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组织架构大调整:字节跳动必须要变

2021-11-25 17:05
零态LT
关注

作者丨李唐

编辑丨胡展嘉出品丨零态LT

在张一鸣卸任半年后,字节跳动新任掌门人梁汝波烧出第一把火。

2021年11月2日,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发布内部信,宣布组织架构调整。根据内部信,字节跳动调整后将分为六大业务板块: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游戏和TikTok。

其中,最为重点的是,头条、西瓜、搜索、百科以及国内垂直服务业务并入抖音。这意味着曾经辉煌一时的今日头条和一度被委以重任的西瓜视频,都将纳入抖音麾下。同时,员工发展部门的技能与职业培训职能,转型为职业教育业务,并入大力教育板块。职业教育将成为字节教育新的发力点。

此外,内部信还宣布,各个业务板块负责人将向梁汝波直接汇报。这也意味着梁汝波正式接手字节跳动的全部业务。

同时,TikTok负责人周受资不再兼任字节跳动CFO,公司财务部向梁汝波汇报,这也意味着字节跳动将没有CFO。由于CFO是一个公司操作上市流程的重要执行人,CFO空缺——也意味着,字节跳动可能短期内将取消上市计划。

一番结构调整后,字节跳动更像是一家大型科技公司,不再拘泥于一家内容生态公司。总体来看,字节跳动在现阶段拿出六大板块的庞大架构,甚至不惜把今日头条降级合并,展现出的是互联网“准”巨头的野心,但眼下,无论是否上市,其都已经到了必须要改变的时候。

01

头条、西瓜必须与抖音协同

这次调整中,最为重大的变革是抖音合并头条和西瓜等内容业务。虽然在合并后,头条、搜索、西瓜依然直接向字节跳动中国的董事长和CEO张利东、张楠汇报,对整体业务架构没有太大影响。但很明显,西瓜、头条在字节内部地位下降。

业内人士认为,这次调整后,也许会是字节跳动内容和商业化矩调整的开始。此前,有媒体爆出今日头条在多地的商业化团队裁员。

这次整合进一步体现出字节跳动“流量为王”法则。

众所周知,字节跳动最初依靠今日头条起家,在业内拥有一席之地之地。但近两年今日头条的用户增长放缓,面临增长瓶颈。易观提供的预估数据显示,2019年1月到6月,今日头条的DAU人数分别为2.88亿、2.62亿、2.50亿、2.64亿、2.79亿、2.86亿,月活人数增长停滞。

另外,字节跳动内部的三个短视频产品抖音、火山、西瓜几乎同时起步。2018年左右,时任抖音负责人的张楠,和西瓜视频的负责人张楠由于同属于重点业务,很多人甚至都无法辨认出的两个人。然而,在短短三年后,抖音一骑绝尘,并在2019年底合并火山业务。西瓜经过多次转型后,最终的结局是被并入抖音。

从西瓜视频的发展来看,这显然是必须要走的一步棋。

西瓜视频最初聚焦在短视频领域,过程中曾经发力PGC内容,自制综艺;其最为知名的事件当属2020年春节,西瓜视频以6.3亿元购买下电影《囧妈》的独家版权,切入长视频战场,尽管截胡了春节档电影,也拿出做出Netflix的节奏,甚至让爱优腾三大长视频平台倍感危机,但西瓜视频之后在长视频领域并未能高歌猛进。

2020年10月,西瓜视频总裁任利锋高调宣布进军“中视频”领域,重点投入PUGV内容。此前,张一鸣曾强调称西瓜视频要重点发力中视频,优化西瓜用户年龄结构。期间,西瓜视频推出数十亿的创作者扶持计划,高薪从B站挖走包扩敖厂长、巫师财经等大V,着力发展知识、生活类中视频,成为业内少数可以和B站竞争的对手。

这也让B站CEO陈睿也在财报会议上喊话,在PUGV这条赛道上,B站还没遇到对手。

值得注意的是,西瓜视频此前一直和今日头条处于同一阵营,早期也是通过头条的“视频”tab来引流增长,和抖音所属的互动娱乐(IES)之间并没有太多合作。

担任西瓜视频总裁之前,任利锋就是抖音的产品负责人。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上任后,花了很多时间思考如何整合抖音和西瓜视频的资源,比如抖音里的PGC内容会和西瓜视频联动,更多沉淀到西瓜视频的平台,搜索服务也会协同。于是,2020年底,西瓜视频和抖音牵手,把抖音引流作为中视频内容积累的策略之一。

