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落幕的阿里帝国,可能才是中国科技业的美好

2021-11-24 17:27
张栋伟
关注

李成东是我认识的朋友里,对电商理解最深刻的人。

成东在《东哥笔记060》写道,在一轮强监管之后,互联网在迅速“边缘化”,不再有超英赶美的激情,与美国FAANG渐行渐远,差距越来越大。

对此,成东惋惜地说,“落幕的不只是阿里帝国,而是整个中国互联网。”

然而,我却不以为然。

萧条的“双十一”,恐怕才是中国科技业的美好。

一、从理想主义到消费主义

中国的互联网,从Copy from American,到Copy to American,并不是科技的胜利,而是商业的胜利。

这个过程,是从理想主义到消费主义的演进史。

1995年,张朝阳回到中国建立搜狐,1999年,李彦宏回到中国建立百度,他们的目标都是帮助人们搜索信息,实现社会的信息化。

陈彤作为总编辑的第一代新浪网,目标是帮助人们最快的获取信息。

丁磊创立了网易,以163电子邮箱作为主打,目标是帮助人们最快的传递信息。

马化腾创立了腾讯,唯一主业的 QQ此时还叫 OICQ,即 Open I seek you,目标是帮助人们建立即时通讯(网络寻呼机)。

整个互联网行业都充满了开放、分享、创新的激情,比如改变了全社会信息获得模式的“百度知道”。

他们在看什么呢?

互联网企业此时以外企为主,外企带来的 人文作风、项目管理、知识工具,都为中国的科技界、经济界带来了一股新风。

理想主义时代的终结,分别来自两个人。

第一个,是从政府下海创办盛大网络的陈天桥。

陈天桥引进韩国网络游戏《传奇》,成为中国首富,也同时开启了青少年网瘾的潘多拉魔盒。

第二个,是依托日本资金发展阿里巴巴的马云。

马云创办了淘宝,让假冒伪劣地摊货走上了不受监管的阳光大道,并以此为核心多路扩张,逐步壮大成为电商帝国。

网络游戏逐步发展成为虚拟空间里的消费主义,电子商务则发展成为现实空间里的消费主义。

中国互联网进入了消费主义时代。

二、从无底线到无边界

从文化研究观点,消费主义被视为是一种获得愉悦的活动形式。所以,我们有权利进行消费,让自己生活得更美好。

从社会学观点,消费主义是物质极大丰富前提下,人们处理物与人的关系的方案之一。此时,由于市场经济会扭曲物质交换中的价值,比如人为的剪刀差,造成工业化城市剥削农村和农民,或者通过价格分级将教育、医疗之类的公共资源不平等分配。

而从经济学观点看,消费主义如果和资本主义联系在一起,则会体现为对财富的追求,对资本利润的获取。

鼓励和扩大国民的消费需求,是资本主义良性运行的必要条件之一。为达此目的,消费者的欲望、需要和情感便成为资本作用、控制和操纵的对象,并变成一项欲望工程或营销工程。

网络游戏在陈天桥的盛大时代,获取利润还犹抱琵琶半遮面,譬如坚决打击现实世界中的道具买卖、账号买卖,因此引发激进玩家去盛大的上海总部自焚,也没有妥协。

但是赚钱大师史玉柱就不要这种遮掩,毕竟是连脑白金都卖的商人,在和马云请教一番以后,挖了盛大的一个游戏团队,推出了《征途》。

《征途》简单直接,就是鼓励玩家砸钱。从此,网游界有了“RMB玩家”这个身份。

网络游戏从此不再是一种电子娱乐活动,而是成了“让毒贩都自形惭愧”的电子鸦片。

电子商务在8848、卓越网、当当网、京东的时代,如果卖了假货,那是从业者的大耻辱。

而在马云开启的后电商时代,不卖假货的电商网站,基本就是死路一条了。

而马云接班人张勇创造的双十一,不仅需要消费者能辨认真假,还得有数学硕士以上的计算水平,才能搞清楚复杂的优惠套路。

所以,当刘强东旗下的京东说“不准有假货”、以及“价格保护买贵了退差价”之类的措施,倒简直成了另类。

看看第二代的互联网行业富豪们,都是怎么获得财富的?

周鸿祎创办了3721,给浏览器强行装插件。

陈一舟创办了千橡,给用户电脑里弹广告。

胡润的90后富豪榜里,靠网络游戏赚钱的占四分之一。

非法广告、虚假广告,是几乎所有门户型互联网企业的最大客户。

互联网行业不再比科技,而是比谁的底线更低。

获得海量用户和巨额收入的互联网企业,不是回馈社会或者改善从业者生态,而是用资本搞“无边界”扩张。

看看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市值排行榜,排在前面的不是卖X货的,就是送外卖的,要么就是打游戏的。

再看看那些排在富豪榜上的大佬,卖水的,卖货的,卖无脑刷时间工具的,哪里有什么高科技的影子?

