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郭为:智慧城市产品应做得像苹果手机一样好

2015-09-18 00:23
汉水狂客
关注

   一直低调做事的神州数码和它的领头人郭为,最近一段时间频繁出现在媒体上。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个2000年从联想拆分出来、以传统IT分销业务起家的公司,迎来了15年来最重大的一次战略转型。神州数码日前将分销业务拆分出来在A股上市,之后郭为的所有战略重心都将放在智慧城市这个让他酝酿多年、热血沸腾的领域中。最近,神州数码正在和本溪市进行智慧城市的相关合作。在本溪接受记者专访时,记者发现郭为的名片上赫然印着几个大字:“神州数码,中国智慧城市专家”。郭为说,智慧城市就是万物互联的未来城市,虽然大家对新事物的理解总要有个过程,但一定会实现,这是不可逆的。“我们之所以现在敢于向智慧城市挑战,是因为我已经给前面那个阶段划了一个句号。现在的我终于放开自己,绽放了。”

  智慧城市能治好大城市病吗

  记者:智慧城市到底和老百姓有什么关系?

  郭为: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经常批评有人为什么不把垃圾倒到垃圾箱里面?经过数据分析可以看到,其实是因为有些垃圾箱摆放的位置不合理,人多的地方摆得不够多,老百姓就会把垃圾扔到外面了,如果垃圾桶和人的居住区域是匹配的,就能避免上述问题的出现。智慧城市实现的首要条件是万物互联,最基本的就是先要为每个物体都安装一个传感器。无论是危险品处置、水源地检测,只有让万物可以被感知,信息可以被采集,才能进行数据分析,最终服务老百姓,保障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

  记者:如果把互联网更多地应用在农业、大健康等领域,将如何改变这些领域存在的根本顽疾?

  郭为:智慧城市是互联网在城市管理和服务上的应用。我们还要把互联网应用到农业、制造业、健康领域,这是我们现在大的布局和战略。比如农业大数据。今年初夏,媒体报道了一件事。在安徽出现了水稻严重减产的问题。原因是这个地方出现了持续一周的40度高温,可这种种子是不能连续超过两天40度高温的,超过了植株就会死掉。但种子厂在销售种子时,不知道这个地区的气候环境,买种子的人也没有注意到种子是有适用边界的。这个案例说明了什么?农业大数据的缺乏。大数据能帮助实现精准农业,提升农业的经济效率。比如,这个地方用什么种子更适合土壤,应该施多少化肥,多少农药,应该用什么办法提高产量等。我们现在正在筹划在杨凌建一个全国的农业大数据中心,把几百万个农民和上万个农业的供应者,都放在这个平台上。再比如,我们将和中国肿瘤中心搭建一个中国的肿瘤云,把一些肿瘤医院接进来,形成大的电子病例数据库,为老百姓提供早期肿瘤诊断服务。只要输入一些常见的参数,计算机就可以分析出你得某种肿瘤的概率,根据这个再去做筛查就更有针对性。有了这个数据,对药物的发明、治疗方法的改进,都会提供一些帮助。

  记者:智慧城市未来能治好大城市病吗?比如能否解决北京的交通拥堵问题?

  郭为:很多人寄希望解决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交通甚至污染问题有一个灵丹妙药,但这是一个不现实的想法。智慧城市可以为缓解大城市病提供一些解决方案,但大城市病形成的因素很复杂,解决过程也是复杂的,涉及到法制、观念、管理体系等多方面。比如,拥堵问题牵扯到整个城市的规划,包括路网体系是否合理等等。为什么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共享共治”?社会的治理方法一定是需要多方参与的。

  像稀土提取一样,掌握大数据的采集和利用方法最重要

  记者:智慧城市听起来很美,但在实际推广应用过程中,会遇到什么阻碍?

  郭为:智慧城市就是一个未来城市的概念。一个新事物,让大家来理解,总要有一个过程。就像当年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时,全世界只有7个半人能弄明白。我们做智慧城市,谈虚拟空间、虚拟映像,一开始明白的人也很少。所以推广的过程就没那么容易。当然,反过来讲,说明我们的产品做得还不够好。像iPhone手机,一拿出来大家就觉得是好东西,很快被市场和用户所认可。我们如果也能把应用做成这样呢?其实,像Uber、滴滴打车等打车软件就是智慧城市很好的应用,通过共享经济解决了打车难的问题。通过这种好的应用产品,可以逐渐加深大家对智慧城市的理解。

  另外,大数据如何监管也是一个课题。怎样能既发挥现有数据的价值,又能保证数据的安全性,这需要多研究。我希望国家从法制建设、体系建设的角度,把信息主权这件事定义清楚,能把信息安全进行体系化的建设。就像习主席讲的,“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在虚拟空间里的一些作法,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实体。网信办、国安委的成立,都是为了要推动这件事情。此外,也有其他问题,比如传感器可能很贵,或者你不希望自己家里被安装上传感器。虽然有这些问题,但智慧城市必然会实现,这是不可逆的潮流。

  记者:现在很多企业把业务重心放在大数据、云计算上,每个公司对“互联网+”都有不同的理解,您认为在同类竞争中取胜的关键是什么?

  郭为:我认为“互联网+”分成3个层次:消息层、工作流层和数据层。比如说电子商务、打车软件已经进入到了工作流层,也渗透到了数据层。把购物、用车的生活方式在网上、网下结合起来。今天要真正做好“互联网+”,更重要的是在工作流层上把业务对接好,形成大的数据。只有行为数据才是更有价值的。比如40年前,包头铁矿不值钱,因为它有杂质不纯粹,本溪铁矿因为纯粹就很贵。但今天包头铁矿可能比本溪矿石更值钱,因为里面能提取稀土元素,而稀土元素的价值比铁高很多。这个例子里最重要的一点是稀土提取技术的发展。数据也是一样的。最重要的不是数据本身,而是用什么方法采集,并形成对世界的认知,能去做更有价值的东西。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