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人们离元宇宙社交,还有多远的距离?

2022-06-14 09:58
陈述根本
关注

文/陈根

元宇宙的光环下,元宇宙社交也成为诸多厂商争抢的新战场。借着元宇宙的风口,越来越多的厂商瞄准元宇宙社交这一赛道,推出了希壤、小冰岛、啫喱等多款社交软件。其中,不少元宇宙社交APP给人们带来了一些新奇的社交体验,像是虚拟演唱会、虚拟人物互动,甚至还有在“元宇宙”中买房等。

但无一例外的,这些元宇宙社交APP在火热过一阵后都走向了落幕——虽然越来越多的玩家入局元宇宙社交,但至今,元宇宙社交也并没有创造出现象级的产品。不可否认,元宇宙的出现延伸了受众关于社交的想象力,但问题是,为什么元宇宙带不动元宇宙社交?人们离元宇宙社交,又还有多远的距离?

 陈根:人们离元宇宙社交,还有多远的距离?

昙花一现的元宇宙社交APP

实际上,当前,元宇宙社交APP的概念还在处于一个野蛮生长的阶段,元宇宙社交APP的定义尚未有官方定论。不过,作为元宇宙的关键要素,社交一直被视为“短期内构建元宇宙的现实入口”。

于是,一方面,一些常见的社交软件在版本更新时加上一些虚拟头像和虚拟场景后,就自称为元宇宙社交APP。另一方面,一些元宇宙社交APP则将社交空间拟化成一个“xx宇宙”、“xx星球”等,让用户将以新住民的身份入驻其中,开始自己的元宇宙生活,比如soul。

数据公司Sensor Tower报告显示,自“元宇宙”概念爆发以来,平均每天都会新增一个“元宇宙”APP。2021年11月至2022年1月,大概有552个APP在自己的描述中增添上“元宇宙”三个字,其中有70个自称为元宇宙社交的APP。

在市场对元宇宙社交的热捧下,一些元宇宙社交APP也逐渐展露头角,受到了人们的关注。比如,今年1月,元宇宙社交APP“啫喱”上线仅20天就凭借着庞大的下载量冲到苹果商店免费排行榜第一,成为近两年首个超过微信的社交APP。要知道,上个超过微信的社交软件还是阿里的钉钉。

啫喱的定位是“和密友的线上公寓”,强调做喜欢的自己、邀请好朋友、真朋友进来,而且好友列表上限是50人。熟人社交的定位,让年轻人敢于在这个APP上随意而真实的展示状态。同时,用户还可以自行选择发布现在的状态。基于位置共享和状态共享,啫喱的用户们尽管与朋友们身处各地,但是同样也能了解到朋友们的状态和位置。

此外,设计感也是啫喱用户迅猛增长的重要因素。进入啫喱APP,第一步操作是通过“捏脸”形式为自己创造一个潮玩虚拟3D形象。因为喜欢啫喱的虚拟形象穿搭,有不少年轻人在社交平台专门记录了自己的啫喱一周穿搭。

此外,百度的希壤、天下秀的虹宇宙,以及创业公司出品的缓缓星球等,也受到了人们极大的关注。以希壤为例,目前已经有十余家企业和机构入驻希壤。在希壤的地图上,你不但能看到中国传媒大学等学校,还能看见英伟达、领克、一汽等等多家企业身影。无论这些APP有没有标榜元宇宙,但因为具备虚拟形象、社交关系、线上空间等特征,都被外界视为元宇宙概念的社交APP。

然而,遗憾的是,无一例外的,这些元宇宙社交APP在火热过一阵后都走向了落幕。2月11日,啫喱下载量达到了49万次,位于App Store榜首,该APP在一个月内下载宗量预计达到227万次,啫喱出现后,很多年轻人都在微博,微信,小红书等社交平台发布啫喱APP的相关场景,寻找爱好相同的玩家好友。但等到2月13日,啫喱APP就因为隐私、延迟、闪退、卡顿等问题迅速下架。

而百度的“希壤”和天下秀的“虹宇宙”几乎同时上线于去年11月,称得上这波热潮中的先行者。无独有偶,两者的口碑同样惨遭滑铁卢。希壤开放后,也因画质粗糙、加载速度慢等问题遭到使用者的吐槽。当前,希壤和虹宇宙的国区App store评分分别为2.3分和2.6分。

元宇宙社交APP,火得快,凉得也快。

 陈根:人们离元宇宙社交,还有多远的距离?

元宇宙社交为什么熄火?

元宇宙社交APP的熄火并不难理解。实际上,无论是啫喱、希壤,还是其他元宇宙APP,它们的运作内核共通,都是通过3D技术,给用户创造仿真生活模式的沉浸式场景。玩家在这些APP创造的世界里,可以做日常生活里的各种事情,读书、吃饭、睡觉等等,但却没办法获得与生活有所差别的体验感。

理想中,元宇宙对传统社交的颠覆在于“数字拟真世界”,在连接范围更广、沟通效率更高、沟通方式更拟真的优势下,改变以往文字或视频的沟通交流模式,双方可以用更真实的数字形态进行交流互动,但实际上,元宇宙社交APP仍处于一种虚空状态,与现实的连接极其薄弱。

玩家固然能看见形形色色的3D人物,也能与它们进行文字交流,但它们之间的联系和QQ、微信等社交媒体没有什么差别,而且不易建立信任感。另外,这些APP的布景同质化严重,基本操作也只有换装、捏脸等动作,偶尔会有一些难度较低的互动小游戏,用户自然出现审美疲劳和操作疲劳。

