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角逐PaaS:阿里、腾讯、用友们的阶级跨越之战

2019-05-05 10:41
来源: 亿欧网

曾不被重视的PaaS,如今已然处于风口浪尖:阿里、腾讯虎视眈眈,SaaS提供商亦对这块战略高地垂涎三尺。

Salesforce以PaaS完成“阶级”跃迁

2004年,Salesforce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

此时,无论是野心勃勃还是逼上梁山,Salesforce都要面对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怎样拿下更多超大型企业客户?

Salesforce产品作为普适型工具,主要目标客户是中小企业,为销售团队提供标准化销售流程,让其可以更好地协同工作。这令Salesforce积累了十几万家付费企业。

实际上这些付费企业里除了中小企业,还包含了很多大型企业的分公司。如惠普、沃尔玛等,它们的一些分公司都已经在用Salesforce的产品。另一方面,随着Salesforce的中小企业客户和大企业的分公司,甚至部门级用户越来越多以及不错的使用效果,更多的大公司总部就开始表示,集团想要整体采购Salesforce的产品。

然而将大型企业纳入为目标客户,这并不是简单地拓客。大型企业的产品需求牵涉到企业内部流程、机制,一款通用型CRM是无法满足的,需要的是定制化的ERP系统去完成。但即便客户有ERP系统,ERP与CRM之间在前端还需要衔接。

Salesforce的解放方案是推出自己的PaaS平台。

PaaS平台可大幅提升IT生产力,集结开发者智慧,减少重复性工作,并集成SaaS应用,助力SaaS运营商进行产品多元化和定制化。具体来看,主要包括以下几点:

(1)PaaS的实质是将互联网的资源服务化为可编程接口,为第三方开发者提供有商业价值的资源和服务平台。有了PaaS平台的支撑,云计算的开发者就获得了大量的可编程元素,这些可编程元素有具体的业务逻辑,这为开发带来了极大的方便,不但提高了开发效率,还可节约开发成本。

有了PaaS平台的支持,WEB应用的开发变得更加敏捷,能够快速响应用户需求的开发能力,也为用户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

(2)PaaS运营商对外提供的服务不同于其他的服务,这种服务的背后是强大而稳定的基础运营平台,其具备SaaS集成功能,并与互联网链接。目前市面上SaaS数量很多,但SaaS应用开放的API接口普遍不够多,导致企业用户在租用多个SaaS服务后难以集成,在企业内部仍形成一个个的信息孤岛。PaaS有助于SaaS集成,解决企业的互联互通的痛点。

并且,这种“平台级”服务能够保证支撑SaaS或其他软件服务提供商各种应用系统长时间、稳定的运行。

(3)PaaS运营商所需提供的服务,不仅仅是单纯的基础平台,而且包括针对该平台的技术支持服务,甚至针对该平台而进行的应用系统开发、优化等服务。

同时结合AI、大数据及区块链等技术对数据进行挖掘,企业可以提供增值服务,在优化用户体验,增强客户粘性的同时获得收益。

2005年,Salesforce推出APPExchange,旨在搭建客户和ISV的平台,为后期业务拓展打下基础;

2007年,推出Force.com的高效能PaaS平台,目的在于方便自身SaaS产品的定制和性能的提升。后来Force.com允许开发商调用客户数据,吸引ISV开发新的模块,丰富核心SaaS产品功能;

2010年,随着公司进一步向大型企业迁移,为了给予客户更高的灵活度和更深层次的产品定制,Salesforce收购高控制PaaS平台Heroku,其中Heroku Enterprise是面向大型企业的产品,价格达到4.8万美元/年/企业。

Salesforce面临的问题迎刃而解。此外,SaaS细分领域众多,一家公司很难将产品做到专而全,而PaaS平台的建设,让更多的ISV成为平台的客户,从而开发出基于平台的多种SaaS应用,这使Salesforce跳出了在SaaS领域竞争的僵局,成为一家多元化软件服务供货商,进一步巩固了自身领先地位。

