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任正非卸任上海华为董事 是真的准备退休吗?

据相关报道显示,4月10日,上海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华为CEO任正非退出公司董事,前华为总裁孙亚芳卸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由田兴普接任。此外,包括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内的4名主要人员全部退出,新增董庆阳、陈志东为主要人员。

对此,部分媒体解读认为任正非正在逐步卸任,把相关工作交由其他人负责,自己则开始准备退休生活。

真实是这样吗?

美国:不再是打压,而是要华为死!

被人称为“影子总统”的班农,在帮助特朗普在大选中获胜后,就任白宫首席策略官。虽然在7个月后离开白宫,但他曾说过一句话:“Huawei must shut down。”与其他要求华为退出本土市场的国家不同,班农所设想的就是“华为必须死”。

对于华为来说,在面临美国的全力打压下,华为已经支撑了快一年,在这一年里,华为面临着诸多压力,为了维持自身优势,华为不断加大对技术的投入,同时花重金打造各类生态链,避免自己未来发展受到技术或环境的限制。

然而在这一局势下,美国白宫甚至考虑一项新的出口管制措施,可能会限制包括台积电在内的芯片制造商对华为供货,一旦这一措施得到实施,那么华为将面临无“芯”可用的局面。

为此,国家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道:“对于美方的这种科技霸凌主义,中国政府绝不会坐视不理。”

而华为,在扛过了2019年,对于2020年,华为只有一点:继续活下去。

如何活下去成为当前的重点。

对于华为来说,如果要应付美国的打压,除了技术与生态问题外,人才也是限制华为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如果华为无法培养出能独当一面的人才,那么未来的华为将面临着无“人”可用状态。

卸任,更好的发展

对于任正非而言,其已经不止一次“卸任”:

2019年11月22日,孙亚芳、任正非、徐文伟、郭平等退出北京华为数字技术有限公司董事,由田兴普接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随后在12月30日,全资控股子公司杭州华为企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也发生重大变动,郭平卸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由田兴普接任。

而在本次,任正非正式退出上海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董事。

如果关注其他大型企业,不难发现“卸任”成为退休的前奏:2019年马云宣布退休之前,就曾陆续卸任阿里巴巴各子公司的职务;联想柳传志在2019年12月宣布卸任联想控股董事长,正式退休……一系列的卸任,似乎都代表着退休。

但对于华为来说,如今的危机并不容任正非选择“退休”,而选择卸任,更多的是“放权”和“集中管制”。

随着华为的发展,华为投资并成立了大量子公司,而子公司为了更好的发展,也逐步发展了分公司,在这一系列的发展下,华为的体量也逐步增加。

对于华为高管而言,如果全部由自己管理,将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和成本,与其自己管理,不如放权,不仅可减少不必要的工作量,同时还可以为华为培养更多能独立自主的管理人员。而任正非的卸任,并不影响华为的整体运作。

除此之外,任正非并不认为自己在公司起到主导的地位。

在2019年的采访中,任正非曾对外表示,自己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但是因为美国制裁,华为的情况不容乐观,所以自己必须站出来稳定华为局势,给全体华为员工吃下“定心丸”。

同时,在华为官方的高管介绍中,任正非的名字一直排在末尾。

对于自己的退休时间,任正非在采访中表示自己还可以再奋斗很多年,但在思维跟不上的时候退休的。

华为:2020只为活下去

在3月31日的华为“2019年年度报告”中,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曾表示,2020年对华为来说才是最艰难的一年,这一年不仅全年处于美国实体清单之下,而且华为储备也快用完了,这将是全面检查华为供应链连续性能否发挥作用的重要一年。他表示,“活下去”是2020年华为的第一目标。

而随着任正非及高管的卸任,也将进一步考验子公司的各个高管,对于他们来说,这既是发展,同时也是挑战。

如果子公司的管理层能顺利度过2020年,那么未来的华为,将有更多的顶梁柱去支持华为的发展!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