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中本聪:天才黑帮大佬的假身份

2019-07-26 09:24
来源: 猎云网

自五月中旬的一个星期天下午起,我陆陆续续收到一些消息。“只是想引起你对此事的关注,”第一个人说。“谣言开始浮出水面,”另一个人告诉我。第三个人表示:“我很想听听你的想法。”与我通讯的大多是陌生人,彬彬有礼,但很坚持。他们想让我对最近在网上流传的一种观点发表看法,该观点为过去10年最吸引人的数字谜团之一——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真实身份——提供了一个答案。

我的推特曾收到的一条私信,上面的问题是:“你认为Paul Le Roux是比特币创造者中本聪吗?”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都找对了人。我花了五年时间跟进了解Paul Calder Le Roux。他是一位南非专业人士,建立了一个全球毒品和武器交易帝国,并将自己变成了21世纪最受警方关注的罪犯之一。我痴迷且专注地记录着他的生活,从他作为一名加密编码员的早期经历,到创建价值数亿美元的在线处方药业务,然后转向走私、武器和暴力,最终,在2012年,他被缉毒机构抓获,并与之合作。

我去过马尼拉的黑社会,找到了以前的雇员,包括曾经为Le Roux执行任务的前军事雇佣军。我将数百次采访和数万页的记录提炼成一本400页的书——《The Mastermind》,详细描述了Le Roux史诗般的兴衰。

然而,这些关于聪的问题让我充满了一种特殊的恐惧。“我有一个秘密理论,是保罗发明了比特币。”我在2016年写给Le Roux的表弟Mathew Smith的信中写道。然而,Smith和我采访过的100多位与Le Roux有关的人,从雇员到警察,都没有看到或听到任何能支持我理论的证据。2018年末,当我写完这本书的时候,我基本上已经将它废弃。我在最终的手稿中写道,“我浪费了无数时间,试图确定Le Roux和中本聪之间是否有任何联系”。“据我所知,没有。”

但现在,关于Le Roux的消息不断传来,4chan和Hacker News的帖子引发了一个诱人的新线索——佛罗里达州一桩数十亿美元的联邦诉讼中的一个脚注。

这就是事情开始变得奇怪的地方。这起诉讼的被告是一位名叫Craig Wright的澳大利亚计算机科学家。外媒曾在2015年末披露,Wright很可能就是中本聪。两家出版社后来都撤回了这些报道,因为它们的证明文件疑似经伪造和篡改。

Wright起初拒绝透露自己是否是中本聪,后来却又试图证明这一身份。然而,他没能说服比特币社区的大多数人,他们认为他是一个骗子,并指出他提供的证据漏洞百出。

现在来看看上文提到的脚注:今年4月,Wright的律师提交了一份动议,要求本案法官封存Wright对某些证词问题的回应。Wright声称,泄露这些回应可能“危及他和其他人”,并“涉及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这些人的名字都被修改过,Wright回答问题时的脚注也被修改过。但他的律师似乎犯了一个错误——未能删除一条脚注。该脚注中包含一篇新闻文章的链接,以及维基百科上有关Paul Calder Le Roux的页面。

当我了解到关于该脚注的消息时,这些联系的细枝末节,一堆如此细微以至于几乎无法抓住的证据,神奇地变成了Le Roux是中本聪的证据。Craig Wright一定认识Le Roux。他知道Le Roux是比特币的幕后黑手,甚至他们可能是合作关系。然后,到2015年,Wright意识到Le Roux被美国拘留,他开始自称中本聪。

虽然整个事情复杂且费劲,但最终我还是再次开始对中本聪的探索。我打开为这本书建立的Le Roux档案,开始四处翻找。

几天后,我发现了二者之间惊人相关性。之后,我制作了一个电子表格,列出了支持和反对该结论的证据。几周内,我仔细阅读了每一篇可信的、被认为是Le Roux或中本聪写的文章,结果显示,电子表格上“支持”栏越来越大。我让相关专家研究了我的证据,发现没有人能找出其中的漏洞。一个月后,我说服了一位拥有深厚加密货币知识的同事,使他相信Le Roux是破解比特币创造者之谜的可靠答案,要知道他对中本聪传奇的每一个转折都了如指掌。

之后,在我准备公开我对Paul Le Roux的猜测时,为了使我的每个证据都站得住脚,我开始思考自己有什么尚未发现的。

中本聪:天才黑帮大佬的假身份

首先,Paul Le Roux拥有创造比特币的技术条件。他是一名自学成才的程序员,精通多种语言,尤其是比特币软件语言C++。他精通加密和网络,拥有广博的情报,这使他能够在大量领域发展专业技能——尽管其中许多领域是非法的。

