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物联网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监视设施么?

2015-07-16 14:20
天堂的苦涩
关注

  霍华德的思路和美国科技公司及美国政府提倡的自由上网的说法没有什么两样——靠私营公司保证开放、协作以及突破性创新;将压迫的政体妖魔化;对政治经济、国际关系以及制度腐败持一种肤浅的看法。

  他用一系列公民发起的激进主义活动、手机社交媒体协作的案例来佐证自己的观点。暂且还算有些启发,但远称不上是稳定、持续、有效的治理方案

  霍华德没能走出物联网的大门。且不说平时的交流,也不谈数据给医疗、能源、环境以及金融行业带来的提升,他根本没拿出可信的证据证明,从面包机到咖啡机再到城市中的广场,把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联网,不会导致众多企业与政府数据被劫持。他声称设备网络可以解决集体行动的问题,但没有证据证明这种连接会赋予公民权力,国家反倒是出现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监视设备。

  霍华德承认存在监视的危险,但他没有提供不参与的选择。在他看来,解决邪恶政党获取数据的方法是向公民团体放出更多数据。他天真地认为这些团体可以为了公众的利益组织并运作起来。

  就这一点来说,他似乎又皈依了大数据教派,这个把计算拜为神的体制。“数据会帮助我们跟踪好的趋势,监控坏的行为,并做出理性的判断,”他说。换言之,只要有足够多的数据,以及若干联网的、在企业与政府数据挖掘器中埋头苦干的公民分析师,世界上的所有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大错特错的是,霍华德认为,物联网在默认情况下就能让“制造商、信息服务提供商、国家安全机构、外包商、云计算服务,以及所有参与或允许参与数据流的人顺畅地沟通”,而且完全不会有任何困难。

  模糊的协定

  我们为什么要接受这种令人讨厌的、封建制度一般的事情呢?原因是大数据的诱惑,以及对网络开放性的崇拜。你的面包机可以被黑客攻击,的确(就像你城市里其他那些被黑客攻击的设施一样),但在同时,通过一种模糊的协定,随着“独裁者的垮台以及坏行为在数据上愈发明显的体现,最肮脏的网络就要崩溃了”。而且当“现代国家消亡时,物联网会接手治理。”他说的这一切都很难让人相信。

  用侵犯式的手段密切跟踪我们——不仅是在我们的家里,而且在汽车里和身体中——数据驱动的设备可以推动、操纵并影响我们的行为、习惯与偏好,限制我们的自主性,带来量化、区分与歧视。

  如今的政治经济是靠一种笼统的社会制度维系的。这种笼统有利于个人——因为我们能控制谁可以以及谁不可以拥有我们的个人信息。这种笼统从社会意义上讲也是很重要的,不然我们就会把自己变成一群完全个人主义的、分割的、在微观经济上半自动化的、被操控的生物。

  我们理应有一种更智慧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垄断科技公司提出的“开放性”、“包容性”这类空洞的口号。

  在最糟的情况下,这是一个终结政治的可怕方案,剥离了我们与“物”衔接的政治意义,把我们生活所需的关系与物体定义为“数据流的添头”——数据流不能给我们提供任何东西,只能给我们带来虚情假意的企业与政府,而且完全不受我们控制。

<上一页  1  2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