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拼多多CEO黄铮回应假货风波:打假,我们是认真的

2018-08-01 09:30
来源: DoNews

7月31日拼多多的媒体沟会上,原本有事情没有参会的拼多多CEO黄铮又来到会场,并再次回应了媒体的问题。同联合创始人达达的回应相比,黄铮的回应显得更为诚恳和直接。

在回答当中,黄铮对于拼多多假货风波,对外界质疑拼多多的运营模式都做了详尽的解答。

以下是黄铮回答记者内容

记者:之前我们一直在关注打假的问题,您对平台上假货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黄峥:打假,我们一直是特别认真的。而今天其实是把山寨问题和假货问题混在一起了,当舆论进一步提高的时候,把所有的商家问题都变成了假货问题,在假货这件事情上,我们的态度一直非常鲜明,从来没有犹豫过。

解决问题,从我的思路来讲,我觉得首先要分清楚事情的性质,有的是对错问题,有的是利益问题,这两个东西是不一样的。比方说像临期奶粉的问题,在我看来这个问题是所有的媒体、所有的行业,当然包括拼多多在内,揪的不够深的,确实它是临期奶,行业里面也确实有很多临期奶的销售。

比如说这个奶粉是两年过期,还剩下一个半月要到期了,从规则上面来讲,它是OK的,但是我不是一个专业人士,到现在我不能告诉所有人快到期的一个半月奶粉,跟一年半到期的奶粉,从食用的危险性上来说会不会增加,这种问题是性质问题。

而且中国的父母对孩子的关切甚至远远超过自身的,作为我们平台来讲,不能简简单单的说它是临期奶,是OK的,别的地方也在卖,我们就OK,对于这样的东西,站在我的角度,我觉得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也有人把白的说成黑的,但是这个问题被揪出来了,被提高到一个高度放在关注的目光下,我觉得是很好的事情。

临期的东西能不能够卖,用什么样的规则能够让这个东西变得更安全,或者是说整体的风险可控。这是一个性质问题。

另外有一些是利益问题,比方说之前遇到过有的品牌,这个品牌本身有比较高的品牌溢价,它的实际生产成本肯定是50块钱,中间加上流通,加上售卖,可能到了200块钱,这样的商品其实不少。这样的商品如果出现了串货,串货商低价卖了,没有遵从品牌商的规定,但是这个东西是真的,50块钱的东西150块钱卖了,品牌商要求200块钱卖,这是利益问题,不同的国家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也是不一样的。

一类是介于两者之间的,是相当于打擦边球的,比方说段子里面编的,这个段子里面有一个是确实曾经有过,比如说小米新品,但是什么康帅傅、雷碧、七匹狠……这些东西是没有的。

如果它的盈利空间高,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试图蹭流量,网上第一个说起的山寨案例是小米新品,这类问题更多的是,因为它的量也不小,很多时候是一个大的产业带,不光是电器的产业带,还有各种各样的产业带。

针对这些产业带,是我们很长很长时间以来整合制造业产业的一部分。针对这类东西,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比如说成熟的品牌懂营销的,包括平台,能不能够去引导甚至支持这些产业带相对落后的厂商,能够往自主品牌化的道路上去做。

有一些在走出来,有一些可能还没有走出来。比如说像纸巾这种品类,可亲柔它用的就是自己的品牌,但是假如它取一个名字叫青风,大家就会觉得它有问题,哪怕还是现在的纸巾。从价值观的角度来讲,我觉得是有一些不够本分的,想占知名品牌的便宜,但是它跟假奶粉是完全两回事,性质上还是有所区分的。

我觉得老百姓切身利益最相关的,最伤害老百姓利益的产品,我们应该先去做,而且这个过程是钉钉子,是一步一步钉下去的。就像临期奶的问题,不可能说我们今天打一个标,提醒消费者,风险提示三遍,你还买就是你的责任,不是这样的,而是今天我们做了提示,明天我们应该再进一步推进下去,差一个半月的奶粉到底是不是安全,是否可靠,我们应该去深究。

所以这件事情,我觉得要跟大禹治水一样,你不能只靠堵,也要靠疏导,因为这么多的面板在那里,这么多的工厂在那里,要给它一个好的环境,要把它往好的地方去引。

记者:有没有想过演变成产业链发展呢?

