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不作恶”,区块链让互联网回归技术中性

2018-09-04 09:02
来源: 巴比特

网曝华住旗下酒店用户数据信息在暗网交易,泄露数据涉及到1.3亿人;乐清女孩乘坐滴滴顺风车遭遇司机奸杀,滴滴打车陷入“罪与罚”的舆论审判;自如、蛋壳因抬高租房价格引发民愤被声讨;P2P互联网金融频频暴雷潜藏巨大社会风险……

互联网,怎么了?

过去20年,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变化无疑是令人振奋和惊喜的。纵然充满色情、暴力、赌博、犯罪信息,而我们还是相信互联网是进步的。但是,今天,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个事实是:互联网在走向封闭、垄断、堕落以及滥用私权。

还记得,互联网曾为我们唱出自由的宣言,如今他在走向集权。谷歌当年的口号是“不作恶”,反应了互联网权力的可怕一面,可惜这一互联网的教条性准备已被移除。不仅是中国,互联网在世界范围内的统治力是惊人的,互联网企业权力隐藏在我们身边,“润物细无声”般地影响或控制着选举、消费和出行。

一、数据霸权,收取“数据税”

我们一直认为,互联网是平等的,然后我们却一直在像他们“纳税”。互联网所产生的所有数据都记录在中心化数据库中。你在Facebook、谷歌、淘宝上的所有数据都被服务器记录,而作为数据生产者的你却无法保存,无法控制,无能为力。更可恶的是,数据已然成为互联网巨头们最为核心的资源,并以此生产强大的数据霸权和利润。

我们在互联网上几乎所有行为,都以“数据”的方式被记录下来并加以分析使用。这些大数据能够分析出你的行为偏好、消费喜好,甚至性格取向,进而推送各类消费、投资、信息,几乎控制了我们在网络上视域所到之处,近乎无声地方式影响着我们的决策,甚至是主导。他们知道你下个月何时需要购买何种品牌的牙膏、药品,如果你更换了廉价品牌,他们会分析你是否“消费降级”,进而帮你匹配次级的“消费套餐”。在GPS的导航上,汽车在哪儿加油、你在哪吃中午饭、开车是否稳定,都被数据分析所主导。这些数据甚至可能被金融机构使用,你的汽车贷款、消费贷款、汽险、寿险也可能受影响。

今年Facebook陷入“数据泄露丑闻”,美国参议院商务、科学与交通委员会(Senate Commerce, Science and Transportation Committee)和参议院司法委员会针对Facebook 举行了一场联合听证。扎克伯格被各种尖锐的问题围攻,其中一名议员问及“Facebook在窃听用户说的话?”扎克伯格婉转地回答:“我们允许用户在上传分享自己拍摄的视频,这些视频的确有声音,我们也的确会记录那些声音,并且利用对这些声音的分析来提供更好的服务。”

有时我们或许不需要“提供更好的服务”,只需要保护自己的隐私,不想你知道我“消费降级”,更不想被你操控。数据霸权就像美元霸权,用户越使用,他的权力就越大,数据量越大,数据价值就越大,收取的“数据税”就越多。当你越依赖于微信、京东、高德、滴滴打车,他们就越“了解”你,而你的决策越被控制。我们很多用户常常被“大数据杀熟”,几乎每天都在缴纳“数据税”。

二、垄断霸权,潜藏“作恶”风险

自由是互联网的基因,而垄断也是其硬币另外一面。互联网作为基础设施,与钢铁、铁路、石油、电信、自来水、航空、汽车、证券市场一样形成垄断格局。与当年洛克菲勒、摩根、卡内基等托拉斯相比,Facebook、谷歌、亚马逊、腾讯、阿里巴巴等巨头的垄断霸权有过之无不及。

阿里系和腾讯系已然成为了庞大的垄断帝国,腾讯和阿里分别控制400多家公司、250多家公司,统治力渗透到交通出行、金融、医疗、零售、住房、媒体等各个领域。其中,腾讯具有代表性的有京东、美团、58同城,阿里有蚂蚁金服、新浪微博、苏宁云商、菜鸟网络等。

