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特斯拉离职员工看上贾跃亭:我有2000万,但想给FF投9亿

2018-11-14 09:36
起风财经
关注

“下周回国”贾跃亭在接连遭遇被王思聪讨债1亿、三番两次登上失信人名单、和恒大许家印的违约纠纷后,疑将迎来救命稻草。

11月13日,网传电动汽车区块链公司EVAIO将以STO发行代币,为贾跃亭的FF公司(法拉第未来)送续命钱。相关媒体报称,EVAIO 已与FF、美国投资银行 Stifel 进行接洽,EVAIO希望在三年内通过STO方式投资FF总计 9 亿美元。

为此,起风财经(ID:QFCJ2018)联系到EVAIO的一名中国区负责人,对方证实表示该消息属实,“融资尚未实际敲定落地,不过时间也很快了”。

此外,起风财经获悉,EVAIO公司CEO帕特里克.波特(Patrick De Potter)在3天前就已在LinkedIn上“官宣”了对FF投资的消息。他说:“我在特斯拉工作的时候就开始关注法拉第未来及其产品,FF 91是我们最喜欢的电动汽车之一。”如果本次投资顺利达成,法拉第未来或将在未来几年内得到区块链领域的支持。

然而今天下午,FF方面对于EVAIO9亿美元投资一事对媒体回应称“未得到此消息”。随后,多位熟悉并参与区块链项目运作的相关人士指出,EVAIO此前通过ICO方式募集的以太坊目前价值仅2000多万美元,遑论9亿美元体量的投资。因此,这一事件在仅有EVAIO出面发声的情况下,更像是一场典型的区块链式炒作。

面对突然反转的剧情,上述EVAIO中国区负责人态度坚定,一再以“不用理会”、“有疑虑正常”、“没必要”等作为回应,并表示会专心将此事落实。

特斯拉离职员工看上贾跃亭:我有2000万,但想给FF投9亿

特斯拉离职员工看上贾跃亭:我有2000万,但想给FF投9亿

“巨骗总看起来和伟人被迫害有点像,把故事荒诞到耀眼,就总有奇迹发生”,对于在破产边缘绝处逢生的FF,某知名创投媒体创始人对起风财经评论称。

命悬一线的FF

虽然区块链公司支援FF无论如何都有一种突破次元壁的诡异感,但经历了许家印夺权事件后,贾跃亭如今捉襟见肘的处境还是给这则消息平添了一抹真实感。

今年6月,有感于“贾斯克”的造车大业,恒大健康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FF第一大股东。

然而,不到半年后的10月7日,贾跃亭和许家印的资本联姻就爆出嫌隙。根据恒大健康的公告,Smart King已于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时颖公司作为股东享有的融资同意权并接触所有协议。纵然在经过数轮攻讦之后,10月25日双方已经相继发布仲裁结果宣布FF在仲裁中获胜,裁决显示恒大不能在阻止FF从其他地方获取融资,但恒大的发难还是对贾跃亭和FF造成了沉痛的资金打击。

媒体报称,美国时间11月12日,FF在洛杉矶总部举行了“进化战略沟通会”,这是恒大事件后贾跃亭首次公开发声。会上,贾跃亭声称,过去几个月FF遇到了极大的资金流动性困难,以至于在FF 91量产“临门一脚”的情况下不得不临时放缓脚步,这一切的首要原因就是恒大的违约。

贾跃亭表示,将45%的股权转让给恒大后,FF只获得了8亿美元的资金,相对于20亿美元的交易对价,恒大还应该向FF支付剩余的12亿美元投资款。而实际上这8亿美元中只有4亿多美元用于FF 91的量产交付和下一代产品研发,约1亿多美元用于支付供应商前期费用,2亿多美元应恒大要求用于FF中国业务及南沙的土地开发项目与建设。然而随后,恒大不仅一再拒绝履约和承担付款责任,反而多次以不同手段阻止公司对外融资,同时在9月份进一步要求FF签订多达9份的霸王协议,其中包括随时可以触发向恒大健康廉价转让FF中国全部资产及全球高价值IP等无法接受的不平等条款,FF不得不采取法律手段终止投资协议。