黄峥:从最大的逻辑来说,我之前也被问过要不要自己投资品牌,我觉得这就变成我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这是不平等竞争。但是对于特殊的类目,比如说最近冒出来的电器类目,我这两天一定程度上在激发我的思考,有没有一种更好的方式能够跟品牌商联系起来,或者和有这个能力的做品控的人联系起来,对这个产业做引导,比如说扶持他们做出自己的品牌。

记者:我看到有人在总结拼多多的成功,至少在三年之内成为一匹黑马,电商界的,会有人总结说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在赚四五线屌丝的钱,不管是营销方式还是选品的切入角度,这个问题您是怎么回应的?

黄峥:我觉得中国确实是幅员辽阔,差异度是非常大的,在超一线城市和普通城市生活的差别还是挺大的。拼多多在做的事情,大家从财报上能够看到,到今天为止,整体来说,公布的财报还是亏损的,所以也谈不上赚这些人的钱。当然,上市了就有人质疑,说我们是不是要去割股民的韭菜,我们刚刚也开了员工大会,我们觉得这个事情要做下去,要做好是不容易的。很久之前,我们做了一个看似简单的决定,但也是有争议且非常艰难的决定,就是我们全员的期权都是三年后才开始解锁,三年里面,所有的人是不能够从股票市场套来一分钱的。

记者:您刚刚说拼多多有一天会成为流量的分发基地,您觉得拼多多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成为一个流量分发的平台?

黄峥:流量是特别好的问题,给了我一个机会来讲,刚才我一直在讲关键词,其实流量分发模式的顶级商业模式是搜索引擎,而对于拼多多来讲,其实搜索占我们的占比是很低的。拼多多主体的商业模式并不是关键词的流量分发模式,包括蹭关键词的这种类型,我们原来的关注是没有现在多的,我们始终关注的是主体场景,一个人推荐给另外一个人,或者是打开APP看到主屏幕的推荐。

拼多多一直不是一个所谓的流量分发模式的平台,在很早以前,两三年前,我就跟媒体讲过,不能够把活生生的人看成流量,背后是活生生的人。拼多多成长的过程当中,如果你去看财报的话,2017年以前我们没有花过钱做APP导流的,大部分APP下载的原因是因为他用的多了以后,他需要用书签,如果在微信里去着需要输关键词,先找到这个公众号,然后再进去,而且当时H5的体验不如APP,大多数是这样来下的APP。

随着上市,我觉得我们和腾讯相互合作和依存的关系,是在变得越来越好的,因为在一点上,至少双方的利益是共同的。在腾讯的环境里面,以前一直是虚拟的内容,没有实体的商品内容。拼多多发展到现在,包括今天受大量质疑的东西,其实共同反映的是一个问题,拼多多上面的实体商品的内容丰富度还不够,品质还不够,这两个东西作为社交平台也好,作为腾讯这样的社交网络也好,它本质上也是需要的。它需要好的内容,如果内容不好,这对它也是不好的,从现在来讲,至少在这一点上,这个利益是非常一致的。

记者:这个也是我们现在不做类似于天猫模式的一个原因吗?

黄峥:我们不会做天猫模式,不是现在不做,以后也不会做,这个模式对我们来说行不通。我们不是不愿意用天猫模式来打击假货,我的意思是说等我们做了天猫模式没来得及打假,可能我们就已经死了。所以我得想一个其它的办法来做所谓的品牌升级这件事情,应该是不一样的。

记者:可以再解释一下天猫的模式行不通这句话吗?只是说大家搜索越来越少吗?

