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物联网

应用软件

正文

饿了么卖身记:创始人资本局里的身不由己

导读: 张旭豪应该是知道的,作为一个杀到了决赛的创业者,他当然明白有些钱一旦拿了,此后命运就不在自己手里了。

在当时那个时间点上,你知道你的命运正在发生转折吗?

张旭豪应该是知道的,作为一个杀到了决赛的创业者,他当然明白有些钱一旦拿了,此后命运就不在自己手里了。

饿了么和阿里的接触开始于2016年4月,饿了么获得与阿里巴巴及蚂蚁金服共同的12.5亿美元投资。

随后,联系一次次加深。2017年6月,阿里巴巴向饿了么追加投资4亿美元。

两轮投资下来,阿里巴巴集团持有饿了么股权约为23%,蚂蚁金服持有饿了么股权约为8.94%,也就是说,阿里系持有的饿了么股权就达到了32.94%。

而当时有媒体报道说,“张旭豪的个人股份可能已经只有2个点左右了”。

张旭豪在当时应该明白,自己在饿了么的结局已定。

这个期间许多的合作,都是在向阿里开放自己的关键领域,比如交出宝贵的数据:2017年1月,饿了么和阿里云合作,为自己的外卖平台研发人工智能调度引擎。

这种开放自己的命脉,除了换来了阿里的投资,也换来了阿里的流量——饿了么入驻支付宝。

各种联系加深的时刻,张旭豪大约会为逐步失去控制权而挣扎,但又不得不为之,因为就在饿了么入驻支付宝时,美团入驻微信。

2017年下半年,阿里又对饿了么追加10 亿美元投资,其中2亿用于收购百度外卖,当时外界看起来是饿了么的胜利,不知道张旭豪当时作何感想?

只要能够对对手美团造成冲击,或许也算是有功劳。

到了2018年,这周已经曝出消息称阿里即将全面收购饿了么,双方已签排他性协议,且阿里将在3个月内按95亿美元(每股0.6517美元)现金收购饿了么全部股份。

一个传言是,张旭豪同意阿里的收购或许与对赌失败有关。饿了么曾与阿里签过一份协议,饿了么被要求在2018年3月底前实现盈利,如此,那么迟迟没有盈利的饿了么或许正是因为这份协议而被阿里收购。

blob.png

图:2017年饿了么年会上创始人张旭豪发言

大家应该都还记得张旭豪那些“独立宣言”。

经纬张颖曾回忆,“(张旭豪)那时候在考虑融资独立发展,也在考虑很多其他的事情。我问旭豪,最终你想要什么,他说老子就想着独立发展,最终有一天能去敲钟、能去上市,能把这个事情做到中国第一。”

华兴资本的CEO包凡也作过类似的评价:“独立几乎是必然的选择,跟价格无关。因为张旭豪总是会选择自己来掌控公司命运。”

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之后,张旭豪同王兴见过数次,讨论饿了么和美团联手的可能性。“如果是我们来主导这家公司,我们并不是很排斥的。但如果是对方来主导,我们是比较排斥的。”张旭豪说。

事实是残酷的,无论饿了么、美团还是百度,都长期依赖补贴维持市场地位,新美大背靠腾讯,仍然屡次传出资金链紧张的消息;百度外卖号称要烧掉200亿,最终仍然以卖身饿了么告终。

张旭豪必须不停地为饿了么找钱,即便他知道有些钱一旦拿了就是身不由己。

阿里的钱有多强势,张旭豪的对手王兴知道。

2011年,成立不到一年的美团遭遇“千团大战”,阿里投资5000万美元助其突围——这是一场门当户对的生意,美团当时处于团购第二梯队,符合当时阿里的投资需求。

那一年,王兴频繁飞杭州,参加阿里活动,为马云捧场。他还顺手挖走了阿里67号员工干嘉伟,正是在后者帮助下,美团在2012年实现了弯道超车。美团的C轮和D轮融资,阿里也都进行了跟投。

王兴毕竟老道,不甘为臣,他提防着阿里,努力引入其他资本来制衡,“阿里不是战略投资者,而是财务投资人”。

他的野心是成为排在BAT之后的第四极。

blob.png

图: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

没法收服美团,阿里就自己培养一个——2015年6月,阿里联合蚂蚁金服上线口碑网,业务与美团高度重合,此外,双方在电影票等多条业务线也存在类似情况。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