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华为斥2亿美元助推鲲鹏计算产业发展

3月27日,对于全国人民而言,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出门、上车、坐在办公室,开始一天的工作。

而对IT产业的人士来说,3月27日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甚至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华为开发者大会2020”线上会议今日正式举办,全面铺开华为在鲲鹏计算产业布局与未来规划。

而这些布局和规划,不仅仅改写个人,同时也可能改写整个世界!

但在这一布局下,华为却面临着异常的困难——在X86架构下的世界IT产业已经十分成熟,对于华为而言,为何要“独立”门户?

既是任务,更是使命!

如果把目光放置在数十年前,不难发现中国的信息化产业基本依靠国外——英特尔、英伟达等美国科技巨头。

任何一次技术升级,能第一时间享受福利的只有美国自己,而中国信息化产业的发展,需要不断看其他人的“脸色”——虽然中国市场被他们称之为全球最大的市场。

为了改变这一现状,国家持续出台相关的产业政策,并启动基础软硬件领域的“核高基”等重大专项计划进行重点支持。

经过前期的大力投入和扶持,国内IT产业得到长足发展,从底层的芯片、操作系统等,到整机、服务器,再到上层的应用软件,均已涌现出一批成熟的国产厂商,各环节的IT国产化比率不断提升。

而国产基础软/硬件产品也从原来的“不可用”升级到“可用”,但这还不能满足当前中国的需求,为此,产业正在马不停蹄的向“好用”冲去。

虽然中国在不断努力,但中兴事件的爆发,让中国彻底清醒——以前做的并不多、还远远不足、还不够快!

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如果没有独立自主的技术,那么留给这个国家的,只有被其他人牵着走的下场。中国科技再不得到质的飞跃,那么中国企业将不断上演中兴事件!

而对华为而言,多年的海外市场拼杀让它知道,一家没有技术的企业,在产业中是没有任何发言权,未来也必然沦落为其他企业的“附属品”。

在产业环境逐渐成熟、外部环境持续倒逼的背景下,华为鲲鹏应运而生,而这是华为从2004年就开始布的局——从华为开始研发第一颗嵌入式处理芯片至今,已经过去16年,在这16年里,华为共投入2万余名工程师。

而发展最为迅猛的阶段则是2016年之后——2016年,华为获得ARM V8架构永久授权。而从2019年1月开始,华为走向了”开挂”的道路:

2019年1月发布了基于ARM V8架构的鲲鹏920服务器芯片,同时发布的还有基于鲲鹏920的TaiShan系列服务器;

2019年4月,TaiShan服务器五大解决方案发布,并开始推进鲲鹏计算产业发展与生态建设;

2019年5月,GaussDB数据库发布;

2019年6月,华为云发布智能数据解决方案FusionData;

2019年7月,华为召开“鲲鹏计算产业发展峰会”,参会企业将共同打造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同时发布新一代智能存储OceanStor Dorado;

2019年8月,华为发布Ascend 910 AI处理器、MindSpore 全场景AI计算框架;

2019年9月,华为发布“鲲鹏+昇腾”双引擎计算机战略,同期发布华为云Stack 8.0和《鲲鹏计算产业发展白皮书》;

2019年11月,华为启动数据基础设施战略,同时发布虚拟化数据引擎HetuEngine、TaiShan边缘服务器;

2019年12月,服务器操作系统EulerOS正式开源,开源名为openEuler。

在一系列的操作下,华为计算产业布局得到全面释放,而其设备及服务更是在全国全面开展。同时,在华为坚持以“硬件开放,软件开源,使能合作伙伴”策略推动鲲鹏计算产业发展下,目前已经取得众多发展:

1、硬件方面

华为聚焦做好处理器、板卡和主板等,使能合作伙伴优先发展自有品牌的计算产品整机。目前全球已经有11家整机厂商基于鲲鹏主板推出自有品牌的服务器及PC产品;

2、软件方面

openEuler 20.03 LTS版本正式上线,麒麟软件、普华基础软件、统信软件、中科院软件所宣布发布基于openEuler的商用版本操作系统;