黄峥:不是,我是说天猫本身很成功,天猫是不是允许另外一个天猫存在,我觉得它是不会允许的。

记者:我一直有一个疑问,大家搞不懂拼多多三年之内发展这么快,有人说是因为抓住了某些特定的人群,比如说三四五线城市的人群,还有的说是和微信关系好,包括最近说的假货问题,拼多多因为卖假货才发展这么快。

黄峥:你这个问题特别好,让我突然间明白为什么会有舆情。

记者:能不能讲讲拼多多为什么在三年中发展的这么快,当初创业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黄峥:你相当于回答了我的问题,其实大家都在找原因,大家需要一个理由,我也不知道这么短的时间能不能解释清楚,我试图回答这个问题。

我之前讲过,我觉得还是在于新的互动方式带来的,首先是因为消费者的行为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手机上的消费者和PC年代的消费者,他们的行为是很不一样的,为什么我们的搜索场景小?因为手机上大家敲字比PC上麻烦,这个变化看起来是微妙的,但是对消费者日常影响是很大的,比如说原来50%搜,现在变成15%搜,整体的基础逻辑都改变了。在这种前端的用户消费的状态发生巨大改变的情况下,其实是在呼唤新的模式出来。我们只是刚好做了一个东西,可能不是最好的,契合了这个大的方向。就好像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出来一家股份制企业,虽然我的股份分配还不怎么好,但是这个股份制企业的活力是远大过以前的,虽然看起来有各种各样的矛盾,很粗糙,但是它的底层的基础逻辑是吻合这个大的潮流的。这是我在给员工的信里面讲的,我说要坚信我们的模式,因为是这个模式推着我们往前走的,否则不可能一个2000多人的公司做到这么大规模,它是大势推动的。

我们前面有老大哥,人民群众也好,媒体也好,对于我们的评判和对我们的要求,其实跟10年前出现更新事物的要求是不一样的,所以留给我们的空间也会更少,包括现在的媒体环境跟以前也不一样了,我觉得这是一个最根本的原因。

你说到商品,我觉得中国真的是幅员辽阔,人非常非常多,而且大家的差异化非常大,拼多多起来说明还有一个问题,是传统的国际品牌不能够覆盖所有的中国需求,这个东西是我们的机会来了,因为我们的制造业产业基础是很好的,其它的你说高精尖做芯片,中国可能不行,生产一双拖鞋还不行吗?生产纸巾还不行吗?沃尔玛、亚马逊也是这样的啊,为什么同样一双拖鞋到亚马逊去兜一圈,海淘回来,你就觉得是名牌正品,这是没有道理的。但是公众的认知和中国的实际情况是有脱节的,在这个事情上,否则就不会出现一双拖鞋到亚马逊兜一圈回来就能够翻倍,甚至翻五倍的价钱。包括什么巴西热带的拖鞋,我看到都是中国产的,因为它是亚马逊回来的,瞬间就贵了,大家觉得是消费升级了,但是从我的价值观来讲,我不觉得这是一个消费升级。

我可能讲的不是那么透,我也在学习,基本上投资人都明白了,但是面对媒体,用什么样的语言能够把这个事情讲清楚,可能我说的还不够。

记者:有人说阿里是流量思维,那么拼多多是什么思维呢?

黄峥:我们暴露出来很多问题,包括你搜东西的时候,往往都是从搜索开始的,包括记者写稿很有可能先去搜的,这也是上一个时代,是另外一个场景下物以类聚的。而拼多多是人以群分的,人以群分的意思是你先把人、阶层给分开,你纵然有这个东西,不同圈层的人,满足他的需求跟你是不一样的。你们生活在同一个物理空间,但是你们是完全不同维度的,你什么时候会打穿呢?就是你用搜的时候,你用另外一套逻辑,当你搜的时候,你又回归到原来的体系里面去了。(记者:程侃如)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