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字节跳动再诉腾讯垄断:为何选在这一时点?

2021-02-04 11:39
财经涂鸦
关注

“字节起诉时间点选得非常好。”

作者:苏打 出品:财经涂鸦

今年1月18日,腾讯游戏品牌“Spark More”曾在抖音投下一支开屏切入短视频广告。这支广告曾被解读为“2018年以来腾讯暂停与字节跳动商务合作”的“破冰信号”。 不过,冰破之途显然并不容易。 2月2日,抖音高调宣布再度起诉腾讯,并于当日晚间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抖音”及今日头条官方号“抖音黑板报”中发布声明称,已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向腾讯提起诉讼,理由为“反垄断”。

抖音称,自2018年4月起,腾讯旗下产品微信、QQ以“短视频整治”为由,开始了对抖音等产品长达三年的持续封禁和分享限制。这侵犯了抖音的合法权益,也损害了用户利益。向法院提起诉讼是抖音合法正当的权利。

腾讯随即于当日晚间通过公众号“鹅厂黑板报”回应称,“暂未收到关于抖音起诉的相关材料”,并表示,字节跳动“恶意构陷”,其旗下多款产品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并将继续提起诉讼。

“反垄断”大势当头,在经历过2018年类似情节的一场官司后,字节跳动于此时再度“挑战”腾讯(微信),胜算几何?

字节「急于公布」?

2月2日晚间,抖音分别在其今日头条官方公众号和微信官方公众号中发布名为《关于抖音起诉腾讯垄断的声明》,将腾讯推上“反垄断”的风口。 腾讯随即在微信公众平台进行回应,但并未使用其“腾讯”官方号,而是通过旗下“鹅厂黑板报”这一载体发布声明称,“我司暂未收到关于抖音起诉我司的相关材料”。并表示,字节跳动公司的相关指控纯属失实,系恶意诬陷。

针对腾讯“暂未收到相关材料”这一回复细节,目前任职于某互联网企业的资深法务负责人Link对《财经涂鸦》表示,起诉书确实需要邮寄时间,但据司法流程和双方公布的时间节点测算,字节应该是“拿到受理通知就直接公布了”。

由于诉状内容并未公布,目前尚无法具体分析双方胜诉几率。 “只能说,字节起诉时间点选得非常好。”Link认为,“反垄断是政策性非常强的法律,目前又正在强化反垄断政策的当口。所以,此时不诉更待何时。”

但他同时指出,从字节自身的声明看,“感觉诉讼思路不够集中,有一锤子出气的感觉”,这将给抗辩造成很多机会。而腾讯的回应也表明,另行起诉字节做对冲的可能性以及可行性都非常大。 字节在声明中,对于此次起诉有4条阐释,包括“腾讯封禁抖音等相关产品达三年之久,涉及数亿用户”、“腾讯所谓‘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不属实”、“用户数据不应该成为腾讯公司的‘私产’”和“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内容,毫无疑问构成了《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 “反垄断的诉讼越纯粹越好。个人认为,既然是针对反垄断诉讼,就只谈对方的垄断行为,其它纠纷和意见尽可能少谈。”Link对《财经涂鸦》表示,由于没有诉讼书参照,无法确认字节的具体起诉内容,但“字节要打倒企鹅的情绪压倒了对诉讼的理性需求和分析,把情况弄复杂了。”

他认为,腾讯大概率会以屏蔽的合理性做抗辩,否认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不排除用技术资源反推字节程序违规的可能性。而这一过程中,“一切可能涉嫌违法的行为都会成为搜证目标。” 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1月2日起,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就《反垄断法》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至2020年1月31日截止。

鉴于“反垄断”议题的热度上升,关于“字节挑选此时再度起诉,胜算概率几何”的问题,Link在回答《财经涂鸦》时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自2008年8月1日起已开始实施,征求意见的目的是增加新的执行规范,且“多是行政执法的规则”。

“双方胜诉与否的核心问题仍旧聚焦在证据,以及是否能在诉讼中将法律做对自己主张有利的解释”。Link称。  

字节的焦虑源于何处

“这次起诉事件,字节应该主要想借机给春晚的营销开个头。”一位资深互联网观察员对《财经涂鸦》表示,“冠名春晚以及相关宣传本身是需要为抖音营造高曝光度的,当然不排除顺便踩一踩老对手的可能性。” 约1周前(1月26日),抖音与央视春晚联合宣布,将成为2021年春晚独家红包互动合作伙伴。这是继2019年春晚后,抖音第二次与央视春晚达成合作。

除夕当晚,抖音将在春晚直播期间分出12亿元。用户在观看央视春晚时,依据主持人的口令打开抖音操作即可获得红包。此外,另有锦鲤红包、点亮灯笼分5亿等玩法,连带火山版和极速版入口,预计将总计提供20亿元春节红包。

