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物联网

其它

正文

段涛:当前许多互联网医院是“挂羊头卖狗肉”

导读: 在互联网做诊疗有几种方式,可以简单地分为三类,B2C、B2B、B2B2C。这三类互联网诊疗分别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当前的三类互联网诊疗

  首先我们了解一下,在互联网上面做诊疗,我们究竟可以做什么。

  在互联网做诊疗有几种方式,可以简单地分为三类,B2C、B2B、B2B2C。这三类互联网诊疗分别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B2C也就是说医院或者医生、平台通过互联网对患者进行诊疗。B2C目前做得最多的轻问诊,因为这是医院或者是医生,特别是医生直接针对病人。如果是真的做轻问诊的话还算可以接受。但是,现在在互联网上有一种B2C不是做轻问诊了,它的是真正地做互联网诊疗,也就是B2C的第二种方式。就是对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以前也从来没有对他做过检查的新病人,通过互联网工具进行初诊,这个做起来是需要审慎的。B2C的第三种方式就是通过互联网,对你自己看过的病人进行复诊,这种方法还是相对比较可靠的。

  刚才讲了B2C,也就是医生,或者是平台上的医生,或者是医院的医生,通过互联网对患者进行诊疗的一种方式。

  我们再看B2B,这其实就是以前我们所谓的远程会诊,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就是所谓的B2B,也就是说,医生对医生,也就是同行的咨询,这个是非常可靠的,因为两家医院之间有很好的联系,同行之间通过互联网的形式把病人的资料传来传去,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对病人进行咨询或者是诊疗,是比较可靠的。

  第三种方式是B2B2C,这种方式也就是说这两家医院之间有合作关系,医生不是直接面对病人,医生对面是另外一个医生,他的身边有病人的,这样的话,在同行的边上是患者,向同行进行请教会诊,这就比较靠谱,因为一个上级医院的同行告诉另外几个下级医院的同行,你向我提供病人的病史,化验检查的资料,我初步判断这可能是什么情况,你再问问他具体情况怎么样,你再对他进行检查,进一步地把他的片子和化验报告给我看,看了以后,我初步判断是什么,然后你再问一下病人,让这个病人把某个部位的检查做一下。所以这种B2B2C是比较可靠的。

  在这三种方式当中,B2B与B2B2C是可靠的,B2C是有一定问题,轻问诊还可以,初诊要审慎,复诊是可靠的。所以这是目前我们通过互联网诊疗可以做的一些内容。

  互联网医院究竟能够解决什么问题?

  为什么现在所谓的互联网医院这么火?大家知道,其实今年或者是从去年到今年,民间的医疗界最热门的两个话题:一个是医生集团,一个是互联网医院。说得那么多,那么热门,互联网医院、互联网医疗究竟能够解决什么问题?

  我想说的是,其实它对于保障患者安全,提高医疗质量方面是解决不了大问题的,它想真正解决大医院的名医生的挂号难的问题,也解决不了,因为这个资源就那么一些,线下排队等那么久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有时间在网上回答这些问题。所以互联网对医疗来讲,真正能够解决的是什么呢?其实有几个方面:

  第一个,改善就医体验。患者不要到医院里排那么远的队了,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可以改善我们的就医体验。

  第二个,提高医院就诊效率。这是大家非常明确的。

  第三个,解决大小城市之间的医疗资源不平衡的状态。也就是说,它可以使得大城市的资源可以通过非常有效但不是那么昂贵的方式覆盖到一些小的城市,甚至于农村。但是真正的医院里的整个就诊环节、医疗质量这些最核心的问题,到目前为止,所谓的互联网医疗、互联网医院是无法从根本上去解决的。

  当前许多互联网医院是“挂羊头卖狗肉”

  我们再看一下互联网医院的现状。目前的互联网医院的情况有些混乱,特别是今年,所谓的“互联网医院”此起彼伏。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到处都在讲成立互联网医院,不是中国第一家,就是南方第一家,要么就是杭州第一家,要么是宁夏第一家,到处都是“第一”。但是你真正地看这些所谓的互联网医院,就会发现很多所谓的互联网医院是“挂羊头卖狗肉”。

  为了准备这次演讲,我还专门到网上看了看许多号称“互联网医院”的介绍,“挂羊头卖狗肉”到什么程度呢?有些医院说我们是互联网医院,因为我们可以用微信挂号支付,这种最基本最简单的用微信或者是支付宝做挂号和支付应用的医院就称之为互联网医院,这个真的是“挂羊头卖狗肉”。这些医院连什么是互联网医院都没有搞清楚就开始“开叫开卖”了,其实他们根本没有所谓的互联网医院的牌照。

  除了不少的互联网医院是“挂羊头卖狗肉”之外,关于互联网医院是什么,什么是互联网医院的定义大家也没有一个共识,现在对于互联网医院有不同的说法,有的叫“互联网医院”,有的叫“网络医院”,有的叫“云医院”。听上去都是“高大上”,但是真正去看,能够把互联网的精神贯彻到互联网医院中的机构真的少之又少。

  如果我们要对目前的互联网医院进行分类的话,大致是分为两大类:一种是互联网公司驱动的。也就是说,这种互联网医院是由互联网公司成立的,动员医生作为个体参与,或者和很多医院合作,诊疗会产生费用和收益,收益可以分成。

  另一种,公立医院本身自己去申请牌照,去做互联网的诊疗,也称之为互联网医院。但是,无论是互联网公司成立驱动的互联网医院,还是公立医院去做的互联网医院,参与者大多数是非主流的大医院,或者是非热门非主流的医生。

  当然,我们不能排除有些先知先觉的大的三甲医院也在这么做,也在申请互联网医院,也在实践。但是真正的主流大型三甲公立医院参与的不多。因为它根本没有这个动力,它不做任何的改进。它的态度还是这么牛,效率还是这么差,排队还是要排这么久,但是病人还是蜂拥而至,还是要排很长很长的队。很多非常著名的大型三甲医院尾大不掉,他们没有这个动力做互联网的医院,也没有动力去做服务和管理的改善。当然也有一些大的三甲医院已经有非常好的互联网意识,已经开始在做很多互联网的应用,推进整个医院的管理和服务的改善。

  无论是互联网公司驱动成立的互联网医院,还是公立医院成立的互联网医院,其实还是有些政策壁垒的。从医疗机构管理和行政的角度来讲,成立一个互联网医院应该有牌照,所以牌照也是一个稀缺资源。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