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逐鹿物联网操作系统

2017-01-26 09:07
孤身万里游
关注

除了阿里、华为和庆科,国内有特色的物联网OS玩家还包括Ruff和中科创达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科创达”)。

Ruff是一家创业公司,2014年才成立。Ruff CEO及创始人厉晹表示,Ruff看到的是物联网应用开发者的痛苦。

厉晹说,懂互联网开发的人很多,但是懂物联网应用开发的人很少,因为物联网开发要懂硬件、驱动、嵌入式开发等太多东西。

Ruff让物联网开发者只要关注应用层,无需担心底层实现,从而让大量互联网开发者流向新兴的物联网。

Ruff在2016年5月推出支持JavaScript开发应用的物联网OS。到2016年12月,Ruff OS开发者已经超过7000人。据厉晹估计,2017年该公司净营收有望超过3000万元人民币。

严格意义上,中科创达并不是一家物联网OS厂商,因为该公司并没有开发自己的物联网OS,而是将开源的物联网OS拿过来,封装成模块化的物联网平台提供给物联网应用与设备开发商。

耿增强说,他看到物联网产业链存在衔接不畅的环节。“物联网太碎片化了,导致上游芯片厂商很难有精力去服务下游几千家五花八门的设备厂商,所以,我们想做替芯片公司服务各种设备厂商的那个人,做衔接者。”

目前,中科创达已经与高通成立合资公司,共同服务物联网用户。“高通把旗下排名第二第三的大客户都交给我们(合资公司)去做了。”耿增强告诉笔者。

“总之,国内企业很多走的是‘由硬至软’的道路,即利用我国在硬件制造上的优势,带动操作系统软件发展。”罗松评价道。

关注嵌入式操作系统20年的何小庆向记者表示,中国迄今为止鲜有做嵌入操作系统特别出色的厂商,“但在物联网OS领域,我想到了五家公司,其中两家是华为和庆科,另外三家是谷歌、ARM和微软”。

生态运营任重道远

“诺基亚在塞班上砸了200亿美元,最终依然失败。做操作系统不仅要拼技术,还要拼运营。”厉晹对笔者说。曾担任诺基亚OVI技术总监、负责运营塞班平台的他经历了诺基亚在塞班上的努力和失败。

何小庆认为,中国物联网OS厂商尤其要过运营关:“做应用产品和做操作系统的玩法其实不一样,中国公司比较熟悉做应用产品,但缺乏运营一个操作系统的经验,毕竟国内还没有公司或组织推出过一个特别成功的操作系统。”

与PC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相比,物联网时代操作系统的生态运营既有旧关卡也有新挑战。

所谓旧关卡,第一道就是要与各底层硬件厂商合作,一起共同规范硬件驱动程序接口和API接口。

不过,开发物联网OS显然更痛苦,因为要面对太多不同种类的设备。

“物联网看似是一个大市场,但其实由无数小市场组成,每家只能‘打’里面的几类设备,并不能够马上覆盖整个市场。所以大家都有机会,但也都很难迅速长大。”耿增强感叹。

第二道关卡是要争取开发者的支持,壮大开发者队伍。

操作系统做得再好,没有开发者的支持,没有人用就是死路一条。不像谷歌和阿里有来自手机操作系统生态的支持,ARM、庆科和华为都需要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地培育开发者人群。

目前,ARM mbed OS全球开发者数量已经超过20万。华为、庆科并未透露此方面的数据,但王永虹表示,2017年该公司将大力培养MICO开发者队伍,华为也已着手不断壮大其LiteOS开源社区,这将带来巨大变数。

新挑战在于,物联网时代操作系统之间的生态较量从“端”扩展到了“云”。

多位受访者表示,不像电脑或手机操作系统需要承载很多应用,大多数物联网终端只要完成数据的收集与传输,数据的分析与处理主要在云端,所以云的能力也非常重要。

像谷歌、微软与阿里拥有“云+端”完整组合的物联网OS厂商在锻造综合能力上显然有先天优势。

“阿里拥有出色的云计算和大数据能力,我们YunOS希望做一个云端一体化的协同智能平台,以用户为中心,将人、物、服务三张网同时打造成为一张网。”阿里YunOS事业部负责人张春晖告诉笔者。

云或端的能力缺失势必促成企业间的各种合纵连横。例如,IBM与ARM结盟、庆科与阿里云和AWS等均有合作;华为相关人士透露,华为将来可能与国际云服务提供商合作,因为华为意在全球市场。

简言之,物联网时代操作系统的生态运营更加考验厂商的战略视野和产业整合能力。

谁将成为未来物联网操作系统巨头?目前没人能够给出预测,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上一页  1  2  3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