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发文

ARM甩“包袱”,软银成“接锅侠”?

随着中美关系的发展,芯片的重要性逐步凸显。

但众所周知,大量芯片是基于Arm架构,可以说,如果企业被Arm制裁,最终的结果就是无“芯”可用。

而软银正是看到这一点,在2016年7月,以243亿英镑的价格收购ARM。但在2020年7月8日,Arm宣布把物联网业务转移软银集团,自己则继续专注于半导体IP业务。

这一波操作,可以说把包袱丢给软银,而自己则继续“轻装上阵”。

软银集团:从“天堂”到“地狱”

1981年,孙正义从卖给夏普公司翻译机的钱拿出8万美元设立了自己的公司——软银。在80年代中期,软银已经成为日本最大的个人电脑软件销售商,哪怕到了现在,软银依然占有日本60%以上的市场。

虽然软银占领了庞大的日本市场,但对于孙正义来说,他希望软银是一家能够屹立300年不倒的公司。为此,孙正义很早就开始知道,只通过软银一家,并不能完成所有的事情。

在他资本充裕的时候,孙正义就开始投资配套企业——1994年软银上市后,软银的股票也水涨船高,从每股22.25美元涨到150美元。而上市后的软银,开始了一系列的收购路程:

一、以8.03亿美元收购美国Comdex展销部;

二、31亿美元收购Ziff-Davis的计算机杂志和展销部;

三、以12亿美元买下金士顿80%的股份;

四、……

通过这些收购,孙正义不断利用这些企业丰富着软银计算机产业。

而在互联网时代,软银更是在一年之内投了55家互联网企业,共投资2.3亿美元,而雅虎,则是其中的得意之作——在199511月年投入了200万美元,次年3月再次追加1亿美元,占有雅虎33%的股份,两个月雅虎上市,软银卖掉5%的股份,获得4.5亿美元。

同时,在2000年,软银更是向阿里巴巴注资2000万美元,阿里巴巴也没有辜负软银的期望——2004年阿里巴巴上市时,2000万美元投资变成了580亿美元的股权。

当然,孙正义并非没有失败过,据相关媒体报道,由于互联网泡沫的破裂,导致软银一天亏损近700亿美元,差点申请破产清算。

正是由于这种冒险精神,软银逐步发展成为世界500强的企业。然而,世界并不会永远偏向一个人或企业,在新冠肺炎病毒的影响下,软银亏本了。

5月18日,软银集团发布2020年1-3月的财务业绩报告。由于被软银投资的公司均业绩不佳,截至3月31日,软银净亏损9615.76亿日元(约合88.36亿美元),比1个月前发布的亏损预测更为严重。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软银集团自1994年上市以来首次亏损。

据软银集团2019财年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软银净销售额为6185万亿日元,同比增长1.5%,运营亏损为1364万亿日元。其中软银愿景基金和其他SBIA管理基金的运营亏损为1931万亿日元,同比去年亏损扩大了近53%。其主要源于软银愿景基金的账面投资亏损,亏损额达18692.83亿日元(约合172.63亿美元)。

为了弥补亏损,软银不得不再次抛售阿里巴巴的股份。同时,在6月下旬,孙正义退出阿里巴巴董事会。

牵手Arm,共赢未来

2016年7月18日,软银宣布,以243亿英镑收购Arm,其收购价比估值高出约43%。为何收购Arm,成为众人所不解的事情。

然而,这些都需要从物联网产业说起。

“物联网”这一概念的提出早有一段时间,但对于各行各业来说,物联网真正实现高速发展的则是近几年。而之前,则是烧钱培养市场。

在2017年6月16日的北京“Arm技术日”上,Arm处理器事业部营销策略副总裁Nandan Nayampally说道:“未来需要找到新的领域,公司将不拘于芯片,将渗透到设备的方方面面,因为芯片在物联网中只是很小的一个比例,物联网设备才是大头。”

