月,友友租车和宝驾租车分别获得近千万美元和3500万美元的投资。当时,凹凸租车也拿到了真格基金和策源创投的千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以及经纬中国和策源创投的千万美元A轮融资。

资本的狂热也让整个行业开始失控。在网约车补贴大战的启示下,烧钱圈地成为多数项目看来行之有效的方法。连部分投资人对项目的期望也由此变相,他们开始衡量团队是否更有“狼性”,并且能尽快地把钱花出去。

凹凸租车那时候变成了“异类”。在竞争对手迅速扩张连开几十个城市的时候,凹凸租车仍守在大本营上海。这是因为,当时陈韦予仍然期望能够先坚持“精细化运营”。在她看来,租车这门生意,其实内在的门槛是很高的。“平台基于移动互联网,其实是电商平台的性质,但它又具有产品非标、供给端不锁定的特性,运营的难度其实非常之大。”将自己定位成“慢生意”,不靠补贴,用市场化行为解决问题,让凹凸租车在那个时候显得不“合群”了。

一度不被投资界看好,但陈韦予很坚定,一定要先把上海打透,然后才能带着可复制的高效模式去征战南北。为了摸索出提升租客和车主的匹配效率的方法,凹凸租车那段时间做了很多尝试。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从2015年开始,公司在共享租车模式中加入了B端角色“全职车管家”。这在当时并不被业内所普遍认同,但是陈韦予还是认定,想打赢这场仗,全职物流是最关键的节点,这也将使得这个行业中的非标产品转向标准化。

陈韦予向i黑马解释,实现“产品标准化”的意义就在于,在任何指定地点,车主与租客之间的交接过程将全部由车管家完成,这将使原来整个非标的流程变得标准化,大大提升租客和车主之间的配比度和用户体验。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