并且,当前的元宇宙APP因为技术、资金等各种问题,画面中的3D场景与现实泾渭分明,没办法给用户带来电影里的沉浸式实景体验感。

比如,嗜喱虽然宣传时有使用元宇宙热点概念,可目前App中无与虚拟形象在场景中的互动玩法,只有一个虚拟形象,且与整体内容上缺乏联系,暂时离元宇宙社交还很远;与此同时,虚拟形象穿搭的玩法也并不新鲜,嗜喱在这方面也无核心差异化区别;除了性能及LBS这些技术问题之外,整体产品结构没有脱离于无数过时的社交产品内核,也无核心的用户留存功能。

简言之,目前的元宇宙社交软件在核心玩法上并没有带来一个全新的社交交互方式。无论是位置共享还是岛屿类社交,早在互联网发展的初期就曾出现类似的产品,并且经过市场的选择,这类产品并没有成为社交软件的主流也从一定程度说明了这种类型社交软件的局限性。

不仅如此,我们现在主流的、或者用户在线时间最长的几款社交软件都具有较强的工具属性,能适用于各类办公场景。而目前的这几款元宇宙社交软件离效率工具还存在一定差距,甚至可以说,它们还没有任何能和办公场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功能。

此外,当前的元宇宙社交APP还基于此前的社交软件商业模式,没有一款元宇宙社交APP走出自己的商业模式。比如,社交元宇宙soul,招股书显示,虽然soul的毛利超80%,但Soul的净亏损却在逐年扩大。2020年亏损同比增长63%,2021Q1亏损为同期的6倍有余。血流不止的主要原因是高企的广告营销费用,2021年Q1Soul的总营收为2.38亿元,营销费用却花掉了4.71亿元,是总营收的近2倍。

节流无望,只能从开源入手。会员付费、增值服务、广告和电商是如今Soul已经在尝试的变现模式。其中,会员付费和虚拟币等增值服务最为成熟,2021年Q1会员付费和增值服务共占总营收约94%,而广告收入仅占总营收的2.6%。2021年初,Soul正式上线Giftmoji,用户间可以互相赠送虚拟礼物,也可以选择将虚拟礼物兑换成实体礼物,成功开辟社交电商领域。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Soul的用户们对此似乎并不买账。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Soul账面亏损正在不断扩大。据数据显示,2019年,Soul录得净亏损2.995亿元,2020年净亏损同比扩大至4.881亿元;2020年一季度,Soul录得净亏损5280万元,2021年一季度净亏损同比扩大至3.825亿元,净亏损额分别同比扩大62.67%和624.7%。

 陈根:人们离元宇宙社交,还有多远的距离?

元宇宙社交需要从底层做起

北京大学学者董浩宇在《元宇宙特征与属性START图谱》中写道:“元宇宙是利用科技手段进行链接创造的,与现实世界映射与交互的虚拟世界,具备新型社会体系的数字生活空间。”也就是说,元宇宙是一个需要依靠多重前沿技术发展下所搭建的科技产物。因此,元宇宙的发展必然要遵循科技本身的产业技术发展规律,需要在产业技术的研发上进行突破才能推进技术朝着未来的方向发展。

然而,当前的元宇宙社交APP本质上还是一些旧玩法的升级或者是3D化,并没有满足用户的一些硬性需求。Roblox曾在招股书中以8大特征定义元宇宙:身份、朋友、低延迟、沉浸感、多元、随地、经济、文明。当前阶段的元宇宙社交App能做到的大概只有“朋友”“沉浸感”等要素,相比人们真正需要的元宇宙“第二人生”,再成熟的App都只不过是“半成品”。

面对群雄逐鹿的战局,元宇宙App的竞争自然称不上是沿着一条既定的路线进化,“地图社交”“语音社交”“虚拟社交”“匿名社交”等各类社交玩法交织,虽是“元宇宙”的新瓶,但仍旧装着“社交赛道之争”的旧酒。

从元宇宙的发展形势来看,尽管元宇宙风头正劲,但元宇宙社交仍然处于蛮荒生长期,并非时下主流趋势。要知道,真正的元宇宙社交App,除了立体虚拟形象外,还至少需要呈现三个基本特征:一是元宇宙社交空间可以进行虚拟场景创作;二是元宇宙社交场景可以进行虚拟与现实画面叠加;三是元宇宙社交过程可以是多人交互协作。

而这种依靠技术产业突破所推动的元宇宙社交App,其底层的核心就是技术的突破,但目前,连最基础的VR、AR技术都还没有实现,根本谈不上元宇宙时代。说到底,元宇宙是一个生态系统,它的构建需要硬件入口,以及配套的操作系统、底层技术、人工智能、内容等多个组件,相关产品创新需要组织自上而下的系统化支持。

回望过去20年,互联网已经深刻改变人类的日常生活和经济结构;未来20年,元宇宙或许将更加深远的影响人类社会,重塑数字经济体系。元宇宙联通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是人类数字化生存迁移的载体,提升体验和效率、延展人的创造力和更多可能。数字世界从物理世界的复刻、模拟,逐渐变为物理世界的延伸和拓展。数字资产的生产和消费,亦将显著反作用于物理世界。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脚踏实地的在元宇宙的底层产业技术的实现上进行突破、创新、探索。毕竟,核心技术的构建与突破不是依靠口号就可以实现,而是要向华为这样企业一样的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不懈的重金投入在研发上,坚持不懈的在技术突破上默默的坐冷板凳。

只有全社会形成这样的共识,我们才能有机会在未来真正实现元宇宙社交,并在全世界的元宇宙底层产业链层面获得话语权。

       原文标题 : 陈根:人们离元宇宙社交,还有多远的距离?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物联网 猎头职位 更多
扫码关注公众号
OFweek物联网
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