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滴滴外卖大事记:裁员过冬,外卖首当其冲

2019-02-21 11:14
来源: 亿欧网

天气回暖,春天的脚步近了,但滴滴的冬天还未过去。五天前,滴滴CEO程维在公司月度全员会上宣布裁员。今日傍晚,滴滴正式裁员指标被曝出:据腾讯《深网》报道,除去年备受争议的顺风车部门裁员比例为20%外,以外卖业务为主的孵化新业务部门R-lab裁员比例达50%。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停止国内的外卖业务,滴滴会继续扩展其在国际市场的业务。滴滴目前在墨西哥第二大城市瓜达拉哈拉的特定区域上线了外卖业务,并在智利、秘鲁和哥伦比亚招聘管理人员。

亿欧记者试图向滴滴方面了解其海外外卖业务的更多情况,但滴滴方面表示该方面业务还处于探索阶段,“无法给出具体回复”,其对亿欧称,“国际化、安全产品技术,线下司机运营等将是今年投入重点,海外业务目前在谨慎积极探索中。”

不足一岁的滴滴外卖或将被关停?

滴滴涉足外卖的传言最早始于2017年12月,彼时美团刚刚升级了出行事业部,滴滴当时试水外卖的动作被看做是对美团的“战略防御”——几位滴滴内部人士对媒体透露称,滴滴内部有10人左右的团队正在尝试做一款和“美团外卖非常相似的产品”,其团队负责人是滴滴内部的资深产品负责人,当时的消息称他们第一个进驻的城市将是南京。

blob.png

滴滴外卖大事记

4个月后,滴滴正式推出外卖业务,首个上线城市选在了江苏无锡,在经过8天的试运营后于4月9日正式上线,滴滴官方表示在4月9日上线当天,滴滴外卖订单达33.4万单,已成为无锡市场份额第一的外卖平台。但这一数据在当时遭到了美团方面的质疑——美团官方称,滴滴外卖在无锡的订单量仅有3-5万单,美团外卖才是无锡外卖市场的第一。

随后,滴滴外卖进入南京。自7月进入郑州站之后,滴滴外卖便再无进入新城消息,进驻的国内城市也停留在无锡、南京、泰州、成都和郑州这5座。

不久后,就在人们还未感受到滴滴外卖这样的新业务接下来会以怎样的方式高歌猛进之时,8月底,“乐清女乘客遇害事件”让滴滴站上了风口浪尖。在舆论和监管的双重压力之下,滴滴外卖业务按下暂停键。

9月,《财经》报道称滴滴外卖管理团队近期多次出国考察,有迹象表明滴滴外卖有意拓展国际业务,当时滴滴公关部对媒体的回应是:不予置评。

2019年初,一份滴滴出行内部文件流出,文件显示该公司2018年持续巨额亏损,全年亏损高达109亿元。面对这一消息,滴滴没有如往常一般积极辟谣,反而在随后的月度全员会上侧面印证了业内的普遍猜测。

2019年2月15日,滴滴召开月度全员会,CEO程维在会上宣布公司要做好过冬准备,在2019年聚焦当前最重要的出行主业,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进而对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15%,涉及人数约2000。

一时间,作为典型的“非主业”,滴滴外卖是否会被关停并转引发了行业内的普遍关注。

滴滴裁员过冬,外卖首当其冲

事实上,不同于热爱探索边界的美团,滴滴在业务模式上一直表现地较为专注。这一点从它的聚焦垂直领域的投资风格中可以窥见一二。IT桔子统计数据显示,在2010-2018年滴滴的全部30起投资案例中,24起均围绕汽车出行领域。可以说,上线外卖一事更像是针对此前美团打车的两强博弈行为。

外卖是一件不折不扣的烧钱的事。以美团2018年半年报公布的数据为例,2018年1-6月,美团在外卖业务上的总开支已达217亿元,其中餐饮外卖骑手成本超过130亿元,对交易用户的激励超过23亿元。

