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物联网

其它

正文

智能机器抢人类“饭碗”?

导读: 摩什·瓦尔迪近日“智能机器人及其对社会的影响”的演讲称,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到2045年机器人将可胜任绝大部分的人类工作,全球失业率将超过50%。

  美国莱斯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教授摩什·瓦尔迪(Moshe Vardi)近日在美国科学促进会2016年年会上,作了题为“智能机器人及其对社会的影响”的演讲,称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到2045年机器人将可胜任绝大部分的人类工作,全球失业率将超过50%。瓦尔迪的演讲引发了关于智能机器是否将抢夺人类“饭碗”、技术革命是否会加重失业等问题的讨论,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学者。

  机器取代人力引担忧

  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世纪50年代初至80年代初,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和居民家庭收入、私人部门就业率同步上升,而80年代后,居民家庭收入和私人部门就业率曲线攀升明显缓于GDP曲线,居民家庭收入与GDP的增幅差距日益拉大。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埃里克·布林约尔松(Erik Brynjolfsson)与该学院首席研究员安德鲁·麦卡菲(Andrew McAfee)认为,这一趋势与技术进步关系密切,“生产力增长与就业增长开始脱钩。随着计算机和机器人越来越强大,数字劳动力正在替代人类劳动力,这种趋势始于机械性较强的工作,这是进入计算机时代后教育水平较低的劳动者工资增速下降的一大原因”。

  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曾多次撰文表达对“机器人崛起”前景下人类劳动者处境的担忧。他认为,创新和技术进步会冲击大批乃至全体劳动者,而且近两个世纪前的严肃经济学家就意识到了这种可能。英国政治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在1817年出版的《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一书中就提到,工业革命期间出现的资本密集型的新技术可能会导致劳动者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境遇恶化,而现代经济学研究显示这种情形或曾存在过几十年。

  克鲁格曼特别谈到了“偏向资本的技术变革”,即技术进步使收入分配偏重资本所有者而非劳动者,这也是过去几十年全球不平等加剧的原因之一。

  自动化与人工有互补性

  对于同样的现象,学者们有着不同的见解。

  美国经济分析局经济学家本杰明·布里奇曼(Benjamin Bridgman)认为,国民总收入中有一部分是作为生产税和资产折旧费用而支出的,它既不流向劳动者也不流向资本所有者,但现有的研究在计算劳动收入占比时通常没有排除这一部分,由此得出的是劳动收入占比总值而非净值。首先,随着技术快速进步,资产折旧的速度加快,日益普及的计算机等信息技术设备的折旧率尤其高,因此资本所有者会将更多的利润花在技术和设备更新换代上。其次,模型计算显示生产税的增加也会使劳动收入占比下降。布里奇曼将生产税和资产折旧率作为变量重新计算后发现,1975—2011年间美国劳动收入占比总值降低了9%,净值降低了6%;其他一些发达经济体在20世纪中期至21世纪早期的劳动收入占比总值和净值变化曲线则显示,日本劳动收入占比总值略有降低,净值升高;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劳动收入占比总值降幅均超过净值降幅。美国辛辛那提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迈克尔·琼斯(Michael Jones)对记者表示,布里奇曼的研究说明发达国家劳动收入占比降低与生产税变化和资产折旧大有关系,不应完全归结于机器取代人工。

  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教授大卫·奥特尔(David Autor)表示,自动化机器确实在替代人力,这本就是其功用所在,无论是农业机械、工厂装配线还是计算机软件,其首要目的都是以机械动力代替重复性的人类劳动并提高完成任务的准确性。有些媒体和学者夸大了机器取代人力的能力,却忽视了两者间的互补性——自动化可以提高生产力和劳动报酬,增加劳动力需求。大部分工作都需要投入要素组合而非单一要素,如劳动力与资本、脑力与体力、创造力与机械性重复等,这些要素各有各的作用,其中一种的改善不会消解对另一种的需求。

  技术进步的影响不宜一概而论

  奥特尔分析称,技术革新对就业和工资增长的促进或削弱作用不是绝对的,主要与三点因素有关。第一,如果劳动者从事的是自动化可以辅助但不能完全替代的工作,那么他们较可能受益于自动化。第二,对于某种自动化与人工互补的工作,如果市场上有大量劳动力供应,那么“人机互补”带来的工资增长可能被抵消。第三,技术进步的影响因行业而异,部分行业的状况不能代表整体市场。

  琼斯说,随着科技越发先进,某些职业和岗位的用人需求会持续下降,但新的工作岗位也不断出现。美国劳工统计局自2000年12月开始统计全国职位空缺数量,最新数据为2015年12月的560.7万个,是这15年里的最高值。与大规模失业相比,更大的风险是劳动力市场极化,即对受教育水平和职业技能处于高低两端的劳动力需求增长,对中间者的需求减少。奥特尔统计了1979—2012年美国10大类非农业职业的劳动者数量变化,发现资质要求最高、薪酬最高的管理型、专业型、技术型职业与资质要求最低、薪酬最低的个人护理、食品或清洁服务、安保服务职业的劳动者人数上升,中等资质要求的机器操作、生产制造、办公室文职或行政、销售职业的劳动者人数下降。而且,这种两极分化不限于美国,1993—2010年欧盟国家的统计数据也呈现出相同趋势。对此,琼斯建议加强教育和劳动培训,使劳动者拥有市场需要的技能,跟上科技发展的步伐,抓住新兴就业机会。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