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单车变轿车,哈罗和它身后的追风人

2018-10-16 01:08
览富财经
关注

刚刚从哈罗单车改名的哈啰出行,开始了它布局多元化出行业务的第一步。

近期,哈罗上线了网约车业务,据了解,更名后的哈啰出行,正在紧锣密鼓地上线新业务。10月12日,在哈啰出行最新版App上,已经可以直接使用网约车功能。哈啰出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哈啰出行正与合作伙伴在上海、南京、成都三座城市试点上线打车业务,将会在更多城市上线,本月内将覆盖全国80座城市。”

对于共享单车,市场基本已经对它麻木,乱停乱放,难退押金,体验较差,商业模式糟糕,这些事情早已就不是新闻,有众多想做单车业务的企业已经死在这片市场上。如今就算是ofo摩拜两大单车巨头也面临着活下去的困境。

所以这次哈罗升级成“出行”,上线打车业务,对其的评价大都是“一线生机”、”哈啰的野心”、“进军千亿市场”、“突围”等看多的观点。

而哈罗的创始人杨磊近期也访谈中谈到此次布局的“野心”: 未来讲到哈啰,希望大家有任何出行需求,都可在该平台上得到满足。从骑单车到助力车、打出租车、打网约车、坐公交、坐地铁,以及到坐长途巴士,希望可以满足用户出行各个方向上的需求。

哈罗创始人杨磊讲得确实很好,但是从哈罗这两年的飞速发展上来看,它也不过是一个随风而动的散户罢了。布局一个早已饱和的市场一直都是杨磊擅长的事情。

不同于一般创业者的辗转艰苦,杨磊在哈罗成立之前的3次创业史似乎都相当成功。在对外的公开自我介绍中,他将自己包装为一个精英创业者,他创立的一家公司,以9位数级别的美金出售。第二家公司名为爱代驾,第三家公司为上海静遥,主做智慧停车。代驾和智慧停车,都是前几年的风口概念。

2014年,以摩拜为首的互联网共享单车应运而生,一时共享概念大热。而共享单车,也成了连续创业3次后的杨磊构思的第四个点子。2016年9月,杨磊正式成立哈罗单车项目,晚了整整两年才进入这个早已臃肿的市场。

即使见惯了互联网行业大风大浪的投资人也没有想到,ofo和摩拜两家巨型“游资”互相博弈的时候,哈啰这个没有资金,刚有雏形的“散户”抄进来了。

2017年10月,哈罗单车宣布与永安行(603776)合并,杨磊出任CEO,随即开始在资本的扶持下加速发展。到2017年12月,哈罗已经完成超过5亿美元融资,投资方包括蚂蚁、复星以及GGV等。

4月13日,哈罗单车相关方放出了融资的消息,号称7亿美金,随后金额被否认。在其一路“高歌猛进”背后,却有大量牛头不对马嘴的数字开始浮出水面。

根据哈罗方面表示,哈罗目前订单量已超2000万单。消息一发,即有投资人发朋友圈提出质疑:若按日订单2000万计算,每个活跃用户日均使用哈罗的次数超过20次。而数据统计称即使是摩拜,每辆车的车均单每天也不足1单。就是从活跃用户来讲,哈罗跟摩拜之间还差了10个小蓝单车。

单车变轿车,哈罗和它身后的追风人

目前哈罗官方宣布总共融资超过40亿人民币,按照500万辆单,每辆车800元计算,基本已经将融资花光。

在日常成本上,杨磊称每辆车每天的运维成本仅为0.3元,日订单2000万单,这意味着每日运维成本就需要600万元,如果算上正式员工工资等其他项目,成本会更高。

这些钱从哪来呢?业内人士分析,要么哈罗已大量挪用用户押金,要么哈罗在官宣的单车数量、车辆造价或日订单等数据存在严重水分。

如果说资本运作单车市场一个必不可少的步骤,那么在真正说到对企业的发展上,哈罗并没有什么值得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几乎都是在追逐风口。

最开始为了抢占市场,哈罗把矛头对向二三线城市,不和ofo、摩拜进行正面拼杀。虽然排名靠前,但是花了不少投资人的钱之后仅仅抢到了不到5%的市场份额。

单车变轿车,哈罗和它身后的追风人

2018年初前三大单车品牌市场覆盖率(右值)

据爆料,在成都,哈罗被限制在绕城之外的郊区,持续偷投进城,已被主管部门约谈限期整改;在广州和深圳,主管部门严控总量,哈罗投放被叫停;在郑州,哈罗无视禁令强投,被约谈收车……

更令人惊异的是,哈罗单车在全行业都盈利困难的情况下宣称在“近百城盈利”,被网友调侃放的不是单车而是在“放卫星”。“哈罗现在还用月卡抢夺市场,跟ofo 和摩拜初期类似,车基本是免费让用户骑,订单收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果这都能实现盈利,那真是一项奇迹。”

反过来看ofo和摩拜,ofo早已开始注重大数据和运营效率,力求把单车规范化。而摩拜一直都在打磨产品质量,与美团的合作也相得益彰。而有蚂蚁金服加持的哈罗,却一直都在跟风走它们的老路,月卡和免押金几乎都是玩剩下的东西。

而且哈罗创始人杨磊还是一个嘲讽鬼才。美团披露摩拜业绩报告的时候,杨磊在朋友圈疯狂嘲讽其挪用押金,净利巨亏。

单车变轿车,哈罗和它身后的追风人

根据永安行(603776)发布的公告透露了哈罗单车过去一年的财务数据。公告显示,哈罗单车现在的运营主体低碳科技总资产为36.51亿元,净资产为4.19亿元,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为1.28亿元,净利润为亏损4.89亿元。净利润亏损幅度是营收的4倍,加上哈罗与摩拜不对等的运营活跃用户数量,不知道杨磊怎么好意思去嘲讽同行。

现如今,哈罗同样跟风进入早已饱和的网约车市场,如果说做单车哈啰晚了2年的话,那么网约车业务可以说整整晚了6年多。

滴滴是在前几年网约车大战中成功的活了下来,并购了快车和优步,打仗经验丰富。之前神州专车、曹操专车等都想在快车领域分一杯羹,但是结果并不尽如人意,而美团借助了雄厚的资本,才算是在南京和上海分食了滴滴的市场蛋糕。此次的跟风入场不可谓不艰难,入局等待着哈罗的,会是即将要付出的大量补贴去抢占市场。

单车变轿车,哈罗和它身后的追风人

对于此次入场网约车,杨磊在报道中表示:“我们会利用我们的骑行数据,联合各个合作伙伴打造一个真正承担责任的出行平台。”杨磊不止一次称阿里方面会对哈啰有更多的资源倾斜。

不过在网约车方面,阿里也对滴滴持有股份,虽然阿里在滴滴的占股比例不如腾讯,但是却依旧是滴滴的重要股东之一,起码现在,阿里应该未必愿意看到两家公司自相残杀。

追逐风口在国内企业中早已屡见不鲜,资本运作也是它们热衷的步骤。不过一味的跟风,毫无创新意识,想必这样的企业终将在资本运作中被淘汰。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