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哈罗共享单车处境尴尬:堪比ofo 2.0 会是下一个小蓝单车?

2018-04-25 11:12
来源: 猎云网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笔动产交易的主体为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为哈罗单车母公司。债务履行期限为2017年7月25日至2018年3月31日,目前该笔债务履行期限已到期。

哈罗共享单车处境尴尬:堪比ofo 2.0 会是下一个小蓝单车?

哈罗共享单车处境尴尬:堪比ofo 2.0 会是下一个小蓝单车?

哈罗共享单车处境尴尬:堪比ofo 2.0 会是下一个小蓝单车?

(数据来源:企查查)

但是随着去年12月哈罗宣布完成由蚂蚁金服领投的3.5亿美元融资,目前这笔借款可能已经由债转股。

去年10月,上市后的永安行为了优化财务报表,削减了旗下的共享单车资产,将旗下的共享单车业务与哈罗单车的运营主体“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并,并由哈罗单车负责运营。

而去年永安行上市前发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永安行共投放单车5万辆,按500元的成本计算,车辆成本就达2500万,但共享单车业务的收入仅为36.8万元,只占总收入的0.05%。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共享单车盈利难的问题。

哈罗的对手是不是摩拜?

收购了摩拜的王兴,和摩拜的全体员工见了个面。

在会上,王兴表示,摩拜后期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哈罗单车。他同时还说,对于摩拜会看长期发展,短期不考虑盈利问题。但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哈罗的对手不是摩拜。

哈罗共享单车处境尴尬:堪比ofo 2.0 会是下一个小蓝单车?

不过与摩拜4000多万的月活相比,哈罗确实不是摩拜的对手。

与摩拜和ofo重点布局一线城市不同,哈罗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三四线城市,这也使得哈罗避开了与摩拜和ofo在一线城市的直接竞争。

虽然这在一定程度上保存了实力,但是也失去了进入一线城市的机会。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已经有北上广深等12座城市陆续叫停了共享单车的新增投放。

但是据媒体报道,哈罗单车已经开始悄然进入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有用户发现,日前在北京大兴,以及上海的松江、嘉定等地区,出现了不少全新的哈罗单车。

对此,哈罗单车相关负责人宣称,哈罗并未违反相关规定,而是在收购永安行之后,哈罗将原先投放在北京和上海的永安行单车全部置换成了哈罗。

永安行于2016年下半年入局共享单车,先后在北京、上海、成都等一二线城市投放了大约5万辆共享单车。这意味着,哈罗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换取一线城市5万辆的运营权。

可是据网友反馈,这条置换之路似乎从一开始,就看不到终点了,从原先上海的松江、嘉定等郊区慢慢开始延伸到市区,并且越来越多。

哈罗共享单车处境尴尬:堪比ofo 2.0 会是下一个小蓝单车?

显然,这并不是什么所谓的“置换”,而是哈罗单车的一次试水,他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试探监管层的态度以及用户的接受度。

哈罗单车CEO杨磊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针对部分城市的禁投令时称,“通过技术和管理,把乱停放解决好,政府会放一些口子出来”。

但是此前,滴滴曾试图通过置换小蓝单车的方式来投放自有品牌的新车“青桔单车”,却遭到了深圳、广州登政府的拒绝。

不过即使是政策有松动,在一线城市投放,所消耗的资金也极大,5万辆也是远远不够的,而如果只是小规模投放,面对摩拜和ofo的夹击,难度可想而知。

此外,近日哈罗单车还因违规投放车身广告而被北京市交通委叫停,并且责令哈罗收回带有车身广告的车辆。

去年9月,为规范共享单车投放秩序,北京市出台了《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试行)》,《意见》明确规定:共享单车不得在车身上设置商业广告。

据了解,目前带有车身广告的违规共享单车已经全部被清理,北京市交通委表示,如果再有发现共享单车车身广告可以拨打热线电话投诉。

此前,摩拜和ofo曾分别投放过带有一号店和小黄人等标识的定制版单车,但在意见公布后,两家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媒体,此前的定制版单车都是合作活动,并不是商业性质的广告。

虽然共享单车搭载商业广告、品牌营销变现曾被作为盈利模式的一部分,但某单车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广告本来就不是未来盈利主要方向,因而影响不大。

哈罗共享单车处境尴尬:堪比ofo 2.0 会是下一个小蓝单车?

(复出的小蓝单车)

今年3月,哈罗单车宣布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免押金服务,只要用户的芝麻信用分在650分或以上,就可以享受免押金服务。

虽然免押金能带来一定的用户增长,但对于企业资金链的要求也就更高了,而根据哈罗目前所披露的融资数额来看,其实并不占据绝对优势。

今年年初,摩拜和ofo两家相继取消了月卡优惠,统一将月卡价格提升为20元。显然,两家私下应该是达成了某种协议,暂时停止价格战,以缓解日渐捉襟见肘的财力。

其实对于已经形成粘性的用户,月卡涨价带来的影响并不太大。但也有相当部分的用户对此表达了不满,有用户认为,如果按每月20元的价格,包年就需要240元,完全可以购买一辆新自行车。

而与摩拜和ofo不同的是,哈罗依然继续推行2元月卡。不过这也很好理解,哈罗希望借此“差异化”来抢占对于摩拜和ofo不满的用户。

但是抢占对于价格敏感的用户,虽然短期内能带来用户增长,但长期来看却很难为哈罗带来实质性的盈利,而且一旦恢复原价,这部分用户很容易就再次流失。

不仅如此,在哈罗重点布局的三四线城市,共享单车的使用率也较低,单车收益率、用户的附加价值也没那么大,而损坏率也比一二线城市更差。

而且在很多二线城市,哈罗单车的用户与摩拜和ofo的重合率也很高,用户在拥有多种选择的情况下,仍然会倾向于选择市场占有率更大的单车。

因此,哈罗的实际运营情况以及财务状况,只会比摩拜更差,而不会更好。面对这样的市场态势,哈罗单车想要打破摩拜和ofo两强的格局就变得非常困难。

如今,摩拜已经被王兴收购,彻底的站在了腾讯阵营,ofo则已经把自己卖给了阿里,那么哈罗以及复活的小蓝还有多少机会?

面对自身盈利模式上的缺陷,以及巨头们在流量以及布局上的虎视眈眈,哈罗们最终恐怕也很难避免卖身的结局。

<上一页  1  2  3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