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2065年智能生活将是什么样子?

2018-03-30 10:05
来源: 科技行者

更大的拳头

想象一下,在2065年,人工智能将帮助民族国家的运作。在人工智能的辅助下,政府领导着国家迎来蓬勃发展。尼日利亚与马来西亚允许人工智能代表其主人进行投票,而腐败与管理不善问题也在逐渐消失。在短短几年之内,公民们已经逐渐接受人工智能向国家领导人提出的关于经济发展的建议。而国际条约则由经过外交数据集训练的认证AI进行草拟与谈判。

在拉各斯,“民权”无人机会第一时间赶赴犯罪现场——在那里,一个AI正在控制另一个AI以保护人类安全。拉各斯或吉隆坡的每个警察局都拥有自己的测试仪AI,这将使得屈打成招变成历史。盘旋在吉隆坡上空的则是“心理无人机”,它们能够发现并及时制止自杀者。超级智能机器不会演变成《终结者》电影中的恐怖形态,而是对我们抱着友好且好奇的态度。

但我们仍然需要关注朝鲜这类极权国家的情况。很明显,人工智能也拥有自己的黑暗面。政治犯阵营已经成为过去,因为警方能够准确了解你的犯罪历史、你的DNA组成以及性偏好。监视无人机能够追踪你的一举一动。你的腕带记录着每一段对话以及过程中的生物反应。朝鲜方面可能会在你不留神的情况下在屏幕上闪现反政府广告,并据此揪出抱有反抗情绪的民众。

隐私在2060年左右就已经彻底沦为笑谈。我们已经无法真正分辨真与假。当政府拥有人工智能之后,其将能够侵入我们生活中的每个层面。我们接到的来自杰基阿姨的电话,很可能是由人工智能伪装而来,只为探询你对国家领导人的真实看法。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结果。想象一下,国家领导人很久之前就已经意识到,他们统治的惟一威胁实际上正是公民——公民会试图逃跑、抨击人工智能,且总是索求援助。相比之定,统治一个以模拟形式存在的国家要简单得多。而政治犯概念也将依然存在,只是换了一种表现形式。嫌疑人需要接受大脑扫描,并由AI存储关于其意识的信息副本。

人工智能支持下的全息图将被整体覆盖在国家首都的街道上,虚拟出来的形象在实际上空无一人的商店里“购物”,而其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让盘旋在其上空的间谍卫星误以为这里一切正常。与此同时,统治者还会将相关数据出租给中国人工智能企业以赚取大量外汇——因为这些企业会相信这些信息来自真实的民众。

或者,这样的极权AI已经完成了训练以消除一切对其统治可能造成威胁的因素,且仅保留领导者本身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在此种环境下,AI也将引发一种几乎必然的后果:对于专门用于清理抵抗因素的人工智能,即使是与统治者的意志稍有分歧的行为,也可能遭到猛烈的打压。

虽然最后一种场景令人不寒而栗,但我个人仍然对人工智能抱有乐观的态度。科学家们通常缺少兴奋之情,但在交谈当中,他们仍然对人工智能的奇妙能力表示期待。而且这样的情绪具有极强的传染性。我想活到175岁吗?当然!我想让脑癌彻底成为历史吗?是的!我会投票支持人工智能辅佐下的总统吗?好像没有反对的理由。

而且我的乐观是有理由的——很多研究人员表示,人工智能带来天堂或地狱般极端结果的可能性其实非常小。我们无法获得人类梦寐以求的优秀AI,但也几乎不会遭遇最可怕的AI。人工智能是一种工具,正如火或语言一样。所以,决定一切的其实在于设计。

总结来讲,当人类面对两道门,其中一道后面存在着前所未有的新事物,另一道则都是陈旧元素时,我总会选择第一道门。在被问及对核弹抱怎样的观点时,我仍然会选择第一道门。只要了解其核心本质,其它的并不需要太过担心。

然而,一旦我们走过这扇门,也许将永远无法回头。即使没有出现世界末日,我们的生活也可能彻底被其改变,以至于每一代人都将经历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时代。

不过我仍然能够理解为什么一些人会对人工智能表示担忧,甚至想出了看似极端的应对方案。没错,伊隆马斯克或者其他一些亿万富翁更愿意选择第二道门——例如在火星表面下建设秘密殖民地,引入200名男性及女性,并储藏20000个受精人类胚胎。这样即使人工智能出现问题,人类仍有机会幸存下来。(当然,这只是为了论述人工智能带来的另一种可能性,请马斯克先生不要介意。)

但说真的,我对人工智能并不感到恐惧。我真正担心的是人类在宇宙空间中无所作为,但却做出了一大堆电子游戏——谁知道呢。

<上一页  1  2  3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