网络效应助推互联网企业快速形成垄断之势,构成以亿为单位、覆盖全球的用户规模。Facebook、谷歌、微信、支付宝等平台超过亿万级的流量入口,这些流量进而分配给旗下网络,构成流量循环和大数据库。这是一种“赢家通吃”的游戏,一旦形成亿万级流量的基础平台,进而可以控制整个行业生态。

这种强大的垄断地位,到底会对我们的生活造成什么不利影响?前两天特朗普公开批判谷歌“倾向性”:一搜都是我的负面新闻。特朗普认为,谷歌等机构正在压制保守党的声音,并选择性的隐藏信息和新闻,他们控制着我们能看到和看不到的东西,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情况。《纽约时报》记者萨塔里亚诺(Adam Satariano)称,特朗普此次的言论可能是基于福克斯网络主持人周一晚间的评论,他们报道了一家保守派网站进行的一项所谓“不科学研究”,显示谷歌网站96%的“特朗普”搜索结果来自所谓“左翼网站”。谷歌方面28日也回应并否认有政治倾向,“我们从未通过对搜索结果排序来操控人们的政治情绪。”

在电视机时代,电视台是美国总统候选人获取选民支持的重要渠道。如今,互联网正在影响选举结果。我们没有证据证明谷歌操纵搜索来影响政治倾向性,但是如果谷歌、Facebook真的“作恶”,美国民主政治将受到挑战。我们也不知道微信聊天、百度搜索、支付宝支付是否被监控。更严重的是,如果他们“作恶”了,我们也一无所知,也无证据,但这显然让人不安。

三、金融霸权,打击实体经济

互联网一旦与金融资本结合,进而转入实体经济,后果不堪设想。在中国,互联网裹挟金融资本,打着创新旗号,大肆进军实体经济,以崔古拉朽之势,对实体产业构成降维打击。最为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共享单车。共享单车实际上就是租车,被互联网企业披上科技创新、共享经济的外衣后,成为了中国“新四大发明”。于是,中国各大城市,满大街五颜六色、到处乱堆砌的共享单车,而广大租车门店、许多自行车销售商几乎一夜死光。

真是科技创新、共享经济的魔力吗?其实不是。互联网加上金融资本,对实体经济构成不正当竞争,这才是实质。租车行的自行车不能随意堆放,否则被城管收走;而共享单车在随意摆在大街上。虽然后来城管也干预,但是共享单车占用道路公共资源,是否应该收取费用?如果收取公共资源占用费,共享单车自然无法消灭租车行。另外,共享单车企业挪用用户押金,是否构成犯罪?如果租车行老板将用户押金占为己有不归还,情况又会怎样?

政府提倡金融资本脱虚就实,意在引导金融资本服务于实体经济。然而,互联网金融资本在实体产业中掀起的腥风血雨,甚至影响民生,引起民愤。手握金融资本的互联网租房平台,大肆高价抢占租房房源,宁愿空置而恶意抬高租金,许多人被迫搬离到北京六环以外。P2P平台,在风控失当的情况下,肆意贷款,甚至向大学生贷款,导致社会问题频发。还有电子商务,很多人说实体店也卖假货,淘宝卖假货只是将假货搬到了网上而已。其实这是偷换了概念,如果沃尔玛、王府井像淘宝、拼多多一样公开大肆卖假货会怎样?必然遭遇重罚,那么为什么淘宝、拼多多可以公开卖假货?又如滴滴打车,出租车公司在监管之下比滴滴打车付出更多的管理成本、安全成本,而滴滴打车为何可以无视安全而存在?

互联网行使金融霸权、创新特权,获得各种“豁免权”,构成不正当竞争。互联网裹挟金融资本在实体产业“作恶”,金融资本是幕后,互联网是打手,二者联合抄底实体产业,割实体经济的韭菜,进而炒作“大数据”、“新零售”、“区块链”等概念上市套现走人,留下实体经济一地鸡毛。炒商品不可怕,炒资产也不可怕,最怕炒公司,炒实体产业。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