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智慧电动汽车充电生意怎么做?

星星充电北京回龙观小区充电站

电动汽车补贴已到尾声,但充电基础设施的政策红利还在:2019年补贴政策要求,地方补贴应转为支持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服务。

不少人可能会有这个心思:电动汽车充电是一个好生意吧?能不能加入?

不妨看看行业领军企业。在3月30日举行的第二届须弥山大会间隙,《电动汽车观察家》专访了万帮新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星星充电董事长邵丹薇。根据运营的充电设备数量,星星充电是中国排第三的企业。

邵丹薇在第二届须弥山大会上

星星充电运营得怎样?他们有什么经验教训?怎么看补贴的作用?发展的方向是什么?

这些问题的答案,值得新进入玩家乃至现在的玩家参考。首先分享一点:邵丹薇特别提醒有意进入的新企业,不要因为补贴就投建充电设施,否则,“两三年之后就发现,投下去的资产越大,负担就越重,包袱就越大。

1、单论运营,仍不赚钱

截至2019年2月,星星充电自建充电桩4.84万台,全国排名第三。如果加上私桩共享,星星充电的充电桩达到6.64万台。

邵丹薇透露,星星充电现在日充电300万度,同比去年增长了3倍。而且,充电量还在稳定快速增长,基本上每个月都比上月增长10%。

新能源汽车行业在中国政府力推下,非常热闹。但是很多参与者说并没有赚到钱。邵丹薇透露,万帮新能源自2015年起一直处于微利状态。“不过具体到充电板块,如果把设备制造部分去掉,单看运营,还是亏损的。”

万帮新能源的业务板块

不仅是星星充电运营业务难盈利,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标准化管理中心副主任刘永东也在第二届须弥山大会期间说,“充电设施行业面临一个窘迫的局面,商业模式一直没有探讨出来。”

充电桩保有量排第一的特来电,2016年亏损3亿元;2017年亏损2亿元。不过,其母公司在2018年业绩快报中称,2018年度公司充电业务已实现盈亏平衡。这一业务表现,也包括设备制造的助力。

万帮新能源于2014年成立,可以说赶上了中国新能源汽车腾飞的阶段。为什么还会亏损?

邵丹薇表示,“现在私家车保有量不够,尤其城市保有量不够。去年125万辆新能源汽车,很多都是农村市场,真正城市市场,还没有起来。”

邵丹薇说,“私家车电动化真正的元年是明年的下半年,我们也会在那个时间点切入。充电运营盈利已经非常接近拐点。公共充电最大的成本是车位,所以真正的拐点是大功率普及的那一天。”

2、重金投技术

为了迎接大功率充电的到来,星星充电已经做了准备。

3月29日下午,星星充电新一代大功率充电站示范项目正式启动。在现场演示中,最高功率达到近200kW,0-80%的充电阶段基本保持在150kW的水平,较现在30kW、60kW的直流快充快了2-5倍。

星星充电大功率充电示范站

星星充电和国家电网一道,是中国大功率充电标准工作组确定的大功率示范站承建方,另外,星星充电也和保时捷工程公司在大功率充电技术上进行全面合作

在大功率充电之外,星星充电也加大投入,吸引了国电南瑞等多名尖端人才,万帮新能源建立了通过CNAS(中国合格评定国家认可委员会)与DEKRA(德国德凯)双认证的实验室,吸引了大量电气工程、电力电子、自动控股和计算机人才展开研究。

万帮新能源副总裁郑隽一说,他2016年刚加入星星充电时,业界觉得星星充电是一个以模式取胜的公司,但是现在,在充电技术上,“我们有信心、有能力在第一阵营领跑充电设备的制造与运营。”

为了解决电动汽车充电中的行业难点痛点,万帮新能源还牵头,联合国内能源行业、整车行业、知名高校等11家股东单位,共同发起成立国创新能源汽车能源与信息创新中心有限公司(下称国创新能源创新中心)。

邵丹薇表示,电动汽车充电行业当中,有不少共性的交叉难题,靠一个企业推不动,建立创新中心,依靠平台和机制,才有机会。

创新中心已经明确了近三年计划实现突破的技术点,包括:电能高效转换技术(包括大功率充电放电、高效率双向功率变换技术)、氢能存运加注技术、智慧交通综合能源调控技术、多源信息融合技术和数据安全与平台技术。

邵丹薇特别强调,国创新能源创新中心,各家股东以资本的形式投入,但是不分红,就是用来创新研发。心甘情愿的投入。

3、投建不考虑补贴

电动汽车保有量还不够大,技术研发投入也很大,充电运营难盈利可以想象,但是不是还有补贴吗?拿上补贴是不是就能赚钱了?