这其中与中本聪最相关的是Le Roux建立和传播他自己的软件的经验——软件在很多方面与比特币类似。1999年,他在e4m.net上建立了一个网站,发布了开放源代码,并耐心地回答收到的技术性问题,采纳其中的一些建议。

比特币的诞生与这种方式类似。在中本聪为这个项目耗费数年后,2008年10月,他在密码学邮件列表上发表了他著名的白皮书。随后,他在一个附带的网站bitcoin.org上发布了这款软件,同样花了数年时间耐心地回答技术问题并采纳建议。

我曾比较他们的作品,发现Le Roux和中本聪的风格似乎大体一致。多数人认为中本聪是一个来自英联邦国家的英语母语者,但也偶尔(而且令人费解地)使用美国语法。而Le Roux在津巴布韦和南非长大,在澳大利亚居住多年,在他20岁出头时在美国度过一段时间。他的一些亲戚回忆说,他有时甚至会带上美国口音。

我同样曾研究中本聪创造比特币的哲学和实践动机——厌恶政府控制,不信任银行系统,渴望一种新的数字交易方式。“中本聪似乎确实有一种奇怪的反政府倾向和奇特的经济想法,”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研究加密的研究员Matthew Green告诉我。

根据网上论坛和E4M上发布的帖子,可以看出Le Roux对政府的控制也感到愤怒——这也体现在他后来创建了自己的国际犯罪集团。的确,他的经历让他充满了创建数字货币的动机。上世纪90年代中期,在澳大利亚生活期间,他曾在一个留言板上抱怨说,“这里的银行会报告你所做的一切,包括超过一定金额的现金交易。”

证据逐渐增加。但我需要另一种证明,证明Le Roux曾对数字货币表现出积极的兴趣。我联系了一位线人,他负责监督Le Roux在菲律宾的项目,其中很多都是不切实际的技术尝试,比如无人机和导弹制导软件,由Le Roux从东欧招募的程序员(至少是C++程序员)开发。我问他,Le Roux有没有谈过比特币?“他在马尼拉的办公室里有一群罗马尼亚程序员,”消息人士回复称,“在2007年至2008年,他们曾讨论网上货币,而当时比特币尚未发行。”

我曾询问Le Roux的另一名前高级雇员,他提起了Le Roux在同时期说的另外一些话。“如果你想赚钱——真正的钱——你需要朝鲜人那样自己印刷钞票,”他回忆Le Roux说,“或者干脆自己制造货币。”

中本聪:天才黑帮大佬的假身份

撇开技能、动机和兴趣不谈,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一直在推动我相信这个理论。中本聪始终是个谜,这离不开他坚持匿名。根据我的经验,经得住长达十年的匿名攻击的间谍技术是罕见的。而这也是Paul Le Roux一生都在培养的一种能力。

Le Roux的故事似乎与中本聪的出现和行事方法相吻合,同样地,他的故事也能解释中本聪的神秘离开。中本聪于2010年12月从比特币论坛上消失,在此不久之前,维基解密开始接受比特币捐款。“维基解密踢开了马蜂窝,蜂群正向我们飞来,”中本聪在最后一封公开信中写道。显然,中本聪重视新兴货币受到的负面关注是有理可据的,但是为什么他会完全从论坛上消失呢?

相比大多数人,Le Roux有更多的理由担心维基解密会引起关注。那时,他从美国驻马尼拉大使馆内的间谍那里得知,美国政府正在追捕他。2010年底对Le Roux来说是多事之秋:同月,他安排谋杀了三名员工,包括他的高级副手。

中本聪最后一次出现在2011年年中。(2014年,中本山发表的帖子出现论坛,但现在被业内人士广泛认为是其电子邮件地址被盗用导致的。)比特币的创造者当时已经把大部分责任交给了马萨诸塞州软件开发商Gavin Andresen等人。中本聪在给另一位比特币开发者的信中写道:“我已经转向了其他事情。”“比特币在Gavin和其他人的手中我很放心。4月,Andresen写信给中本聪,说他打算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做一个演讲,向大众介绍比特币,从此中本聪便不再回复了。而如果有一个人比任何人都更不愿意面对中情局,那么这个人一定是Paul Le Roux。

当然,我是一名记者,我不会因为电子表格上“支持栏”证据丰富就轻易下定论。因此,我尽职尽责地去挖掘我所注意到的缺点。例如,最初的比特币白皮书中使用了听起来像学术的语言,这与Le Roux自学成才、明显非学术和非正式的风格不符。但商业领域也经常发布白皮书,Le Roux显然对学术密码学研究颇深,这可以追溯到他发布E4M时。