当“科技互联网”变成了“消费互联网”,这样的业态对社会有什么积极意义呢?

资金、人力、企业家,都是生产要素里最重要的资源之一,当这些要素都被以“高科技”“互联网”的名义吸引到消费主义领域,是整个社会的不幸。

昨天晚上有人在我的“斗牛士”群里说,再这样管制下去,中国的互联网行业会像美国底特律汽车城那样的衰败。

底特律是衰败了,但是美国的汽车行业反而涅槃了,以特斯拉为代表的新汽车引领着全球科技创新。

这样的衰败,来得越猛烈越好。

三、一鲸落,万物生

悲观主义的同学们,总会引用美团王兴2019年说的那句话,“今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却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2019年,美团的市值6000亿港币,2020年美团市值超过了1万亿港元,2021年美团市值超过了2万亿港元,成为仅次于腾讯和阿里的巨无霸帝国。

王兴为何要一边数着钞票,却又一边唱衰中国的未来?

无非是,资本家们知道,社会终究会要清算这种无序的、破坏性的、掠夺性的资本扩张。

从蚂蚁集团被叫停上市的那一刻,中国的互联网,迎来了新生。

2021年,资本家的财富缩水了一半,没有了实际业绩支撑的泡沫企业、投机性的虚假高科技、掠夺性制造焦虑的行业,一个个原形毕露。

资源重新回到了实体经济,资源重新投向了科技研发。

1、灯塔工厂,是指由世界经济论坛和麦肯锡咨询公司共同选出的数字化制造与全球化4.0的示范者。

这项称号的评判标准包括是否有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所有必备特征,包括自动化、工业互联网、数字化、大数据分析、5G等等技术。因此,灯塔工厂就是指那些评选而出,拥有足够的科技含量与创新性的“世界上最先进的工厂”。

目前,全球“灯塔工厂”共计90家,而中国“灯塔工厂”数量在2021年新增了10家,已达31家,是拥有“灯塔工厂”最多的国家。

2、11月10日,腾讯控股(HK:00700)发布2021年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今年三季度腾讯研发产生的开支达到137.3亿元,创出今年单季度新高;今年腾讯前三个季度累计研发投入达到378.59亿元,同比大增36%。

就在上周,腾讯还首次披露了三款芯片研发的实质性进展,分别是针对AI计算的紫霄、用于视频处理的沧海以及面向高性能网络的玄灵,未来将成为公司服务产业互联网的“尖端”武器。

数据显示,目前腾讯产业互联网已经在30多个行业,与9000家合作伙伴,打造了超过400个行业解决方案。此外,腾讯云已成为中国首家运营服务器超过百万台的公司,也是国内算力最强、日实时计算量最大的云厂商。

3、同一时间段内,百度的研发投入强度(研发费用投入/公司总营收)则分别是:9.2%、10.33%、12.86%、14.23%、15.33%、14.39%、15.24%、15.42%、17.08%、18.21%。

十年间百度的研发支出逐年增长,从未减少过。即使是在营收有所下滑的2019年与2020年的一些季度,百度仍然坚持着高研发投入力度。在代表一家公司对技术研发的重视程度的研发投入强度方面,百度近几年还实现了超过15%费用率这种高研发投入强度下的持续提升。

那么,回到开头的话题,李成东兄所说的美国FAANG,是做消费还是做科技呢?

谷歌 Google 从2011年到2020年十年间的研发投入强度分别是:13.62%、13.54%、13.29%、14.9%、16.38%、15.45%、15%、15.65%、16.07%、15.11%。

脸书 Facebook 从2011年到2020年十年间,的研发投入强度分别是:10.46%、27.49%、17.97%、21.39%、26.86%、21.42%、19.07%、18.4%、19.23%、21.46%。

亚马逊 Amazon 从2011年到2020年十年间的研发投入强度则分别是:6.05%、7.47%、8.82%、10.42%、11.83%、11.72%、12.72%、12.38%、12.81%、13.23%

而我们那个帝国在做什么呢?

从2012年到2020年九年间,阿里巴巴的研发投入强度数据分别是:14.47%、10.87%、9.7%、13.99%、13.63%、10.78%、9.09%、9.93%、8.45%。阿里巴巴的研发投入强度下滑趋势明显,已经多年跌至10%以下

以上数据来自于雪球。

更可怕的是,那些电商帝国、游戏帝国、外卖帝国,用消费主义加资本主义的玩法,与真正的科技业抢夺人才资源。

通过消费主义的洗脑,和资本主义的胡萝卜,那些原本可以从事芯片研发的大学生,

却在编写如何让消费者多买一单的代码;

却在编写如何让骑手多闯一个红灯的算法;

却在编写如何让玩家再多充值一块钱的关卡。

让帝国衰落吧,我会为它们送上挽歌。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物联网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