事实上,上月31日,迫于资金枯竭的FF就曾发布内部邮件称,“今年5月1日之后加盟FF的员工大部分将会在11月和12月停薪留职,对于今年5月1日之前加盟的员工,将会继续留在公司推进FF91量产交付工作,但是工资需要临时下调”,直接证明了FF的岌岌可危。

基于此,贾跃亭在内部沟通会上着重提到了FF的融资规划。贾跃亭称,仲裁胜利后,FF获得5亿美元的股权融资权限,并相信在Stifel的协助下会很快实现5亿美元的融资目标。“我们还将利用这次机会优化股权架构,去吸引更多的美国、欧洲、亚洲甚至中东的全球性投资人成为FF的股东,建立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仅靠单一投资人,不仅要承担巨大的风险,反而对公司的长远发展造成了掣肘。我们必须吸取教训,绝不能重蹈覆辙”,贾跃亭说。

演讲中,贾跃亭清楚的表现出对多元化、面向国际的投资人的向往和对巨头公司的警惕,从这个角度而言,STO的确不失为一种选择。“贾老板现在无论什么钱都要拿来吊命,很正常”,风暴资本合伙人姚远如是说。

疑点重重的EVAIO

贾跃亭的困境和FF与投行Stifel的融资合作都不可否认,但是对FF的“输血”计划目前为止确实只是区块链公司EVAIO的一面之词。

经起风财经查询梳理,本次的投资主体EVAIO(原名EVA.IO,全称 Electric Vehicle Application In&Out)成立于2017年,其团队是由清一色的前特斯拉人组成。EVAIO的CEO帕特里克.波特(Patrick De Potter)是特斯拉的第185号员工、前欧洲区领导成员之一。EVAIO是帕特里克离开特斯拉之后的第二次创业,而在他的两次创业中,都与特斯拉以及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保持联系。

EVAIO的中文名叫“伊娃”,是一个“电动汽车+区块链”的垂直新模式,全称为电动汽车分布式数据库及应用平台。EVAIO在为电动汽车提供了区块链底层技术构架,使用DAG+区块链双构架,保障智能合约与物联网高速交易共存,通过DPOS和MCMC共识算法选出DAG节点,而DAG见证人及区块生产者让系统权力更分散,通过车辆里程及数据贡献,接入物联网共享充电桩完成生态闭环,最终达成无人驾驶状态下的汽车自主支付。

EVAIO的白皮书中指出,EVA是分散式去中心化电动汽车应用平台,而EVPay就是EVAIO项目提出的全新支付工具,可以在EVA系统中进行自主支付和交易,推动车辆从自主驾驶变为既可以自主驾驶又可以自主支付。举个例子,EVPay就像我们现在使用的支付宝,支付宝可以在淘宝这个平台系统中支付、交易。只不过放在未来的车载系统中,这种“汽车”的交易会完全自动化,比如汽车可以自己用EVPay来支付充电桩的费用。

简而言之,EVAIO是一个与无人驾驶电动汽车紧密相关的项目,旨在打造一个电动汽车分布式数据库及应用平台。EVAIO有四个计划中的业务:里程挖矿,汽车支付,数据交换平台,汽车数据。而这些都还是EVAIO的规划,尚未查到落地的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EVAIO在中国早有布局。今年8月中旬,EVA.IO项目中国社区曾在国内长沙、深圳、上海、杭州办了多个线下沙龙,社区名称为伊娃EVA.IO中国社区,伊娃中国社区负责人名叫赵悦杏。

其实,EVA.IO于2018年初才立项,8月中旬才开始落实,推行,EVA.IO也只处于项目初期,与很多投资机构正在接洽,包含摩根,软银在内的十数家机构。

有媒体报称,EVA.IO在之前的募资中曾宣称获得总融资10万个ETH,按照当时的价格折算也只有不到 3 亿人民币左右,与消息中宣称的9亿美金相差甚远。若按照目前 ETH 的价格来计算,EVA.IO的账上只有约1.5亿人民币。从中国项目团队公募的打款地址来看,EVA.IO7月份的时候只完成了7000 多个ETH的募资。根据 Searchain 历史交易记录数据显示,该钱包在中国区完成了约 2万ETH 的融资。

总之,虽然网上关于EVAIO这家企业的成立信息、创始人信息以及企业规划的信息都较为真实可信,但对于这样一家成立不久、业务尚处于起步阶段、资金背景存疑的企业来说,成为法拉第未来的投资人难免疑点重重。

