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为什么三大运营商会同时出现营收、利润双提升的局面呢?

2021-03-28 20:58
BOO聊通信
关注

近期,作为上市公司的国内三大电信运营商相继发布2020年财报,电信运营商们在2020年到底过的咋样,答案已经揭晓。

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国内整体经济发展是不太乐观的。国家统计局2月18日公布,2020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2.3%,虽然领跑全球,但相比2019年依然有显著的下滑。

不过,从国内电信巨头们的财报来看,中国电信行业在2020年可谓是出现了明显的逆势增长(下图来自“中商产业研究院”)。

近几年,虽然媒体经常用“中国移动日赚XXX亿”这样脑残的文字不怀好意的去加深用户与运营商的对立,但行业内都知道运营商们其实非常不好过,毕竟中央层面年年盯着运营商提速降费,无论是个人业务还是政企业务费用都连年下降,加上三大运营商在用户饱和无法增量的背景下价格战打的鸡飞狗跳,三大运营商整体来看出现了增长失速的问题。

不过,2020年,三大运营商营收利润同时出现拐点,重回正增长轨道(下图来自“读书论道”)。

其中利润增速增幅最大的中国移动,净利润增速增长超过10个百分点,一举扭转去年利润严重下滑的颓势。

为什么三大运营商会同时出现营收、利润双提升的局面呢?

一是2C市场的用户ARPU值增加。所谓ARPU,就是Average Revenue Per User,翻译过来就是每用户平均收入,说白了就是你每个月给运营商在移动网络、宽带网络使用上交了多少钱。

前些年,由于三大运营商在手机市场与宽带市场上激烈的价格战,导致ARPU值持续走低。下图是2020年以前三大的ARPU,可以看到清晰的一路下滑态势(下图来自“格隆汇”)。

不过2020年随着移动市场与宽带市场基本饱和,移动用户市场甚至出现了用户下降的情况,因此,三大运营商对于增量用户的争夺基本进入了休战期,都转而关注存量用户的价值提升(下图来自“中商产业研究院”)。

而之所以存量用户的收入会增加,一方面是原来过于廉价(甚至免费送)的宽带价格提高以及智慧家庭类收费业务增长(比如移动魔百盒)。2020年中国移动家庭宽带综合ARPU 达到 37.7 元,同比增长 6.9%,中国电信宽带综合ARPU达到人民币44.4元,同比增长4.2%(下图来自“格隆汇”)。

另一方面是大量用户转为资费更高的5G套餐。以中国电信为例,其5G用户ARPU 值达到65.6元,显著高于所有移动用户整体ARPU值44.1元,而中国移动的数据显示,用户在转为5G套餐后平均ARPU值提升了6个点。从目前全球5G商业化做的最好的韩国电信运营商的数据来看,其用户转化为5G用户后ARPU值平均增长了37%,40%的5G用户已经在使用AR和VR付费服务。

而截至2020年底,中国移动5G用户渗透率为17.6%,中国电信5G用户渗透率为24.6%,中国联通5G用户渗透率为23.2%,未来几年中国运营商们显然在吃5G转化红利上还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二是赚钱的新兴业务增长很快。三大运营商总在提转型转型,为什么呢?当然是因为传统的管道业务不赚钱啊。移动通信业务是重资产经营,在产生利润前必须砸下大量资金建设通信网络、支付网络维护费用,然而实际利润率却低的可怜,全球电信运营商中,利润率高的也就10几个点,而普遍则是在5、6个点的极低利润率下“苟且偷生”,稍微经营不善或者外部环境改变就有可能出现亏损情况,简单来说就是投资高、回报低(以下为2018年数据)。

而反观互联网行业,不但轻资产,而且利润率高。以中国几家已经公布2020年财报的互联网巨头为例,2020年,腾讯营收4820亿,净利润1601亿,利润率33.2%;百度营收1071亿元,净利润220亿元,利润率20.5%;网易公司净收入为736.7亿元,净利润为147.1亿元,利润率20%。

腾讯营收差不多是移动的60%,但利润却比移动高出了60%,这还是三家里盈利能力最强的土豪动。就算现在大家普遍看不上的百度,在其营收仅为电信四分之一的情况下,利润竟然还超过了电信(下图来自“C114”)。

这就是为什么资本市场普遍不看好电信运营商的原因。就算营收与中国移动还有很大差距,腾讯目前市值依然为5万多亿人民币,为中国移动的5倍多、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20多倍。

所以,电信运营商们累死累活的投资、建网、摆摊卖卡、上门推销宽带、挨用户骂,三家运营商甚至出现互剪网线的奇葩行为,把脏活累活都干了,最后钱都让在其网络上奔跑的互联网公司在北上广深CBD写字楼里敲击键盘的白领们赚了。

这导致运营商们也想去分一杯羹,比如中国电信的翼支付、中国移动的咪咕系列app、中国联通的招联金融等,这都是运营商们推出的比较有代表性的互联网产品。

同时,运营商们在电信领域的优势,可以帮助其在IDC、大数据、云计算这些持续高增长的领域开拓市场,这也是运营商们力争夺取的市场。

2020年,中国移动的DICT(Data,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收入达到人民币435亿元,同比增长66.5%,其中,移动云收入达到人民币92亿元,同比增长353.8%;中国电信产业数字化收入达到人民币840亿元,同比增长9.7%,全网云业务收入138亿元,同比增长58.4%;中国联通的产业互联网业务收入同比大增30.0%,达到427亿元,其中ICT业务收入人民币134亿元,同比增长33.4%;IDC及云计算业务收入达到人民币234亿元,同比增长26.1%;物联网业务及大数据业务收入分别达到42亿元和1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9%和39.8%。

可以看到,虽然传统业务收入增长停滞,但三大在新兴业务上已经出现高增长态势,而且随着在5G 2B业务上的探索,没准未来还会出现更多的新兴业务增长点。

总结下,运营商们的黄金年代已经过去了,但三大运营商们并未一味“躺平等死”,而是在虽然“蹩脚”但确实努力的转型,或许对于运营商来说,2020年拐点已到,用户们对运营商们、对5G的骂声依然会持续不断,但希望三家能放平心态,继续赚好自己的钱,让别人骂去吧。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