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那个“躺着”也能赚钱的中国移动错过了太多太多......

2019-01-07 11:24
来源: 亿欧网

坐拥9亿用户,日赚3.2亿,总市值超1.33万亿……常年雄踞中国三大运营商之首“躺赚”的中国移动,最近拉响了“警报”。

财报显示,2018年前9个月,中国移动净利润950亿元,但5677亿元的营收却比去年同期下降了0.3%,而这是中国移动自2014年以来首次出现营收下降。雪上加霜的是,老对手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却在Q3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

blob.png

有人把2018年看作是一个时代的分野,这一年中国商业环境开始从增量时代转向存量时代。

10年前,中国互联网用户增长率高达53%,而2018年已不足3%。10年间,流量越来越贵,不管线上还是线下,已然成了中国商业发展的最大瓶颈。

对三大运营商来讲,亦如此。没有流量,失去增长,没有增长,失去一切。

从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看,企业保持基业长青一定是业务增长曲线的连贯与延续。当单一的曲线无法承载增量空间时,就得看企业的第二根、第三根业务曲线能否支撑。以阿里巴巴为例,除了电商业务之外,阿里已找到了自己的第二根、第三根业务曲线——阿里云、数字媒体娱乐、蚂蚁金服、菜鸟网络等等。

一直以来,中国移动营收和利润都过于依赖通信服务和数据流量。单一的业务类型下,一旦用户增长遇到天花板,这根业务曲线就会“横盘”甚至出现“拐点”掉头直下。

“一招鲜”的中国移动急需“转身”,寻找第二根业务曲线,这些年,它一直在努力,但巨象转身的缓慢,在中国移动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被微信、支付宝先后“截胡”,那些年中国移动错过的机遇

2G时代,中国移动最让人叹息的莫过于飞信。从2007年率先推出,后被市场热捧,飞信在2010年达到鼎盛,其注册用户超5亿,高峰时拥有9000万活跃用户。

凭借飞信,中国移动甚至一只脚已踏进了移动互联网的“大门”。

进入2011年后,随着微博、微信等新型OTT业务的迅猛发展,手机短信业务不断受到冲击,再加上中移动屏蔽其它运营商的封闭模式,使得飞信日渐式微。2016年6月,中国移动关闭了短信转飞信业务,飞信更名为“和飞信”。

3G时代,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中移动切入操作系统。为掌握更多话语权,2009年中国移动研发智能手机终端操作系统OMS(Open Mobile System),并在此基础之上和手机厂商合作推出Ophone手机。可以说,在三大运营商中,中国移动最早提出占领智能终端入口。彼时国内操作系统中尚未形成iOS和Android双寡头格局。

然而仅仅过了2年,OPhone手机就败下阵来。在媒体的报道中,手机厂商直指OMS系统沿袭2G手机设计思维,强制用户使用移动服务。中移动再次在手机市场中被边缘化。

除了在通信、软硬件行业试水,中移动在支付端也是“磨刀霍霍”。早在1997年,中移动就提出了将支付卡放在手机里的构想。2010年,中移动在广东、江苏、北京等城市进行移动支付——“手机通宝”业务试点。

只不过,当中移动内部还在争论采用何种技术和硬件载体进一步商业化时,支付宝在2011年10月就推出了二维码支付。半路杀出的支付宝,让中移动在两年后叫停了该试点项目。

前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回忆起这段经历时感慨万千:“当我们在争论什么技术最方便时,我们实际上并没有考虑到如何去开发新的应用。这是个深刻的教训。”

blob.png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