由此可见,Arm早已开始针对物联网制定了相应的规划,但在实际过程中,物联网是Arm不得不选择的方向。

在2013-2015年期间,Arm分别实现营收7.14亿、7.95亿、9.68亿英镑;净利润分别为1.53亿、3.09亿、4.06亿英镑;利润率分别为21.4%,38.9%,41.9%。

在看似良好的局势下,却是Arm的迷茫期——在多年的发展中,Arm成功的垄断了众多行业,而在其他领域中,均有体量更大的企业壁垒,Arm的优势已经无法为其指明方向。对此,物联网成为唯一的出路。

但值得一提的是,虽然Arm知道要向物联网产业发展,但物联网产业与其他细分行业不同,它涉及更大的产业和众多细分领域,以往的发展模式并不适合——对于Arm而言,不亚于再次开创一个新的产业。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付出,Arm在2013年8月收购了芬兰物联网软件创业公司Sensinode,并把Cortex-M芯片+ARM的mbed项目和Sensinode公司的NanoStack、NanoRouter 、NanoService三大产品结合起来,将会从硬件到软件完整的覆盖整个物联网领域。

2013年,Arm收购光引擎技术公司Geomerics;2014年,Arm推出了Mbed物联网设备平台;2015年,Arm与IBM合作推出一款物联网“入门套件”;2016年,Arm收购英国创业公司Apical,致力于解决物联网的视觉感知层的实际应用问题。

在一系列的操作下,Arm成立了物联网事业群,并作为独立的业务线进行发展。

但看似光鲜的外表下,物联网事业群却并没有得到最好的扶持——由于物联网产业还未完全兴起,物联网事业群的负责人Dipesh Patel在Arm中的地位并不可靠。

据Dipesh Patel说道,“在年度编预算的时候,每个部门都在抢,抢人、抢钱,我们既有一大块是非常成功的商业模式跟团队,一定会争取更多投资,但如何让公司在这样的氛围下,把钱投到一个新的、目前还看不到起色的事业体,如何去保护(protect)这对的方向,带领团队继续往前走,来自内部的压力确实很大。”

而软银也正是看重Arm在物联网产业的发展,对于软银来说,Arm自身是从事半导体产业,在物联网产业中将可以继续辉煌。

为此,软银加大了对Arm IoT服务事业群的投入,从而让Dipesh Patel有更多的资金来保证物联网的发展。

同时,Arm在中国也围绕着物联网开始相关布局,Dipesh Patel说道:“中国在物联网服务上具有巨大的价值,其拥有数量最为庞大的潜在物联网用户,并拥有最完整的物联网供应链。”

“甩包袱”还是“专注”?

7月8日,ARM宣布将会转移旗下的IoT物联网服务业务至软银集团,而自己则专注于核心的芯片设计业务。

部分媒体称本次分割,是为了让ARM能顺利上市。由此可见,ARM物联网事业群对于ARM而言,更多的是“包袱”。

据相关媒体报道,自从软银收购ARM后,ARM已招聘了2000名员工,并进行了两次大型收购活动。

但在物联网方面,ARM的前高管们表示,该公司一直难以吸引众多软件制造商加入其联网设备平台。例如,它没有像其他大型软件公司那样为开发人员提供足够多的工具来帮助应用程序在Pelion这样的平台上更快地运行。

同时,ARM物联网事业群的直接对手则是亚马逊、微软、阿里巴巴等云服务提供商,对于后入的ARM物联网事业群而言,并不占据太多优势。

在物联网芯片端,用户除了ARM架构之外,还可选择X86、FPGA、RISC-V、ASIC、MIPS等不同的架构,而RISC-V、MIPS等更是被开源公布,这对于ARM和英特尔在物联网产业的发展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而ARM则是最大的“受害者”。

为了减少物联网事业群所带来的影响,把物联网事业群“丢给”软银,或许是ARM的最佳选择。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