而此次大调整,背后的意图不难理解,头条、西瓜视频、搜索业务在下一步要获得持续发展,必须与“流量之王”抖音进行紧密绑定。

02

谁是字节跳动第二增长曲线

字节跳动迫切需要一次面向未来的进化。

众所周知,字节跳动在全球员工已经超过11万人,业务覆盖超过150个国家与地区,体量庞大。公司团队业务、组织管理需要进一步迭代、升级,才能继续发挥现有优势,扩展新业务的潜能。

除去抖音作为主要业务发展已经成熟,以及在电商上发力初见成效,在教育、飞书、游戏,以及TikTok商业化上,字节跳动在寻找第二增长曲线的道路上,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首先是教育。

“双减”政策出台后,市场一度认为字节跳动将彻底放弃教育版块。相关政策的两条要求,一是要求教培机构是非营利性,二是不能上市,都对字节跳动的教育带来沉重打击。此前,字节跳动教育版块也频频传出裁员撤项的消息。

但从组织架构的调整来看,字节跳动并没有打算放弃教育。而是和诸多业内在线教育公司一样,转型职业教育和智慧学习。但大形势下,教育板块依然会面临规模变窄、估值缩水、竞争加剧等问题。这对新整合的大力教育而言,是一个重大挑战。

其次是B端布局。

火山引擎和飞书被上下看作字节跳动面向 to B端布局的利器。此前,张一鸣曾在对谈中提到对 to B端业务的重视,他认为to C端产品用的数据库、云计算、芯片、支付系统等,其实是ICT产业的更底层,如果C端做完可以往上游进入B端基础设施,做成的话,是对中国科技企业的提高。

再来看TikTok。

尽管TikTok被弱化放在最后一个板块,但这才是字节跳动持续开拓和增长最重要业务。

今年10月,TikTok发布公告称,其全球月活跃用户已经突破10亿。这也意味着,TikTok已成功跻身10亿月活用户(MAU)俱乐部,与Meta(原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Facebook、WhatsApp、Messenger以及微信,并肩成为目前全球用户活跃度Top5的应用。在这背后,TikTok的商业化却还在起步阶段,毕竟TikTok从最近才开始在欧美国家上线小黄车,开启带货功能。

这次将海外电商业务也划入组织架构,也表明了TikTok商业化将有望进一步加快。

但是从现状来看,不论是to B业务还是教育、游戏,其收入与抖音等都相差甚远,甚至在上市后可能成为亏损部分。如何让这些在其他巨头那里可能还算“新业务”的板块不再“瘸腿”,是字节跳动接下来进击的关键。

03

梁汝波继续执行张一鸣意志

今年5月,张一鸣在内部发全员信称,他和梁汝波将于2021年年底前,完成字节跳动CEO职责的过渡交接。张一鸣表示,卸任CEO之后,在聚焦远景战略、企业文化、社会责任等长期的事情之外,自己也能更容易从外部视角来观察公司。

梁汝波是张一鸣的大学同学,还是同宿舍室友,两人相识至今已经逾20年。作为字节跳动联合创始人之一,早在99房时期,就曾与张一鸣一起创业。

▲ 张一鸣与梁汝波重返创业故地(图:字节官微)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6年起,梁汝波开始负责企业沟通与协作平台飞书和效率工程,2020年,梁汝波地位进一步上升,开始负责集团人力资源和管理等工作。

在很多报道中,梁汝波对张一鸣大学时的恋爱经历,创业时的招聘风格侃侃而谈。他还评论张一鸣不擅长演讲。可以说,梁汝波更多是外界认识张一鸣的重要补充视角。毕竟,在今年5月份张一鸣发表站内信之前,梁汝波并未真正走进大众视线。

业内对字节跳动的普遍认知中,是其知名的“三张”架构。除了张一鸣,另外两张分别是一手带起字节跳动商业化的张利东和一手带火抖音的张楠。2020年3月12日,张利东和张楠分别被任命为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和CEO,整体负责字节跳动中国业务的发展。

▲ 梁汝波旗下14家关联公司(图:天眼查)

事实上,梁汝波在字节跳动始终担任重要产品技术总监或研发总监。从头条到抖音,包括抖音所属的北京微播世界科技有限公司,梁汝波都是公司法人。梁汝波既是抖音技术总监,又是抖音创始人。

一位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曾在接受《财富》采访时表示,过去两年梁汝波不负责产品,而在字节跳动内部负责法务、内宣、后勤、人力资源等工作。“他是这些部门的决策人,是一个大管家的角色”。而在梁汝波任职人力资源工作的2020年,正是字节跳动疯狂扩张的一年,公司总人数从6万飙至10万。

这样看来,如果能够在内部选择一个优秀的管理者,熟悉各个领域业务,又能够和张一鸣站在同一条战线,执行他的意志,那梁汝波是很好的人选。

—END—

本文为零态 LT 原创,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物联网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