FF与EVAIO截然相反的口径,也让该融资事件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这肯定是虚假新闻,或者就是这家区块链公司炮制的虚假新闻”,某区块链项目联合创始人对起风财经说;当得知EVAIO中国已经承认了该消息后,他坚定地表示,“那么就是后者吧,为了博眼球发新闻”。

“不靠谱”的STO

除了神秘的救世主EVAIO之外,号称“合法ICO”的新型融资方式——STO也是该传闻中的亮点。

STO(Security Token Offering)即证券化代币发行融资,简单来说是一种以token为载体的证券发行。在确定的监管框架下,通过非公开募集和公开募集来对外进行融资,可以将现实中已经存在的金融资产或权益进行代币化,诸如公司股权、债权、知识产权、信托份额或黄金珠宝在内的众多实物资产,皆可以转变为链上的数字资产。

拿Security Token和证券类比的话,购买证券,交易是在纸上签署完成,而ST则是通过区块链交易来确认资产的所有权。

红岸基金VP Hippy对起风财经称,假如FF确实需要采用STO方式进行融资,前提需要FF首先对自己发行的ST进行设计、确定募资方案,找到发行平台生成Security Token,再由EVAIO以虚拟币的方式进行购买。其间涉及法律和财务合规方面的准备内容,以及投行、法律事务所、审计公司等第三方机构共同参与。

从STO对投资者的要求来看,Hippy认为,“假如消息属实,EVAIO投资FF的模式应该走的是Reg D的506c,reg A和 reg S应该都用不了。reg A有资金量限制而且也没必要,reg S则是境外投资者,EVAIO应该符合做reg D中合格投资者的条件”。

但是即使理论上成立,在实际操作中,STO的发行还是存在诸多的困难和不确定性。Hippy解释称,目前来说采用STO方式融资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监管,因为不管是reg D、reg A还是 reg S,目前的意义都只是向sec进行募资信息备案,并不能算从真正意义上得到监管层认可;第二个是技术问题,以当下智能合约的技术成熟度来说,尚且无法达到STO实现的资产互操作性要求。比如,目前无法以智能合约的方式进行ST证券属性的实现,比如分红 、限制转移等。

“STO这事太看监管了”,Hippy说,“监管层一般会比较关注投资者资质、发行规模、流通限制以及公开宣传的要求等等”。

此外EVAIO投资FF的消息中称,该笔投资给出了长达三年的时间期限。对此,Hippy解释称,单从走融资流程的期限来说,reg a需要两年时间,reg d也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根据贾跃亭在“战略沟通会”上透露的情况,FF迄今已累计投入近20亿美金,供应商欠款则为8000多万美金。届时已经黔驴技穷的FF能否撑到STO的融资到账,也是未知之数。

虽然融资之路道阻且长,但一贯能站在世界中心呼唤希望的贾跃亭,依然对FF的资金情况满怀信心。

贾跃亭在沟通会上表示,为了公司的持续发展,FF将在2019年一季度前完成第一阶段5亿美元左右的A+轮融资,用于完成FF 91的量产交付与支撑FF 81的研发;2019年年底前完成7亿美元的Pre-IPO轮融资,用于完成FF 81的量产交付及后续车型、市场布局,并初步计划在2020年正式在美国独立IPO,完成FF第一阶段的布局。

“我坚信我们经历的是一场正义之战。胜利一定会属于正义的一方,属于FF,属于我们所有人”,贾跃亭说。

此前被贾跃亭梦想感染的“白衣骑士”包括但不限于马云、王健林、王思聪、郭广昌、柳传志、孙宏斌、许家印等诸多商业巨贾。不得不说,尽管贾跃亭已经因为接连的商业惨败严重透支了市场的信任,但依然还有不少“信徒”在期望一个贾跃亭能凭借FF“东山再起,重振江湖”的大男主剧本。

“贾跃亭有股神奇的魔力。这股魔力对于普通人或许无效,但对于成功企业家却总能切中要害,在相当一段时间里获其心智”,财经评论员王舷歌说。至少从一贫如洗的贾跃亭能不断创造融资奇迹这一点来看,此言非虚。

作者:辛夷 连翘 王叁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