凭借Salesforce的PaaS平台创造出的生态圈,AppExchange上面不仅包括垂直领域的CRM等APP,也包括了营销、财务、协同、人力等Salesforce没有的通用型管理软件公司。在平台服务和大量的客户渠道支持下,Salesforce生态体系中诞生出不少知名的公司。

如人力和财务SaaS上市公司Workday就是在AppExchange上提供产品,并实现了与Salesforce产品的集成。

Salesforce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公司实现营收132.8亿美元,同比增长26%。目前公司有7大PaaS平台,总收入占公司云业务收入约20%。其中AppExchange平台目前已有超过5000个应用解决方案,该平台的应用客户超过了500万。

国内PaaS发展

于SaaS提供商而言,PaaS既加速交付,又能大幅度提高客户体验。另外,从客户结构来看,大中型企业虽然对定制化要求较高,但其付费能力及留存率同样也高。满足大中型客户个性化要求是 SaaS 提供商在竞争中制胜的关键。

以“SaaS+PaaS”作为发展方向,对国内SaaS提供商来说并不是新兴概念。

早在2011年时,用友就针对PaaS平台,与开发商设立了明确的合作及利益分成机制。

时任用友集团CTO薛峰表示,未来跟第三方合作主要是两种运维模式,一种是ISV自运营模式,用友平台只是一个入口,软件运营还在开发商自己的平台上,这种方式的开发商分成比例能够达到70%。第二种模式是用友代运营模式,就是PaaS模式,开发商的软件可以放在用户的平台上运营,分成比例为开发商占30%-50%。

同时薛峰指出,“开发商不要轻易尝试做PaaS平台”。

薛峰的观点并非没有道理。彼时,国内PaaS平台做得并不好,平台上甚至没有一家“活”得不错的ISV。

那么,在国外叱咤风云的PaaS平台,怎么到了国内就不行了呢?究其原因,主要有二:

其一,平台用户少。PaaS平台不仅仅是技术导向,也是用户导向的。拥有海量客户资源池,是PaaS平台成功基础之一;

其二,当时国内企业用户付费意愿依然较差。2000年,国内中小企业软件投入,在IT投资占比仅为5.8%。

但,这种情况正在出现改观。

在付费意愿上,随着国内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2016年用工成本已是2005年的3倍,中小企业需要以SaaS来优化运营,提升效率,保证利润,故而软件付费意愿提升。2017年国内中小企业的IT投资达到560亿美金;其中,软件投入占比提升至30%。

在企业用户量上,目前中国企业数量是美国的近3倍,但由于企业上云率低,企业服务市场规模可拓展空间大;事实上目前我国人均企业数不到美国1/3,企业数量有望进一步增长,国内在企业服务领域相对国外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在具有用户影响力的平台上,由于C端红利触顶,C端互联网巨头调头转向B端,以及未来B端和C端数据打通后的可观市场。

PaaS平台能够将提供SaaS服务的运营商揽入生态之内,进而收割B端上云的流量入口、数据连接入口,居于产业互联网生态腹地,是新进入产业互联网的C端巨头的必争之地。于PaaS,腾讯、阿里均有布局。如腾讯蓝鲸智云PaaS平台,阿里云通信PaaS平台。

SaaS提供商这两年针对PaaS平台,势头也明显更猛。2017年,用友网络iuap云平台业务实现快速发展并持续加强了PaaS平台能力建设;2018年金蝶发布了其烁金工业互联网平台;目前,汉得信息PaaS产品已至少包括:HAPCloud(面向微服务架构思想和分布式应用架构研发的分布式应用开发平台)、HCMP(汉得融合云治理平台,提高企业跨云资源管理的效率)。

Gartner预测未来五年全球PaaS复合增速为22%,高于SaaS的增速。思科的预测更为乐观:未来PaaS将是公有云产业链中增速最快的环节,PaaS的计算量复合增长达到40%。

尾声:

目前,无论是互联网巨头,还是SaaS提供商均是一手布局空间较大的垂直行业,比如金融、医疗、零售、交易等,一手布局具有战略卡位突出优势的PaaS平台,助力公司在云时代体量再度扩大,建立生态壁垒。

在IaaS和SaaS都如火如荼后,PaaS也正在积蓄中等待爆发。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