我也发现了他们之间存在的一些细微的哲学上的差异,比如中本聪曾经提出,比特币可能是垃圾邮件的一种解决方案。而Le Roux,在他的在线药丸网络服务中,是当时世界上最多产的垃圾邮件制造者之一,并且据推测他并不不屑于为自己创造的问题提出解决方案。

然而,这些都无法与Le Roux和中本聪的相似之处相抗衡。

虽然在长达一个月里,我沉浸于中本聪身份调查,但我仍然在浏览我已经看了三遍的域名注册和论坛帖子列表。我觉得自己似乎就要把这个案子结案了,我要找到最后一个证据,让它完全落到实处。但我始终没有找到。于是我打电话给Gregory Maxwell(一位受人尊敬的比特币核心开发者,也是区块链公司Blockstream的联合创始人)。他耐心地容忍我再次提起中本聪。他说:“我有时会对公众对这件事的反应感到有些恼火。因为,从根本上讲,比特币的整个设计和概念就是,谁是中本聪并不重要。”

不过,他还是自愿将Le Roux的E4M中的一些代码与最初的比特币软件进行了比较。Gregory Maxwell后来给我发邮件说,这两个程序使用了“不同的(有些不寻常的)格式风格”,比如用制表符缩进而不是空格,或者用不同的行分隔函数。Maxwell发现,在许多技术前沿领域,这两个代码库在处理某些计算和密码学问题(例如,随机数是如何生成的)的方法上存在分歧。

然而,最终Maxwell也没有找到证据明确立场。他写道:“我没有看到任何明显的迹象表明,这些作品不可能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尤其是相隔十年)。”但我也没有看到任何相似之处。如果是同一个人写的,那么这个人的风格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可能是由于时间的原因,也可能是有意隐瞒)。从某种意义上说,Maxwell默默地支持Le Roux可能是中本聪的观点。但正是“也不可能是真的”这句话让我的叙述失去了动力。

我突然意识到,Maxwell用这句话揭示了我在电子表格中收集的所有“证据”背后的逻辑谬误。也就是说,这个等式忽略了所有可能也是中本聪的人。有不计其数的程序员精通C++却憎恨政府,他们也会信任其他程序员,并使用“大众加密”一词,他们有理由保持匿名,并对数字货币有一定的兴趣。要用我的技巧来证明任何关于Le Roux的论点,我必须反驳几十个,也许是几百个同样可能的候选人。

我的叙述所缺少的是一个无法用巧合来解释的事实。没有任何文件将Le Roux的电子邮件与比特币论坛联系起来。没有迹象表明,拥有无数身份和电子邮件的Le Roux曾经使用过.gmx或vistomail-home服务,但中本聪有两个已知的电子邮件地址。没有中本聪IP地址指向Le Roux马尼拉总部。Le Roux经营着全球最大的制药网络之一,但在他的数千家在线商店中,只有一家接受比特币作为支付方式。我可以花更多的周、月、年去寻找这些证据,但我可能永远也找不到。因为如果他不是中本聪,它们就不存在。

可以肯定的是,Craig Wright在提到Le Roux时有些极其奇怪的地方。但为什么要相信他呢?要知道他被指控伪造并撤回提交给法庭的证据。Craig Wright拒绝就本文置评,他和Kleiman的律师也拒绝置评。至于Ayre,他通过一名发言人谈到Le Roux时说,“我从未见过这个人,也从未听说过他的名字,直到上周我才在一篇文章中看到他的名字。”

虽然疑点重重,但把这些故事串联起来看它们是否匹配,这种令人兴奋的猜测要比费力地寻找法医证据容易得多。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另一个探索中本聪身份的人也出现了:一个曾在日本待过一段时间的爱尔兰密码学家。我再次问我的比特币专家同事,询问他是如何看待Le Roux是中本聪这一观点的。“我仍然认为他是最有希望的人选,”他说。“即使几率只有2%。虽然没有足够的证据,但我基本上是相信的这一观点的。”

人们常说,验证中本聪身份的方法只有一种,那就是让名字后面的人站出来,然后使用中本聪的私钥移动、消费或对原始比特币块进行加密签名。Paul Le Roux将于今年8月在联邦法院被判刑,如果他是中本聪,他可能需要3年到终身才能做到这一点。但这真的能说服任何人吗?另一种解释马上就会出现——钥匙被偷或丢失了,或者假定的中本聪耍了些花招。“真相是什么并不重要,它不会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宏大,”Laszlo Hanyecz对我说,“说实话,我想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即使中本聪回来了,他也会像耶稣一样,没人会相信他,对吧?”在这长达十来年的虚假预言中,我们已经自我愚弄太多次了。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