其实,去年开拓外卖这一新业务之初,滴滴对自身经营状况的预计还比较乐观。数据显示,滴滴2017年全年亏损为3-4亿美元(约为20亿元—27亿元)。2018年3月初,滴滴曾预计2018年,其主营业务将实现盈利,净利润有望接近10亿美元。但随后,围绕滴滴发生的种种负面消息打乱了滴滴本来的运行轨迹,其先后暂停深夜约车业务以及“赚钱的”顺风车业务,后者至今都未能重新上线。

亿欧此前曾报道过,去年12月的滴滴全员大会上,滴滴CEO程维曾直接表示年终奖力度比往年减少一半,高管集体不拿年终奖。多位滴滴员工也曾经向亿欧汽车记者证实,2018年没有拿到年终奖。

眼下来看,外卖业务显然成了宣布要“过冬”的滴滴的弃儿。

2月19日,裁员传闻被曝出的同时,滴滴外卖进军海外的计划也浮出水面。

滴滴内部人士对媒体表示,“外卖业务的一个出路是,滴滴会让它去国际市场竞争。首批出海的国家暂定墨西哥和巴西等地。“据悉,滴滴外卖已在墨西哥第二大城市瓜达拉哈拉的特定区域上线。

出行公司的外卖野望

事实上,从消费习惯和文化认知层面来看,滴滴将外卖业务放在海外有其合理之处。其老对手主营网约车的Uber所推出的外卖业务Uber Eats是个称得上成功的先例。

2015年12月,Uber Eats作为独立app推出,试图在现有的用户和司机之间增加一个彼此连接的全新选项。此项业务推出后收到了良好的反馈,目前Uber Eats已进驻在美国、中东、欧洲和非洲等多个地区。作为Uber网约车主业以外的横向拓展,Uber Eats目前的体量预计可达10亿美元,估计可占Uber总体营收的7%至10%。

Uber Eats自推出后,一路高歌猛进。2016年,美国最大的外卖送餐公司超过50%市场份额超过50%;但到了2018年,Grubhub的市场份额降至34%,Uber Eats的市场份额则从3%升至24%。

与中国不同的是,在美国,汽车与餐饮本就有着类似的基因,随处可见的Drive Thru(得来速)通道快餐服务模式,就可以看做是一个佐证。对Uber来说,在原本的网约车业务中增加外卖,很大程度上免去了教育用户的过程。但在国内市场,则不是如此,打车和外卖还是两个平行的赛道。

blob.png

此外,经过美团合并大众点评、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阿里巴巴收购饿了么、口碑饿了么合并成立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的重重大战之后,国内外卖的市场格局已形成美团与饿了么两强对峙的局面,后来者新进这一市场的机会成本极高,即使是作为超级独角兽的滴滴也不例外。上线不足一年,滴滴外卖始终未能打出自己的声量。

市场的相对饱和也只是一方面原因。从市场营销的角度讲,滴滴外卖很难扭转用户认知,让他们觉得它是“用心做外卖”。当前在用户的认知里,滴滴的标签是“打车”,美团的标签是“外卖”。而这两大独角兽先后推出的“美团打车”和“滴滴外卖”目前来看,均无甚进展。滴滴外卖裁员50%,美团打车暂停扩展。

“原因很简单啊,有了滴滴我为什么还要用美团打车?美团能提供比滴滴更好的服务吗?滴滴外卖也是这个道理。”22岁的北京白领Juno不用滴滴外卖、美团打车的原因或许能代表不少用户的想法。对大多企业来说,主营业务之外的新尝试本就不是一件笃定的事,或多或少都会带有“赌博”性质,这其中有些是强者之间的博弈,有的则是用当前的主营业务养活“可能赚钱的未来”。

高歌猛进之时,拓展边界;困顿艰难之时,紧握核心。作为“非主业”的外卖,此时或被滴滴放弃,而今后在国境以外,滴滴外卖的种子能够被保存并开花结果吗?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