3、使能合作伙伴

华为与产业伙伴联合成立了15个鲲鹏生态创新中心,与600多家的ISV伙伴推出了超过1500个通过鲲鹏技术认证的产品和解决方案。

“挑战者”困局下的解局之法

虽然华为走上了一段“开挂”的历程,但华为也深知自己的弱势:华为鲲鹏芯片基于ARM架构,其远不如X86架构成熟。

为了更好的推动鲲鹏成长,华为必须要建立基于鲲鹏的生态,而生态的建立,离不开众多开发者。而华为中国区总裁鲁勇也曾说:“如果这条路不走,华为迟早有一天在珠穆朗玛峰的山顶会被别人踢下去。”

侯金龙也表示,目前鲲鹏服务器的市占率仍然比较低,因此华为需要更多的合作伙伴加入鲲鹏生态。

如何让开发者加入到鲲鹏生态的建设之中?

华为在3月27日的“2020开发者大会”上,正式推出了两项重要措施:推出基于鲲鹏的开发工具或平台,并正式展开“沃土计划2.0”。

一、推出基于鲲鹏的开发工具或平台

为了让开发者能用好鲲鹏,华为发布了基于鲲鹏的开发工具或平台,打造顺畅的开发者体验CloudIDE开发环境服务、鲲鹏加速库和开发者社区:

1、CloudIDE

CloudIDE是基于Web的轻量化集成开发环境服务,支持鲲鹏原生和多语言,打通了开发态和运行态;2020年起,CloudIDE对所有鲲鹏实例全年免费;

2、鲲鹏加速库

鲲鹏加速库分为基础,压缩,加解密,存储,多媒体五大类,应用开发者可以在代码修改量不到1%的情况下,将性能提升大于10%,甚至在加解密等场景下将性能提升超过100%;

3、鲲鹏开发者社区

鲲鹏开发者社区汇聚集了全栈软硬件知识、鲲鹏产业资讯、政策发布、认证查询等信息,并提供全天候7x24H的专家在线服务。

二、沃土计划2.0

华为早在2019年发布了“沃土计划2.0”,宣布五年内投入15亿美元推动产业发展,但细则一直没有出现,“很多开发者吐槽,说鲲鹏的激励计划只是听说过,没有看到过。”华为云计算BG总裁侯金龙打趣的说道。

在“2020开发者大会”上,侯金龙宣布,华为在2020年将投入2亿美元用于人才扶持,并正式公布了针对高校,初创企业,开发人员及合作伙伴的扶持细则:

1、高校教研扶持

提供1亿人民币的扶持金额,其中包括人才培养,云资源及样机支持,同时华为与教育部签署3年协议投入10亿人民币,共同推进人才的培养;

2、初创企业及开发人员扶持

面向初创企业及个体开发人员,以云资源及线下活动的方式发放1亿人民币的补助,每家初创公司最高可获得75万人民币的云券;

3、合作伙伴发展扶持

面向合作伙伴,提供6亿人民币的扶持总额,其中3亿人民币一次性研发费用补贴,3亿人民币的云资源。

据侯金龙透露,目前华为云开发者已经增长到160万,计划5年内发展500万开发者。同时侯金龙说道:“希望用三年的时间,让90%的应用都可以跑在鲲鹏上。”

“生态”下的华为

对于华为来说,“生态”这两个字是近几年出现频率最多的两个字,从HMS生态到鲲鹏生态,在这一个个生态圈中,勾勒出华为的布局和规划。

作为从事信息与通信技术(ICT)解决方案供应商,华为从未把自己局限于一处,而是基于通信产业而不断拓展到其他领域,在这些领域中,并不是普通企业所能进入——需要长时间不间断投入,而且在数年内看不到任何回报。

但对于华为来说,有些事是必须去做,这对于企业来说,或许是一场生意,但对社会和国家而言,这会是未来发展的资本和力量。只有去做了,才能避免“中兴事件”再次发生在中国!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