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物联网

智能计算

正文

又举报百度云 乐视为何会得“举报上瘾症”?

导读: 视频圈爱打小报告的“同学”——《太子妃升职记》他娘乐视,随着快播案的开庭,举报人的身份也浮出水面,证据直接指向了乐视。

  在学校,几乎每个班里都会有爱打“小报告”的同学,比如某某放学后去打游戏、某某上课时看漫画书、某某和某某在谈恋爱等等。对于这类分子,大家是比较厌恶的,甚至是深恶痛绝的;可是老师却恰恰相反,毕竟这些“小报告”可以洞悉学生们的一举一动,以便与家长更好地互动起来。

  无独有偶,视频圈也有爱打小报告的“同学”,那就是《太子妃升职记》他娘---乐视。随着快播案的开庭,举报人的身份也浮出水面,证据直接指向了乐视。现如今快播事件大有被复制的意味,在春节以小时倒计时之际,乐视举报“百度云”的消息热闹起来。

  据了解,在2015年12月底,乐视就因《芈月传》版权公开谴责百度云等平台的盗播行为,并已经报警,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乐视董事长贾跃亭在微博也放出狠话:盗播作恶者,就像行业毒瘤。另外,乐视官方还悬赏100万,用以找出盗版《芈月传》的始作俑者。

  实际上,乐视如此正大光明地发火并不多见。这一反常态的举动,都指向了乐视已患“举报上瘾症”的事实,接连不断的起诉事件就是最好的证明。

  2011年12月起诉优酷;2012年12月起诉CNTV(央视旗下);2012年起诉快播;2013年11月起诉百度、快播;2014年6月起诉小米;2014年7月起诉风行网;2014年12月起诉B站;2015年4月再次起诉百度;2015年5月起诉风暴;2015年7月起诉央视;2015年8月起诉电视猫;2015年11月再次起诉B站。当然了,这些公开诉讼案件都源于乐视的提前“举报”。

  一边挥着“纪检书记”的大棒,一边却执行着双重标准。2015年,乐视网未经央视国际许可,便在其网站和手机客户端上播放2015年春晚;电影《港囧》上映不久,网络便开始流传《港囧》高清盗版片源,事后证明是由乐视员工传出。所以众多网友纷纷吐槽,一个致力于维护版权问题的耿直boy,乐视是不是也该同样严格要求自己呢?

  从公开资料来看,《芈月传》在乐视全终端播放量已突破60亿,全网播放量超过100亿,版权分销带来的直接收入不言自明。统计数据显示,在其播出期间,乐视视频相关App一度冲到App排名榜榜首,下载数、活跃数都在不断增加——如同打了一针兴奋剂。眼下的视频行业就像一场漫长的看不到终点的马拉松,如此效果,是任何一家视频厂商都需要的。与此同时,自制剧《太子妃升职记》更是将乐视的营销推向了顶峰。已经如此抢尽风头,乐视为何会痴迷于“举报”这种事情呢?

  正所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风光无限的乐视亦是如此,其供应链和售后两大短板,是乐视的心头大患,更是患上“举报上瘾症”的根本所在。

  乐视的劣势在于长线作战,完整产业链既是优势但也隐含着风险,如资源整合不力可能会给自身带来较大考验,而导致资源整个不力最直接的原因在于资金链硬度不够。

  虽然乐视习惯于用较少的资金与资金实力数倍于乐视的同行竞争,虽然采取了先稳健发展,拥有了较强造血能力后再扩张免费视频的策略,但资本密集型的视频行业特点,已经给乐视造成了资金压力。据2015年乐视停牌前第三季度的财报数据显示,资产总计147.72亿,负债总计111.85亿,资产负债率高达75.72%。在负债中,流动负债和非流动负债各占一半左右的比例。

  乐视在如此高额的负债率下,依然继续向外扩张版图,一边不断对内筹钱,一边不断对外花钱,动辄上亿的动作,密集的合作举动,无疑会给企业的资金偿还带来了高压力。业内人士指出,如果乐视的资金方面跟不上自身野心的速度,企业的资金链就会变得脆弱,进而进一步影响扩张步伐甚至整体的战略规划,甚至产生毁灭性的影响。

  另一方面,乐视的售后能力也面临严峻的考验。为了布局完整的生态体系,乐视从去年开始从视频网站、电视终端开始向移动终端转变,乐视手机的诞生则是最鲜明的标志。可是,电视销售模式与手机销售模式在物流、仓储、出货量上存在很大不同,而售后更是有很大区别。乐视目前的商城、渠道,都不适应手机行业。

  为了搭建覆盖200个城市的售后服务体系,乐视也在忙于寻找合作伙伴。可这些踏踏实实的线下工作,是没有办法通过模式创新完全绕开的。想当年,小米手机销量从百万进军千万的过程中,雷军用了大半年时间,在全国建设仓储、售后、物流体系,乐视也必须经历这一过程。但由于进入手机行业较晚,乐视在渠道、物流上面临的困难要大于雷军。

  不可否认,乐视一手构建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商业模式的先进性和成功性,但依旧无法抚平乐视2016年的内心焦虑。一方面,视频网站纷纷有了干爹的支持,百度收购爱奇艺,优酷土豆投靠阿里,腾讯和搜狐“眉来眼去”,BAT三大网络巨头搅动视频行业的野心愈发强劲,关键还不差钱。另一方面,以电视为核心的团队、营销模式是否能嫁接到手机之上,智能手机是否能支撑乐视的视频生态?

  相比电视,智能手机与视频的耦合度、粘性要远远低于前者。这也意味着,或许超级手机带来的视频用户增量能够超越超级电视,但其单位增长效率要低于后者。尤其是当乐视打出“超高性价比”这张牌之后,更难区分用户的购买欲望究竟是手机的性价比,还是冲着乐视的视频生态?

  能否跨越新旧生态的鸿沟关系到乐视视频生态的未来走向,这成为乐视2016年最忧虑的事情。内忧外患,无奈乐视成了“老师喜欢,同学厌恶”的举报分子。令人担忧的是,被大众“隔离”的日子现在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洪水猛兽还在后头呢。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