邵丹薇却认为,补贴对企业做好建设和运营帮助很小。

邵丹薇分享了星星充电的教训。”我们在2015年、2016年投了很多不成功的站。我们在战略上、甚至价值观上,受到了补贴的误导。

她解释说,当时的补贴,能覆盖充电场站投资的七八成,但“后来才知道这样的算法是不科学的。看上去投资的成本被大幅覆盖,但没有算运营的成本、电力运维的成本,还有巨大的管理成本,还有(闲置导致的)口碑的伤害。”

邵丹薇称,由于星星自己生产设备,成本比较低,2017年开始,“有的地方补贴政策太好了,能够覆盖我们全部成本,但是只要那个地方我们评估运营状况不会好,我们就不投,我们绝对不会为了补贴就去投一份资产。”

万帮新能源生产的充电设备

邵丹薇说,“看到新政更多补贴向充电转移,一方面为国家政策叫好;但另一方面,也担忧会有很多运营商持有像我们2015年2016年那时的投资心态进入产业。他们如果没有人提醒的话,两三年之后就发现,投下去的资产越大,负担就越重、包袱就越大。

邵丹薇坦诚介绍,早期建的站有接近20%是不成功的。怎样算不成功?

她透露,2018年8月28日,星星充电举办了充电节活动,电动汽车车主可以免费充电。在大面积告知用户的基础上,仍然有20%的站点没有人来充电。这20%就是不成功的站。

星星充电充电基础设施已近20个亿,其中包含巨大的损失,邵丹薇说,“我们承认错误,及时更正,绝不为补贴所动。”

在总结过往经验的基础上,星星充电总结了充电建设站点评估条件的“正面清单”和“负面清单”。候选站点有“正面清单”所列情况的,评估可以加分;有“负面清单”所列情况,则要减分,有的情况还要否决。据此,星星充电形成了充电设施投建的标准流程。据此,邵丹薇说,“2018年以来我们投建站的都是成功,没有一个是失败的。”

4、方向:变身能源供应商多方合作

电动汽车充电到底如何才能赚钱?

刘永东认为,充电运营企业要想赚钱,要变成能源提供商。“一方面,有很大的充电电量,可以和电网谈判,获得更便宜的电价;另一方面,在高峰向国网放电,成为能源的提供方,也能赚钱。可能到这一步,充电运营商的价值才能得到更好的体现。”

这和邵丹薇的思考近似。邵丹薇认为,充电有三层架构:能源架构、工业架构和应用架构。“我们把能源层和工业层做好。”

所谓能源结构或者能源层,邵丹薇在论及充电2B服务,也就是为民用物流、地产建设运营充电设备时说,“最主要的问题还是电力容量和车队匹配问题。这一定要靠结合建筑能源管理系统、甚至家庭能源管理系统来解决。”

她举例说,北京的小区的电容,往往只能加装3-4台电动汽车的充电桩,再多就不够了。“但实际上电容是够的,只是分散到很多配电终端,这些配电终端都不是满负荷运营的。如果把所有的富余度集中起来,就能满足好大的新的增量充电需求。”

邵丹薇说,“就需要一个智慧的大脑,再加硬件,去调动这些能源。这是技术再加商业模式的整合创新。

在工业架构或者工业层,星星充电将致力于充电设备研发生产、充电场站建设运营、充电平台运营解决方案等等。

不过,在充电场站投资建设上,星星充电将采取开放共建的方式。邵丹薇说,“共建时代确实到来了。”未来,星星充电只会有四分之一的新场站是自建,其余都是共建。她表示,很多新的电动车队运营商有心自建充电,但是缺乏经验和平台,星星充电将提供一揽子、全生命周期的服务,包括托管运营,也可以双品牌。“平台是我们的,方案是我们的,我们还导流,帮远程运维……所有的活我们干,两年内就收12%服务费分成,两年后收取15%的服务费分成。”

星星充电出租车充电站

在应用层,星星充电愿意开放共享,互联互通。“应用层,我们不是不涉及,星星充电APP依然是最大的导流入口但我更相信,应该有更加广泛的连接,有很多的流量入口,对我们没有坏处。”

邵丹薇表示,应用层开放车企。“未来是没有充电APP的。未来车机就是智能网联的入口,车机和你互联互通,后付费就行。”

在应用平台方面,星星充电是充电平台互联互通的先锋之一。2018年底,星星充电还与国家电网、南方电网、特来电、蓝天伟业,共同发起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河北雄安联行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这一家公司,目标是成为电动汽车充电的国家平台。

“雄安联行应该可以成为很好的流量大平台。”邵丹薇表示,和雄安联行肯定是合作关系,否则就不会去投资它。她还认为,“每一家既然要合作,就都要做减法,减到剩下的业务部门,别人做都不如你好,你做到全中国最好。此时把剩下的业务部门拿出来合作,才是可行的。”

星星充电的体会和理解如此,您还想做充电运营生意吗?(完)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