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丰巢收费的背后:无法承受的亏本

对于丰巢来说,近期并不平静:

4月:丰巢发布公告称,普通用户免费保存12小时,超过时间将以12小时/0.5元的标准收费,最高3元;会员可7天长时存放;

5月:丰巢收购速递易,从而加大自己在“最后一公里”的布局;

5.1假期:某社区对丰巢停电处理,对抗丰巢;

5月9日,丰巢发出一封“给用户的信”鼓励大家及时取件。

而在近期,监管部门也提出:“快递必须按照名址投递 保证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但这些对于丰巢而言,并没有直接关联,而是把最终的压力,放在了快递员身上。

“最后一公里”的设想

2010年,中国邮政设立了第一台智能包裹投递终端,智能快递柜正式进入中国市场。

当快递员无法第一时间把物品送达用户时,快递员会把物品放置在智能快递柜中,并短信提醒用户取件。

智能快递柜的部署对社区而言,快递柜并不需要占用太多的建筑面积,只需提供电源及网络即可;对物流企业来说,快递柜的建立可以加快投放力度及速度;对用户来说,则是在回家的路上顺便拿取快递——从表面上看,是三方共同获利的方式。

物流企业在看到这一便捷的操作后,在资本的助推下,短短数年时间,各个社区纷纷建立了多个快递柜,从而有效推动了物流企业的高速发展,而关于“最后一公里”,也成为物流企业的最佳宣传点。

丰巢:跑马圈地

而顺丰作为物流产业的巨头之一,在2015年联合申通、中通、韵达、普洛斯等物流公司宣布投资5亿元成立丰巢科技。其中,顺丰持股35%,申通、中通、韵达各持股20%,普洛斯持股5%。丰巢法人代表为顺丰总裁王卫。

2016年6月6日,丰巢宣布获得原始股东5亿增资。

2017年1月5日,深圳市丰巢科技有限公司完成25亿元A轮融资;

2018年1月,丰巢再次获得了20.73亿元的新一轮融资。

在融资的同时,丰巢也开启了疯狂的跑马圈地模式——丰巢通过大力扩建、并购等多种手段,疯狂扩充自己的布局:

1、丰巢以8.1亿元的价格全资收购了竞争对手中集e栈,丰巢智能快递柜规模增至7.4万组,市场占有率达到了40-50%;

2、2020年5月5日,丰巢收购速递易。

然而,在丰巢跑马圈地的同时,却是“烧钱”——丰巢始终没有找到一个行之有效的盈利模式!

这种扩张对于丰巢来说是极为可怕——各类设备的运维费用将成为丰巢的负担。

据查询,目前丰巢的收入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1、显示屏广告收入:广告播放频次为30秒一次,一天80次投放量,广告投放价格为1000元一个月一台;

2、智能投递箱外体广告:规格上宽为0.85m高为1.88m,根据城市不同在广告投放价格上略有差异,价格区间5000元-8000元一个月;

3、取件短信广告:取件短信广告是通知用户取件信息后缀文案和链接,可定向定量某个城市、区域投放;

4、公众号营销:通过“丰巢智能柜”微信公众号,从而带动各类产品的销售。

但据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常见的一主二副64格快递柜的零售价格近1.2万,场地租金通常为0.7-1万/月(地域不同费用不同),电费方面则可以达到最低3天1度,同时还有通信费用、第三方平台手续费(支付宝需收取6/1000)。

即新设备第一年投入费用将达到10万以上,而后期维护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投资成本大,回报周期慢,是丰巢心中永远的痛点!

而丰巢目前已覆盖全国100多个城市的75000个社区,用户规模达1.3亿+,快递柜达到10w+,处于快递柜行业的第一位。

据相关数据纰漏,从2016年到2018年,丰巢的总资产从13亿元变成了63.11亿元,负债总额从6.3亿元攀升至17.32亿元,而亏损则已经累计超过了10亿。

2018年5月,通达系相继退出丰巢,转投了对手菜鸟。2019年12月,包括鼎晖、普洛斯等10家公司又相继退出,注册资本由24.5亿元减少至11.7亿元。

如今的丰巢,仅剩下一个顺丰可以依靠……

双向收费下的丰巢

为了求生,丰巢也通过“赞赏”的手段进行收费,而这种盈利模式为后来的“对抗”埋下伏笔。

2019年10月,丰巢通过“赞赏”诱导用户支付保管费,而“跳过赞赏”则设计为浅色字体——部分用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扫码支付,导致用户不断投诉丰巢,最终丰巢答应退款处理。

2020年4月,丰巢发布公告称,普通用户免费保存12小时,超过时间将以12小时/0.5元的标准收费,最高3元,会员可7天长时存放。在公告宣布后,某小区直接关闭智能投递箱的电源——物业称该丰巢的行为侵犯了居民的权利。

虽然后来丰巢发布公告建议用户及时取快递,但这一做法并未获得用户的谅解。

除此之外,丰巢还向快递员“收费”——据了解,快递员如要打开柜子,必须每次支付0.3-0.6元费用才能正常使用。

即每一次使用投递柜,丰巢将收到快递员和用户的费用。

根本问题:快递员的责任心

对于用户而言,丰巢的收费模式并不是重点,最为根本的问题是快递员的责任心问题。

在顺丰投递物品时,均会发信息提示,并电话咨询:“您是否方便接收快递,如不方便,则另外时间配送。”

对于其他快递员而言,虽然每个月都有“通讯费”,但这并不足以补贴日常通讯费用的支出,且减缓了投递速度。

为了省时省事,快递员在未通知用户的情况下,把快递放置在快递柜中——用户是否接收、什么时候接收,并不再快递员的考虑之中。

虽然丰巢微信公众号可以设定禁止投放,当在实际操作中并非如此。

据丰巢客服回答,用户必须在微信公众号申请后,再发截图给客服,才能禁止快递员投放快递到丰巢之中,其他方式均无效果。

智能投递箱是否到了“最后一公里”?

智慧城市构建的过程中,智能快递箱的出现解决了用户与快递员之间的效率问题,但对于投递箱服务商而言,其本质并未改变——商人。

任何一个商业模式的背后,都是费用,但对于用户而言,其抗拒的根本并非在意“几元钱”,而是在意快递员在不经过允许的情况下,私自投放在快递箱中。

快递员由于收入问题,其会进行根本的计算——选择提供服务还是自己的收入。

而对于智能快递箱的服务商来说,如果没有把快递员的问题处理好,主动向用户收费,最终都是饮鸩止渴。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