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物联网

智能计算

正文

混合云和多云时代,IBM如何出奇制胜?

导读: 当亚马逊、微软和谷歌正激烈争夺云服务的制高点时,IBM却采取了不同的策略——构建自己的公共云,并奔跑在完成对Bluemix和SoftLayer云基础架构协调的决胜跑道上,同时,这家公司也在关注其客户群的甜蜜地带,看到了不少企业倾向于使用多云服务的趋势。

当亚马逊、微软和谷歌正激烈争夺云服务的制高点时,IBM却采取了不同的策略——构建自己的公共云,并奔跑在完成对Bluemix和SoftLayer云基础架构协调的决胜跑道上,同时,这家公司也在关注其客户群的甜蜜地带,看到了不少企业倾向于使用多云服务的趋势。IBM最近委托BCG和McKinsey开展的一项调查具体量化了这个事实:超过90%的企业正在使用多个云解决方案,其中2/3的企业在使用两个及以上的公共云服务。

IBM传递出的信息并不是它的公共云平台会更大或者更糟糕,而是其云业务的目标在于多云管理,这些云在混合环境中运行:在防火墙之内,“裸金属”单个租赁私有云和公共云之外或之内,IBM称其为“混合云和多云”。

公共云的引入虽然提供了简化和转化信息技术(IT)的机会,但同时也有供应商锁定(lock-in)的风险,因为用户使用任何PaaS或SaaS服务时都需要再次做出供应商平台决策,即使他们只是想简单地使用IaaS,为了防止他们将业务(和数据)专业到其他的平台,他们将被收取一份提取存储数据的赎金。

IBM意识到了这个市场机会,即提供减少云供应商锁定风险的缓冲区和安全管理。也许IBM错过亚马逊和微软这些公司所追逐的公共云构建风潮,但它抓住了那些急需清理混合云和多云带来的混乱的企业客户。

IBM的大多数企业客户都具备IT复杂性,而现在云服务给这些企业的复杂性雪上加霜。如果企业的技术部门企图绕过这个复杂性,一旦技术误入某个秘密通道便会引发混乱,这种模式的“咒语”并不少见,一开始出现在个人电脑,后来扩大到局域网、网站、虚拟机、商业应用分支,现在,云服务也面临着这个威胁。

尽管公共云并不是IBM最有声誉的服务,但这家公司声称拥有业内最大的实现“裸金属” 私有云租赁的基础,这实际上是有道理的,因为“裸金属”是IBM昔时的托管和服务业务自然发展的合乎逻辑的结果。

处理IT复杂性是IBM的核心DNA,这一特性在郭士纳掌舵期间就已经正式确立,IBM在90年代早期面对濒临肢解和破产的危机时,郭士纳采取各种措施逐渐稳定了军心,使公司更加专注于团结与整合,这推动了IBM全球服务业务的发展,直至十年前再次碰壁。

基于IT复杂性的管理历史,IBM的多云管理策略妥帖而得当。正如大多数企业不会局限于一种选择,当涉及计算、应用程序和存储平台时,他们也选择使用不同的云服务。在大多数情况下,这并不是因为所有正式的企业战略都在避免将企业的命运捆绑于一家云供应商,而是因为大多数企业由于惯性最终和多个云服务纠缠不清。

尽管如此,IBM无法照搬旧套来解决这一回合的多云复杂性,毕竟企业不会再愿意对服务多倍支付了,追根溯源,云服务的目的之一就是降低企业IT成本。

IBM主要面临了两个方面的挑战。首先,IBM承担着一项义务——推出不会自动触发繁重服务项目的工具。第二,公司必须确保混合云和多云复杂性的解决方案不比问题本身复杂,也就是说,必须弄清楚如何解决管理和监督层面的问题,而不能使解决问题变得更为复杂。

比如,当特定客户的痛点集中在成本控制时,IBM是否有必要复制亚马逊CloudWatch的功能呢?顺便提一下,IBM对这种情况通常会有一套经纪业务解决方案,于是,便有了一些功能,包括优化对正确计算的选择、存储和适合这项工作网络实例,最后这点最好留给云供应商,因为他们具备产品组合的最新信息。

在产品方面,IBM的多云服务有两个最好的例子,即集群管理和私有云平台。IBM的Multi-cloud Manager工具能监视和管理Kubernetes环境,查明组件和服务的健康状态,并管理跨集群和云的应用程序。IBM的价值主张是,提供跨集群、跨云的视角比在单个云和服务器中逐个解决问题更容易管理,这是一项宏大的任务,更类似于在应用和系统管理的天空下为企业支撑起一架玻璃顶棚。

IBM Cloud Private(ICP)是一个自足的云软件平台,捆绑并集合了像Kubernetes和Could Foundry这样的开源框架,提供部署、监视和安全的通用服务。IBM推出了三种类型的ICP:一种用于数据和分析、另一种用于集成、最后一种用于应用/业务进程。尽管ICP被宣布为私有云,但IBM正在提供通过IaaS在公共云上运行ICP的选择给客户,换而言之,客户使用亚马逊EC2做物理部署,再使用IBM作为云环境。

虽然ICP关乎云供应商的独立性,但实际上它就是一个IBM平台。任何IT采购决策在某种情况下必须承诺选择一个主要供应商,而ICP的优势就是隔绝对任何特定的云平台提供商的依赖性,不过,沿着这条路线往返也存在一个局限,客户将无法利用云供应商本地的无服务器产品/服务,如AWS Lamba、Azure Functions和Google Cloud Functions,因此,客户必须依赖IBM的开源Apache OpenWhisk打包项目。

当然,IBM的另一张底牌就是最近宣布收购的红帽。IBM将红帽的OpenShift容器云平台作为把每个云转化成可携性中和面的连接器。目前的困惑在于:由于ICP和OpenShift这两者都是Kubernetes容器编配平台,那么应该在哪些地方应该接入ICP,或者应该在哪些地方撤离OpenShift呢?答案是,用OpenShift代替IBM最初内置到ICP中的容器编配平台,反之,其他ICP堆栈保持不变(包括IBM的中间件、通用管理与安全服务)。

总而言之,由于并非首家建立公共云的企业,IBM必须遵循自身具备复杂性管理历史的逻辑路径,同时也必须保证将多云整合到一个连贯的管理面时不会掺杂进更多的复杂性,避免给企业客户开空头支票。也许IBM多云策略的口号应该是:云服务是为了简化IT,但如果你有很多云需要管理,这就不再是一件简单的事了。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