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5G网络高复杂度下的挑战 正是驱动未来网络演进之动力

2019-10-23 08:58
来源: C114通信网

邬贺铨在今天举行的GNTC 2019全球网络技术大会上发表了主题演讲,并就5G网络技术实现中的挑战向全场嘉宾和听众展示他的看法和思考。

他表示,回顾移动通信发展历程可以看到,通信技术的迭代发展周期10年一代,而移动通信峰值速率则是十年千倍。从1G到4G网络,我们可以看做面向个人的通信网络,而5G则扩展到产业互联网和智慧城市应用,作为一个通用技术更强调应用范围的可拓展性。

对于目前网上讨论的5G的三大技术特点,他认为这些仅能作为一个宏观角度的说法,依据这些技术特点所推测的所谓“最热门”的业务并不是那么靠谱。就如同“3G刚起来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会有智能手机,谁也不知道后来会出微信;4G刚起来的时候,也没人知道会出来移动支付和短视频。”邬贺铨指出,“所有的移动互联网业务都是在移动网络规模部署,并且有一定用户规模成型之后才出现的。”因此,5G在未来一定会出现站在这个时代节点上让人意想不到的业务。

那么,面对这种业务不确定性,又应当如何准备、配置和设计现有的网络?又会面临怎样的挑战?

首先,5G网络是高复杂的,不能视作一个简单的通信系统,必须结合计算、存储、分析等能力实现以用户为中心的网络,因此,MEC与AI显得更外重要。IDC预测到2020年边缘计算的支出将占到物联网基础支出总值的18%,未来50%的数据都将在边缘处处理。

既然,边缘如此重要,我们应当如何与边缘计算对话,如何实现边缘计算网络之间交互协同,又根据如何来确定什么功能保留在中心云、什么功能落在边缘处。这是在期望之余,必须解决的问题。

其次,从场景看,工业互联网是5G最合适的应用场景。在数字化浪潮下,要实现现有工厂的设备联网和产业数字化,单纯依赖光纤网络是不现实的,而过去无线技术的宽带数、稳定性和抗干扰能力都达不到工业场景水准。“全球工厂现有无线连接工业产品的装备率不到6%,而5G正是为这个(工业互联网)而用的。”

邬贺铨还提到,“运营商公网的5G是TDD模式,上下行可以灵活配置。”与面向消费应用的配置相反,在工业互联网中,所需的配置上行多下行少。那么,当这两种配置放在一起时必然产生干扰,如果这意味着二者之间需要保留隔离,这个距离是我们必须探索的问题之一。

另一方面,在有线不能满足需求的前提下,5G专网的需求同样值得关注。如果面临制造业升级所产生的大范围需求,专网所需的专用频率分配则将成为另一个课题。

此外,邬贺铨院士还提及通用硬件即“白盒化”的问题,全球网络运营商对此的高呼声,反映了运营商对摆脱设备商依赖实现降低成本、业务灵活化的渴求,但邬贺铨提出了他的疑虑,通用硬件多为IT厂商制造,摆脱设备商的依赖是否会转变为对IT厂商的依赖。

最后,他总结道,任何网络体系的变革都会面临多项技术挑战,网络新体系不可能一步到位,所有业务也不能一刀切,混合的体系和混合的业务管理既是不可避免的,又会增加管理上的困难,但变革将开拓网络技术与业务应用创新的空间。

面对变革,无疑,IPv6正是开辟这一创新空间和实现下一代网络的“利器”,此次GNTC大会现场所启动的位于江北自贸区的“IPv6下一代互联网离岸创新平台”正是为把握前瞻性和创新机制所诞生的科技创新平台,我们期待离岸创新平台能够立足创新,凝聚科研实力促进IPv6技术成果的孵化和转换,实现网络重构和更加智能的未来网络空间。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