而另一位腾讯前高管在回复《财经涂鸦》关于“字节为何选在此时起诉”的问题时,亦持有类似看法,“还是与抖音冠名央视春晚的传播有关,以及抖音长期在微信社交链条中遭到的限制。抖音仍旧没有放弃冲击链接被(微信)屏蔽的问题。”

不过,另有看法认为,字节此举一方面由于忌惮微信短视频的疯狂增长以及来自腾讯关联短视频平台快手的威胁,另一方面,如何继续维系其自身用户增长的速度,也是字节此时需要面临的问题。

1月19日,张小龙在2021微信公开课中,对视频号进行过一次深入而详尽的阐释。尽管并未公布视频号的具体数据,但他透露,近5年微信中用户每天发送的视频消息数量上升33倍,朋友圈视频发表数上升10倍。自从微信开放视频号在个人信息展示中的位置(显示于朋友圈功能条下方)后,“每天涌入视频号的数量相当惊人。”

除视频号外,来自“老朋友”快手的数据似乎也是个问题。 来自QuestMobile于2月3日公布的《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大报告·下》显示,行业月活规模Top5分别为抖音5.36亿、快手4.42亿、快手极速版1.48亿、西瓜视频1.15亿、抖音极速版1.13亿。

然而,尽管“头条系和快手系依然牢牢占据短视频行业的头部流量,”且头条在上述Top5名额中占有3席,但报告中截至2020年12月的细分数据显示,与上年同期(2019年12月)相比,抖音App短视频日活用户数净增4624万,而快手App则净增6329万。

与此同时,虽然在下沉市场开拓方面,抖音极速版同期有7237万的净增日活用户,高于快手极速版6484万的增量,但西瓜视频App的日活数却在过去1年中减少了2461万——从近1.4亿下降至近1.15亿。 此外,在冲击IPO方面,快手亦领先一步。

1月26日,快手正式向港交所递交公司上市发行方案,先于抖音成为国内“短视频第一股”,预计明日(2月5日)正式登陆港交所。来自富途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29日,通过其平台认购快手的客户数达20.67万人,认购金额更是突破426亿港元,首日开放认购后认购额突破百亿港元,仅用时30分钟,市场情绪颇为高涨。由此,快手一举跻身富途“百亿认购俱乐部”新成员。  

腾讯低调「接招」

面对来自字节的“新年礼”,腾讯的表现似乎“内心毫无波澜”,甚至利用热度,在其公众号做起微信红包皮的“小广告”。 2月2日晚间,在字节声明即将提起诉讼后,腾讯即通过旗下一官方公众号“鹅厂黑板报”进行回应。内容简短,不足200字。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上述回应后不到1小时,“鹅厂黑板报”再度发布一篇推文,名为《腾讯再次回应》,并在摘要中称“今天最后一次了”。

但文章内容却是一则微信“红包皮”推广信息:用户可扫码抢领60000个新年限量红包皮,手慢者可前往“搜一搜”领取60款免费微信红包皮。不仅如此,在推广完红包皮和搜一搜之后,文末还出现由腾讯公益发起的“云过年,一块做好事”8小时公益直播及视频号预约接口。

对于这番“佛系”应对,腾讯相关人员当晚在朋友圈中的回复也颇为轻松:“打不过,只能发红包(皮)了。”

事实上,早在3年前,腾讯与字节便有过一次正面交锋,即“头腾大战”。 2018年5月份,张一鸣在朋友圈中庆祝抖音Tiktok Q1苹果商店下载全球第一,并自我评论称,“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随后,马化腾回复该条评论“可以理解为诽谤”。自此,双方矛盾正式激化。

2018年6月1日,腾讯公告显示,已将“今日头条”、“抖音”运营者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起诉至法院,理由是后者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对腾讯声誉造成严重影响。同时宣布暂停与上述两公司的合作。字节跳动官方随即于当日晚间回应称,已经“对腾讯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提出诉讼”。

2019年1月15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字节跳动的上诉,维持原裁定。至此,“头腾大战”暂时告一段落。但来自抖音的相关链接仍旧无法踏入微信的社交圈。

“与3年前的‘头腾大战’相比,腾讯没有选择大规模‘正面刚’。由于反垄断这一话题目前仍处于敏感期,尽量避其锋芒,或许是腾讯选择在公关策略上淡化这次事件的缘由之一。”上述互联网观察人员对《财经涂鸦》分析道,“而且,字节仅仅是提起诉讼,离结果判决尚有时日。”

Link在剖析该起诉讼的对峙过程时认为,双方很可能会在初期形成全面的诉讼对抗,慢慢摸出对方手劲和背后深浅再调整战略,“毕竟双方从搜证和取证到依法获得判决结果将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字节对于判决时长也应有预判,2018年的案件从提起诉讼至公布判决,前后经历了大半年时间。”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